桑泊莫

勤勤恳恳造作,兢兢业业摸鱼

The pursuit of happyness

新年快乐!

1个真·桓后宫传。我和蛋看同一个视频后的不同思路。

1.

节目快播的时候,在宿舍的姐姐妹妹们都自觉地聚到电视机前候着,小薛啦小莫啦小陈啦,嗑瓜子儿的,敷面膜的,上网找兼职的,一个个呼朋引伴,等着看她们队长的综艺首秀。

队长小郭自我介绍说,这是她2016年唯一一个通告,底下观众和评委笑成一片,洛城开发区某别墅里剩下几个十八线女团成员倒是悲从中来:郭队长好歹还接了一个通告,她们呢,年初被忽悠来组个劳什子女子天团,住进了宿舍、食堂、练习室三位一体的女子监狱,上半年忙着怎么接通告,下半年忙着怎么泡老板。结果一年过去了,两手一合一摊,空空如也,还得年年交团费。

电视里小郭还在说话,外头已经有人哭了起来。

这时候宿舍配的座机响了,大家心头一颤,这个电话只有她们老板可以用。她们平时见不到老板,也没有联系方式,平日里老板打这个座机来聊骚撩闲,她们打不过去,遇到就是赚到。小薛麻利地接了起来,歪,老板,你有没有在看电视啦。

女团爱好者小曹老板躺在沙发上,120吋影院式液晶电视把小郭脸上的痘痘放大得一清二楚,旁边他的正牌女友小甄吵着要看韩国小哥哥跳舞,葡萄都忘了给他剥。

小郭在节目里哭,老板无良,生财无道,求包养亦无门。哭得小曹老板心如刀割。呜呜呜我对你们不好吗。

好个屁,再不管管,我们就不干啦。

女团爱好者登时吓一跳,这威胁好大,必须整改。那我给你们请个经纪人吧。

2.

隔天经纪人来女子监狱见她们。姑娘们惊讶,电视剧看多了,以为全世界的经纪人都是戴眼镜穿低腰裤,束腰撅屁股的娘炮(哪里不好了)。经纪人司马哥哥,下巴留一圈短短的扎人的胡茬,白白净净,腰细臀翘。

麻溜的一排站好。报数。

小薛自告奋勇,经纪人瞅了她一眼,对照表格,薄薄眼睑上一溜令人抓心挠肝的桃花色,也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心机裸妆。

经纪人抬抬眼皮,以前是服装设计师啊?

小薛说,制衣厂打工。老板扣子坏了,帮他缝了一下,就被诓来了。

小莫第二个。经纪人看看资料,发型师,不错,这行转型混娱乐圈容易。

不不不,您误会了,老板去我们发廊洗头,给做了一套头皮按摩,说要给我看个宝贝……

小陈就更惨了,她什么都不会,搁那圈儿里行话就叫洗脚婢。

经纪人目光灼灼地盯着她。

老板从洗脚城给我拉过来的……

经纪人气得肺都要炸了,你们这不行啊,一个个什么炒作点都没有。

经纪人说要推个个高腿长的妹出来站C位,姐妹们面面相觑,一筹莫展,皮尺量了又量,不遑多让,毕竟没一个真能衬上个高腿长这个词。老板看人不太考虑身高。

过几天经纪人领回来一个妹,九头身,脖子以下全是腿。拍拍她肩膀,介绍一下,这是蛋妹,新成员,以后就她站C位了。

蛋妹在团里是擎天一柱的地位,没人敢得罪她,大家都私下猜测她要打败队长小郭第一个攀上老板大腿。

然而蛋妹并不喜欢老板,她是在街上被经纪人哥哥的美貌勾引来的,比起一面之缘的老板,她更想上他。

3.

今天,女团又录视频唱歌跳舞传到老板的电视上,供其检阅。

蛋妹第一次参与这种邪/教祭典,诸多不适应。女团的其他成员又唱又跳热热闹闹发完疯,勾肩搭背地往外走,商量上网钓鱼。她一人杵在中央,问还在收拾东西没走的洗脚婢,我刚刚,是不是日了个马蜂窝啊?

她站C位嘛,天团围着她跳非洲部落舞,深蹲跳学猩猩叫,一人一个调,蛋妹被她们转得头晕,好似野蜂飞舞。有个妹还把她的大腿当钢管(来自一米六的愤怒),指尖掐进肉里可了劲转圈圈。现在还觉得大腿内侧生疼。

你说这是不是被一群马蜂日了?

洗脚婢对她友好一笑,叫我阿桑就好啦!

蛋妹竖起食指放到嘴唇上,嘘,桑!你听,寂寞在唱歌。

“……”

桑就不是很懂她们朋克界。她只会是谁在唱歌,温暖了寂寞,寂寞接过话筒之后发生的事,一概不知。

4.

于是蛋和桑成了好朋友,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们躲在被窝里悄咪咪说小话:茄~老板那种葡萄病臭傻逼,谁要喜欢他啦。

蛋妹心里咯噔一下,难道你也喜欢司马哥!

不不不,桑连忙否认,不好意思起来,古往今来的文学作品里经纪人都是gay好不好。

蛋深以为然,文学药丸。

那你又不喜欢老板,又不喜欢司马哥,你为什么要进天团。又红不了,没钱赚,还没有人身自由。

桑害羞地低下头,话是这么说,人家还是想被老板包/养的。

蛋点点头,这话她没法反驳。她也是这么想。

5.

平时没有老板和经纪人允许,天团是不能随便外出的,这极大限制了她们唱歌跳舞录小视频以外的业余生活。只能上网。姐姐妹妹们都在网上开辟出了非凡的精彩世界。小薛为了给自己艹神秘的午夜巴黎女郎人设,扣扣从来只在晚上上线,暗夜家族里很火的“夜来小姐姐”就是她。小莫是葬爱家族的,最新一款杀马特发型就是她给设计的,家族内部好评如潮。

小陈没什么特长,在家族混不开,就披个马甲在网站上秘密地写插屁股同人。

结果和蛋妹在TAG下狭路相逢!

蛋激动地握住桑的手:开车吗,带我一个,我搞丕司马贼6!

于是桑和蛋又多了一根网线的友谊。

6.

天团录视频和传到老板电视机里之间有一个中转站,那就是经纪人司马哥的电脑。

按照老板的要求,要先消去人声,老板只听伴奏。然后给每个人脸都打上马赛克。老板火眼金睛,马赛克要一帧一帧的打,所以蹦跶得太厉害的那几位一般第二天会被他抽。蛋妹就很好,她站C位嘛,一般就是个擎天大屌哦不是定海神针的角色,往中间一站,齐逼小短裙下紫色秋裤包裹的两条长腿如本视频的灵魂支柱。

经纪人太喜欢她了,基本不动,马赛克从头打到尾,一发入魂,懂事儿,可操性强。

既然如此,给她来点special。

经纪人灵机一动,抖抖包袱,把蛋P成了一棵葡萄树。

老板看了视频,大为惊叹,坚信蛋妹就是他要找的葡萄精转世。

老板把蛋妹叫去,妈的,比自己还高。老板摸摸下巴,不得不仰视:你究竟还有多少惊喜是朕不知道的。

7.

命运就是那么奇妙。由于经纪人司马哥的无心插柳,老板爱上了蛋妹,但是蛋妹心里仍然只有司马哥。

老板对她展开热烈的追求,要求女团全体上下积极配合。老板给蛋妹送花,大家围成一圈噼里啪啦地鼓掌。老板带她去洗脚城,小陈全程陪护介绍大保/健套餐。老板陪她吃大餐,小段掌勺,葡萄炒洋葱,月饼煎葡萄,大葡萄包小葡萄,最后一道菜没有上,小段用沾了葡萄zi的手指在桌上写下“屎里有毒”就去住院了。

蛋妹不堪其扰,决定跟老板摊牌。

老板,我跟您说实话吧。您这种臭傻逼,我是不会喜欢的,我喜欢的是经纪人司马哥那种!

老板一愣,你好大的狗胆,还没觊觎我,就想跨栏觊觎我男朋友。

蛋妹抻了一下腿,有点不好意思,腿长,一步跨俩。

8.

事情不知道怎么就解决了,反正……随便啦。

跨年那天,老板召集了他的后宫别墅开趴。假/奶嫩模纸醉金迷,V脸网红如魔似幻,蛋和桑是海天盛宴里唯二股清流,保持头脑清醒,悄咪咪地溜进客厅,用老板120吋电视机看春晚。

蛋和桑都不会搞这高科技,随便乱按,看到一个名叫经纪人教学视频的文件夹,一好奇点开。

登时整个房间都是她们经纪人和老板的喘息声和脖子以下不能描述画面。

桑和蛋阅尽人间春色,差点丧失基本道德。

过了很久,桑抹一把嘴,正襟危坐,看了一眼老板家的古董挂钟,一个小时过去了,时针分针指向十一点五十九。

zhei孙子也太能肛,这得做到明年去啊。

桑瞪了蛋一眼,你怎么那么黄。

废话,蛋切开当然是黄的。

9.

我好像绿了那个长腿朋克。经纪人说。

没事,我也绿了那个洗脚婢。老板说。

他们相拥着翻了个身。

铛——

十二点了。说明年就明年,一秒钟都不会丢。

“一辈子太短,只争朝夕。”老板亲了亲经纪人额头。

桑和蛋挣扎着爬回女子监狱,撑着眼皮开word摸鱼。

10.

那座监狱,大概是老板和经纪人一起命名的吧。

22 1  
评论(1)
热度(22)

© 桑泊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