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泊莫

勤勤恳恳造作,兢兢业业摸鱼

love is an open door

!!!!!^$74#*(#*#&#*##^*

$蛋:

请大家资瓷一下丕桑司马蛋这两对邪丨教cp,谢谢




小桑桑自从在洗脚城被曹总看上,到今已半年有余。在此期间她邂逅了脑子有泡的朋克蛋妹,以及走路九曲十八弯的24k纯gay司马主任。
曹二少对人生的深刻认识就是,不想当小蜜的洗脚小妹都不是好鸡,所以他见到小桑桑这么一个清纯高贵毫不做作的洗脚小妹时,心里是非常震撼的。他一开始甚至怀疑她是长江下游派来的奸细,因为她港话有股淡淡的湾湾腔。或许她是摸清了他上洗脚城的规律,故意挨到他眼前。她每个抖毛巾的动作,虽看似漫不经心,却暗藏杀机。连问他洗脚泡什么料的那种被欠三百万的口气,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让曹二少怒火腾升第二天就把她拐进公司做文秘。天啊,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恶毒的女人!
可是久而久之曹二少发现,小桑桑似乎对他老曹家的基业不是hin感兴趣,而是对他老曹家的基佬hin感兴趣。他近几个星期就发现她跟那个朋克蛋妹一起扒墙偷看司马主任。
这他妈就很尴尬了。曹二少瘫在老板椅上想。那他妈可是我男朋友啊。



蛋妹说天啊!天啊!主任他今天穿的是基丨佬紫的小内内!
蛋妹说天啊!天啊!主任他今天用的餐巾纸是熏香的!
蛋妹说天啊!天啊!主任他今天早上刚洗的澡澡!
蛋妹说你别拉我走啊再闻一会儿我就能知道他洗发水是什么牌子的了。
小桑桑拉着她胳膊,想了会儿说:知道了你也买不起。去吃麻辣烫吧,乖。




曹二少听闻桑和蛋每天晚上只能吃麻辣烫,一怒之下拍案而起:我罩的洗脚妹!居然只吃得起麻辣烫!来人啊!送她们到我家别墅——哪栋?我搜一下看看哪栋离菜市场近,等会儿,等会儿。
蛋妹当时还穿着齐逼裙,不过里面套了层大紫秋裤。她披着军大衣跟桑正在摊子上干啤酒,一点儿都不朋克了。她吸着鼻涕说,桑啊,你说,我要怎么才能泡到司马主任呢。桑说这容易,你去趟泰国吧。装个假jb回来,小刀拉(lá)屁股,也给司马主任开开眼儿。(当然温柔善良的桑是没有这么粗俗的,这是蛋妹翻译的结果)
曹二少派人将她们接进自家别墅之一,亲自撸袖子上阵,浑身圣光闪闪。桑和蛋两脸好奇,缩手缩脚站在厨房外头踮脚望。
你说他能炒出个啥来呢。
不知道。能吃吗。
能吃。就是你可能得在床上躺着过年。要我,我是不敢吃的。
忽地有人接她们的话茬。蛋妹娇躯一震(等等),扭头看去。
主,主任好。您,怎么没穿衣裳。



一家四口的年夜饭开始啦。桑和蛋坐在电视机前吃方便面,司马主任衣裳穿好了,懒在沙发上玩儿手机。曹二少站在桌边说你们能不能尊重一下我的劳动成果。
不能。
那好吧。桑啊,面剩口给我,啊。





蛋妹说,主任啊,您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
桑在一边跟曹二少抢汤面,听得此言心下一惊:妈的他是gay佬啊你跟他港这个?蛋疼得慌?
司马主任眼睛离了手机屏幕,看看她,笑一笑:就喜欢你这样的。
真的????
蛋妹开心极了。桑也觉得amazing,于是一撒手连碗带汤全送给曹二少了。
是啊。活的,女的。就是你啊。


桑觉得司马主任的要求太高了。她也没法儿救蛋妹,就这样吧。



事后,(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时候)桑和蛋散步回家,因为她们并没有钱打的。曹总和司马主任一早擦枪走火,她们绕过了门卫,偷偷走出了富人区,享受冰冷的穷人气息。
早知道该把门卫的电驴偷走的。
桑手插口袋,看着远处次第燃放的烟花,轻声问蛋,新的一年你想咋个办呢。
蛋这时候已经是人来疯了,谁问她话谁傻丨逼(不是我没这个意思)。蛋妹两手拢在嘴边天真烂漫地叫起来:司马二我操丨你——
桑等了半天。他妈呢?
他妈在家呢吧。哦,不是,我只是想操丨操丨他。
哇。这就是你的新年愿望?
大概是吧。可能我真的要去一趟泰国。人生这么长,谁不会遇到几个gay佬,刻骨铭心(桑说我长这么大也就遇到这么一对,绝了)。蛋妹醒了会儿酒,迷瞪着眼问桑。那你呢。
我可能,我可能要继续在这个公司干下去。虽然我不知道曹二这孙子让我来干啥的,可是他长得好看,那也就随他吧。
那我们过几天组个曹太联盟吧哈哈哈。
你不是才说要泡司马主任的吗。
哎呀,爱是具有两面性的嘛。说不定我们终有一天能来个double双飞呢。
蛋妹想得非常美,非常好。然后她在电线杆子旁边吐了。
桑看了一会儿烟花,觉着明年不管怎么说,还会是个美好的一年。这是真的。




曹二少看了一眼表说我要做到明年。
司马说,呵呵。十一点五十九。

评论
热度(31)
  1. 桑泊莫lost蛋 转载了此文字
    !!!!!^$74#*(#*##*##^*

© 桑泊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