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泊莫

勤勤恳恳造作,兢兢业业摸鱼

Last ride of day

根本就不会写剧情【瘫倒

联动叶王那篇的设定,归档可找。


*


黄少天伸展手脚瘫在一辆大切的车顶上喘气,强压下胃里翻江倒海的呕吐欲,脑袋还在懵懵发晕。气都还没喘匀,嘴巴就开始絮絮叨叨。

“我说周泽楷你这人,平时看着斯斯文文,怎么开起车来那么放飞,哥没被枪打死都被你颠死了。”

“抱歉。”话音传到他耳朵里时,被点名的人不知什么时候也爬上来,单只膝盖跪在黄少天的双腿间,半俯身下来,英俊的脸近在咫尺。

黄少天咽了咽口水,不自在地左挪右挪。即使他作为当事人,也知道从第三视角看他和周泽楷现在的姿势有多么令人误解。

这个人什么毛病,怎么就突然靠过来……

临近黄昏,荒原尽头的地平线嵌了一道金光。此时的太阳离他们很近很近,像个溏心蛋,西斜的日影漫过茫漠的戈壁巨岩。黑色的车盖顶被晒得滚烫,黄少天躺在上面,隔着衣料都觉得灼。他感觉自己像条咸鱼,被放在热锅里,煎得噼里啪啦。周泽楷就在他面前不足二十公分的地方,线条利落的肩膀把背后的太阳切割成一块一块橙色。盯着太阳看足了一分钟,黄少天心想这不行,视网膜都出现红点了。只好把视线转到周泽楷上,目光在那张表情不多的脸上逡巡。

周泽楷眯着眼睛盯着他看,突然伸出手,盖上了他的眼睛:“别看,太耀眼,伤眼睛。”

突如其来的阴影和异物触碰的感觉,黄少天始料未及,张了张嘴,睫毛在对方的手掌心下飞快地闪动几下,小声说:“最耀眼的明明就是在我面前的你啊……”

 

*

 

一开始知道一起出任务的对象是周泽楷时黄少天还和喻文州抗议:搞什么啊队长,我都没和他搭档过,你们这是逗我玩呢?

喻队长知道老搭档那点不足为外人道的心思,一只手拍着黄少天肩膀,一只手攀过站在一边的周泽楷,笑容讳莫如深。

黄少天还在垂死挣扎,不惜拿剑圣鲜有败绩的尊严做威胁:“我和周泽楷没有搭档经验,默契度几乎为零,万一任务失败队长你可别罚我。”

喻文州还没开口说话,周泽楷抢白道:“不会。”他抿了抿唇,表情坚定,“不会失败。”

“谁跟你说话了!”黄少天恼羞成怒。

 

出了联盟的基地他们在国道上一路飞驰,在离目的地还有两个小时车程的地方遭到第一波大的伏击。

三辆越野一前一后地将他们包围,车里的异能者手握枪,汽车飞驰着,砰砰砰,几声密集的枪响,子弹争先恐后地飞向他们,枪鸣声震得耳膜疼,黄少天突然就想起他在南方军区蓝雨的损友郑轩,一年前他也是人形兵器试验者之一,代号枪淋弹雨,可不真真应了当下这个场面。看来回去得对他好点。

周泽楷射击术号称全大陆第一,左右手都能精准控制手枪。他紧抿着唇,一边掌握方向盘一边往窗外开枪。周泽楷大幅打方向盘,大切甩出几个漂移,突破包围,然而对方却紧追不舍。

黄少天屏气凝神,目光如豹,弹无虚发,然而对方的火力更密集,更强大,至少人数上他们是占优势的。

子弹频繁地打在周黄的车身上,不停发出清脆的金属撞击声。眼见和对方的距离越来越近,黄少天暗骂一声我操,只思考了一秒,就一猫腰,从后座掏出一把MG4,麻利地夹在腋下,看了搭档一眼,说:“我上了,周泽楷,掩护我啊。”

嗯。

周泽楷无暇说话,只点了个头,没有看黄少天。即使平日里他觉得黄少天这个人怎么看都看不够,但在这种场合之下,枪王的注意力只在后方的敌人上。

没有一丝迟疑,黄少天打开一侧车门,腰肢一扭,跃上车顶,伏低身体,把MG4往枪座上一架,开火!

突突突,子弹像密不透风的网。周泽楷沉稳地握着方向盘,左右冲撞甩开对方密集火力,一边瞅准时机一击必杀,清除黄少天身边的威胁。

他们将性命托付给对方,只消一个眼神。因为他是黄少天,因为他是周泽楷。哪怕他们是第一次搭档。

 

*

 

黄少天像是还没从半个小时前的激战里缓过来,怔怔的。夕阳很烫,晒得他脸颊红红。身下的铁皮板很烫,煎得他背后一身汗。周泽楷的手心很烫,自己的脸也很烫。他遽然抬起手扣住周泽楷的手腕,力道大得指节颤抖。相持了分钟有余,他张了张嘴,松开,最终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

几乎是须臾之间。黄少天感觉到头上那片阴影更大了些,机会主义者本能地感觉到有人迫近,啾,一个温热温软的亲吻就落在他脸颊上,然后迅速抽离。

如同吉光的一片羽,短暂,且轻,似乎不牢牢抓紧就会消失。

黄少天本来一片混沌的脑子里骤然闯入一道强光,刺得他闭上眼,这道光慢慢扩散开,拨云见月,清泉淙淙,所有闭塞住的思考神经都豁然开朗——周泽楷,周枪王,长得很帅的全大陆射击第一,不爱讲话的闷葫芦,刚刚,好像,真的,亲了我??!!!!

周泽楷已经挪开盖在黄少天眼睛上的手,黄少天倏然睁开眼,看到的就是枪王正襟危坐紧张兮兮的脸。太阳在他背后,脸逆着光,眼睛却是亮的,仿佛睡着一枚小月亮。

黄少天吓得一下子弹坐起来,两个长手长脚的大男人挤在车顶,肢体难免碰触,黄少天这一惊一乍的动作更是直接把周泽楷撞了下去……

“砰——”周泽楷在掉下去的瞬间调整姿势,落地受身滚了一圈,才没有摔得太难看。拍拍衣服上的灰站起来,又是一条英俊无匹的好汉。

“出发吧,要天黑了。”周泽楷红了脸看他一眼,说道。

“……”

黄少天的内心此时强烈地表示我应该在车顶不应该在车里,在意识到刚刚那个是一个来自周枪王的吻之后,和那人共处一个逼仄的车里变得尤为艰难了。总之他拒绝下车。

“我就坐这里好了,这里风景好,哈哈。”他挠挠头。

“呃,可是,现在是下坡路……”怕你会顺着坡滑下去。

“……”

黄少天再次无语,思考了三秒,他撇撇嘴跳下车,钻了进去。

周泽楷发动引擎,越野车巨大的引擎轰鸣声恰如其分地掩去了两人鼓噪的心跳。

 

*

 

山下的小村落就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地。这个村庄受现代科技染指程度极轻,尚未完全开化,还保留着许多祖辈传下来的传统。今晚是他们的篝火大会。

“收到队长指示,这个村庄是他们制造和运输异能者的中转站,看起来挺不起眼的,没想到那么危险,”黄少天怀里抱着他的武器冰雨,靠在村里唯一一家旅馆的墙上,“你晚上想干嘛?”

周泽楷愣了一下,歪头表示疑惑。

“队长叫我们晚上在这里好好玩啦。”黄少天笑了一下,那笑容有说不出的凛冽,只属于妖刀,只属于剑圣。

山不来就我,我去就山。

你不出来,那就等你出来。

 

两人商议好配合行动方案,周泽楷正面迎敌,黄少天在暗处潜伏伺机。鉴于他们现在不知道对方在哪,是谁,但对方先前已经在路上对他们进行过一次袭击,所以事实上他们在明,对方在暗。既然这样,那就明个彻底。

“总之这段时间我们不要一起出门,也不能住在一间房,也别老看我,诶,就你,就是这种眼神,你注意点啊,虽然异能者大多没什么智商,不过你这样还是很容易被发现的,到时候咱们两条命都交代在这儿。”黄少天捏着周泽楷的腮帮子把人的脑袋掰向别处,煞有其事地念叨。这个人的眼睛当真有勾魂摄魄的魔力,简直可怕。黄少天心乱如麻,心虚极了。

周泽楷一个字也不信他的鬼话,以黄少天那么擅长潜伏的行事风格,如果随随便便就被发现,那他们也不要玩了。换个角度讲,他们的本意就是引蛇出洞,刻意躲藏才会惹人生疑吧。

周泽楷欲言又止,黄少天已经拍拍手起身,走到窗边,“我回房间啦,你有事就敲两下墙,我过来找你。出门逛街吃饭找小姐都随你,和平时一样就好了。晚安”

“……”周泽楷跨上前一步,黄少天已经消失在窗口。他扒拉两下头发,有些懊丧。天生笨嘴拙舌让他没来得及和黄少天解释,自己平时从来不找小姐啊,哪来的虚假情报。

 

*


吃过晚饭,周泽楷端着一盘洗得亮晶晶的葡萄回房。

黄少天正坐在窗台上打盹,翘着二郎腿,抱着无论他走到哪都不会放手的冰雨。尽管现在的局面看起来很太平,晚上就是这个村传统的篝火大会了,楼下的街道行人如织,忙忙碌碌,每个人脸上都是期待的神色。越是这样,越不能放轻松。草原狩猎者的天性让黄少天无时无刻都维持着警惕。

听到门开,黄少天眼皮一跳,刷地睁开眼,绽出闪亮的笑容:“嗨周泽楷,你过得好吗?”

“……好。”周泽楷不是很能理解他。

“哇,你拿的什么?”

“葡萄。”

“……我当然知道是葡萄,我问谁给的?”

“呃,楼下老板的女儿,帮她端盘子,送的谢礼。”

“你还真是四处留情啊,平时在联盟基地吃食堂也没见你帮前辈我端过盘子。”黄少天仗着自己虚长一岁半,是前辈,时不时就爱挤兑这位话少的后辈几句,周泽楷也懒得回。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倒也和谐。

周泽楷走到窗前,和黄少天一样跳上窗台,两个人手脚缠绵地坐在一起。

黄少天啧了一声,挑眉怒道:“嘿你这个人,非得跟别人挤在一起是不是?不嫌热啊?”

周泽楷摇摇头,抿出一个淡笑:“帮你剥葡萄,”他抬眼看他,眼睛里有黠笑,“补偿。”

“…………………………”黄少天立刻石化,思及白天周泽楷那个轻如片羽的吻,老脸一红,心上那团乱麻又开始无规律滚过来绕过去。他思考了十几秒,脸色变了又变,十分精彩。最后黄少天缓缓地张开嘴巴,凑了过去——

“啊——”

黄少天,一个为了葡萄出卖灵魂的男人。

周泽楷刚剥好一颗,恰逢其时地丢到黄少天嘴里。

黄少天嚼啊嚼,果肉嫩得出水,空气中都是甜葡萄的香味。

周泽楷的手堪称全大陆最值钱的手之一,不仅射击术了得,连葡萄都剥得比别人好。十指翻飞间,葡萄皮卸下,一颗颗珠圆玉润的葡萄纷纷进了黄少天的胃。

并没有哪里不对。

这厢周泽楷有一搭没一搭地剥皮,那厢黄少天东一口西一口地享受着来自帅哥周枪王的服务,觉得人生圆满得可以立马狗带。

“我先睡会哈。”他知道夜幕降临后两个人都没有这般清闲惬意吃葡萄的时间了,尤其是黄少天。作为隐于黑暗之中的角色,这一次蛰伏时间也许很长;也许很短,凶兽一露出獠牙就被他的利剑刺穿喉咙或者被周泽楷的枪穿透眉骨。但不管怎样,进入敌人的领地后就要保持全神贯注,片刻都放松不得。

“周泽楷。”

黄少天闭着眼睛,他知道周泽楷就在他旁边,安静地一言不发,但呼吸清晰可闻。

“这是我们第一次搭档出任务吧?虽然本剑圣相信自己不会那么轻易狗带,不过按照惯例,还是得在出任务之前把想做的事做完。以前都是队长和我一起,这次换成你,我还有点紧张呢。哈哈。”

黄少天嗓音低低的,不是他平时和熟人大呼小叫那般健朗明澈,也不像陷于敌阵时紧绷着声线,危险又冰冷;语调轻轻的,像甫一出口便要随风飘去一样。他依旧闭着眼睛,如同话家常。

“队长每次听我说这个都好无语,所以我觉得他这次就是在报复,直接把锅甩给了你。换做以前,我肯定还有好多要做,比如托孤啊,不过家里的猫啊狗啊仓鼠啊还有最近养的一条金鱼都托给队长了,好像也没剩什么事情了。那就剩最后一件啦,告诉周泽楷,我喜欢他。”

黄少天的眼皮颤抖着,一抹金黄的夕阳从窗头打在他左半边脸上,似乎还残留着那个人之前的亲吻的热度。

周泽楷手上沾了葡萄汁,黏黏的,腾不开手去拥抱黄少天。只好挪了挪身体,凑近,低下头去衔他的嘴唇。

 

太阳消失在地平线。

我喜欢的爱情故事,就以一个吻做收束吧。



end

说好的打架呢 懒得写了

评论(7)
热度(56)

© 桑泊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