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泊莫

勤勤恳恳造作,兢兢业业摸鱼

last of the wilds

脑洞产物,中国队长【? 异能者【? AI【? 

BUG很多,欢迎指正

 

-

 

大风卷着雪粒子,洋洋洒洒地落在视线所及每个地方,天地一片雪色。

叶修站在常年的雪堆积而成的小山包上,眯着眼睛,花了一分钟判断建筑物门口的人形机器出自谁人之手。蒸朋元素的衣服和脸部饰物带有强烈的肖时钦风格,可惜是个残次品——不,这个机器人神情呆滞,动作迟缓,连残次品都算不上,只能说是肖时钦无数次研究中的一个失败品。这样的失败品只能拿来看看门了。

大眼和肖时钦什么时候这么熟了,这又送人又送房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在下聘礼呢。想到这里,叶修忍不住撇撇嘴,在杳无人迹的大陆最北显露些一个成年人不该有的孩子气的嫉妒神色。

叶修跳下来,双脚“刷”地陷进雪地里。雪厚重绵软,没过脚踝,他使力拔出一只脚,抖抖靴面上的冰渣和雪屑。他吸一口气,拔脚向前飞快踏去,这次没有再陷下去,如履平地,仿佛有什么神秘的力量支撑他,雪地上留下一串浅浅的泥脚印,被雪一盖,片刻就不见了。

 

“身份不明,无法……”守门机器人刚发出两句不痛不痒的指令,就在来人老土又粗暴的一击化成了一堆废铁。叶修伸手往机器人的后颈一摸,咔的一声脆响,人形机器后脑的植入芯片应声碎成两截。守门人不动了,叶修开了门,温暖的风迎面扑来。

这是荣耀大陆极北的雪域,气候严寒,是微草管辖的属地。王杰希长年待在微草,抗冻的能力自然不用别人担心,但是叶修没想到,王杰希,会选择这样一个单调、生冷,一眼望去所有事物都茫茫漠漠,没有起点和终点的地方定居。

白色的建筑物像一只巨龟匍匐在雪地上,龟甲根据特殊的算法凿了洞,好让室内无论何时都有阳光照进来。甬道光线昏惑,两边植满蜿蜒的爬藤,一根铁线蕨的藤垂下来,扫过叶修额头。叶片嫩得能掐出水。

植物周边漂浮着粉末,在黑暗里闪着绿色荧光。这样奇怪的植物叶修只知道王杰希收藏的欧洲中古世纪植物图鉴册里有,却未曾想荣耀大陆上会出现,还被主人挪到室内来。难怪肖时钦在给他王杰希的地址时说,这座建筑物从外部结构到内部机关、建材的选择王杰希亲身参与了每一步,名副其实的为他一人而创造。

王杰希还挺会享受的。叶修边走边咋舌。也多亏了建筑物的特殊构造和肖时钦在里面设置的各种机巧,让本该暗不见天光的极地小屋变得像个温暖的花房。

走到通道尽头,迎头撞见个人,把叶修吓了一跳。这个人无声无息地出现,甚至连叶修都没有察觉。

对方对他弯腰致意,风度翩翩,说王先生在右转第三个房间,没门锁。叶修挑了挑眉,这老肖还买一送一啊,和门口那个失败品比,这个才算真正的AI。

“你是谁?”

AI高深莫测地笑了一下,幽灵一样脚下无声地走了。

叶修:“……”

 

右拐,第三个房间。叶修推门进去,看见了自己一年未见的恋人。

“大眼啊,好久不见了。”

俗烂的开场白,和所有和恋人分别许久的男朋友一样,就算是大陆最精锐的特种兵总指挥也不能免俗。

“你胖了。”王杰希一身家居服,坐在藤椅上,双手收在袖子里,腿上放一本书,闻言扫了他一眼,淡淡地抛出一句后又把视线转回书页上。

“一年没打架,过得安逸,长点肉怪我咯。”叶修第一次来王杰希的房间,却没有一点客人样,房间里暖烘烘的,他脱下外套和王杰希的衣服挂到一起,坐到床边。

“打架的是君莫笑,又不是你。”

“我就是君莫笑,君莫笑就是我。同理,你和王不留行,是分不开的。”叶修看着他的眼睛说。王杰希直觉叶修说这句话别有深意,君莫笑和王不留行分别是他们变成人形兵器状态的代号,此行来找他绝对不是单纯来探望负伤调养的他那么简单。

他垂下眸子,扯开话题:“喝点什么?”

“可乐吧。”叶修眨了眨眼。

“这里没有饮料,只有茶和泡茶的白开水。”

“…………那茶吧。”

王杰希呼叫智能人送来茶具和茶叶,AI的智能终端和他大脑相连,只要脑子里过一遍指令就能下达。

叶修低头看王杰希温水煮茶,动作不疾不徐,一派从容,可真会过日子。

他说:“你知道我要来?”

“西蒙刚刚进来通知我有入侵者,我一猜就是你。”

“我刚刚遇见他了。啧,你这儿不行啊,机器人都是男的。”

“机器人没有性别。”

“老肖做的机器人不一样啊。他实验室那个姓戴的小姑娘有点儿好玩,给每个AI都设定了性别名字性取向,我还看过她的笔记本呢。”

“……”

“你来这里干嘛?”王杰希问。

“大眼,”叶修的表情一下子严肃起来,转过头直视他,“军方内部探测到异能者横行,怕是一年前没铲干净的余孽被有心人利用,死灰复燃了。而且,更糟的是,他们还在不停地拿普通人做试验。”

叶修叹了口气,“你应该知道,一年前那次歼灭行动只是一个开始,不找出这些异能者背后的人,我们的战斗是不会停的。老冯派我和文州把你们找回来,这次的目标是一次性铲除所有异能者,更重要的是端掉背后操控他们的集团。”

一年前大陆出现了很多异能者,杀人无形,犯罪无声,警察局里一堆无头冤案。并且在利益集团的背后操控下以指数函数的姿态暴增。事态越来越严重的压力下,军方被迫将还处于实验阶段的研究成果运用到真人,叶修作为南方军区第一人当了第一个小白鼠,试验成功。紧接着一批万里挑一素质过硬的特种兵被打造成人形兵器,启动了军方名义的“异能者歼灭”计划,王杰希就在其中。

可他们虽然经过实验将身体素质提到了人类进化史上超级的水平,拥有常人不能及的力量和体能,进行战斗时用的还是原本的身体,难免有些损害。有些战后便有些扛不住了,急流勇退,退役回家当普通人了,比如林敬言。还有像王杰希这种的,申请离开总部到别的地方调养身体,休养了一年,微草的大小事務全交给高英杰,远离风暴中心,也乐得清闲自在。

听完叶修的陈述,他点点头,“除了我,还有谁?”

“张新杰找了老韩,他警队那边事儿一堆放不开,給拒绝了。文州找到少天和小周,还有唐昊孙翔,肖时钦在实验室工作,随叫随到,加上沐橙他们几个留在总部待命的,总共是十四个人。”

“好,知道了。马上出发?”

“马上出发。”

王杰希一边换衣服一边下指令给AI,反常地,这次对方没有给予任何回应。

房门悄无声息地打开了。

与此同时,几声开关挪动的声响,地面露出几个黑漆漆的洞,几根特制钢管从地下竖起,哐哐哐几声,一个笼子把叶修困在了里头。

“大眼你……这是啥玩法?”

西蒙站在门口笑,蓝色的眼睛泛着温柔的水光,看上去温和又悲悯。

王杰希瞪大了眼睛,一颗惊雷在脑中乍响,他极力保持镇定,“叶修,用君莫笑,把这个笼子打穿!这个西蒙很奇怪,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来不及了。

“王先生,再见。”

咯嘣咯嘣,地面开出一条裂缝。由于构造和材料的特殊,整栋建筑似乎在分成一片一片地坍缩,咯嘣咯嘣,巨龟的背开裂,四肢摇摇欲坠,像是从内部看不见的地方开始分裂开。

地面下陷,叶修赤手空拳,一下一下地撞击着栏杆,王杰希在整个人快要沉入地下时抬头看了一眼。西蒙以一种鲜活的表情看着这间一点一点碎成片的房子,目光悲悯,笑容无辜,像身体里有鲜血涌动。

叶修破牢而出时,已是满头大汗。地下一片黑暗,没有一点光,空气中都是灰尘的味道。

“老王?”他皱着眉头,叫了一声。

“我在。”一旁有人伸出手,握住他的手。王杰希摸到一片温热的液体时僵了一下,是血。握住他手的动作越发轻了。“这里是地下室,”声音在密闭空间里回响,头顶轰隆声震耳,想必很快就会波及到地下。

“最初这片区域底下全是雪,建筑根本站不住,老肖用了特殊的材料打地基,地下其实是架空的,我跟进了整个过程,顺便留了一块地。”王杰希停了一下,补充道:“肖时钦不知道,西蒙也不知道。”

“你什么意思?这个AI是肖时钦给你的,这里的活人除了我以外,只有你一个对吧?”叶修说。

王杰希当然知道他话里意思,他摇头,“不可能是老肖,西蒙一定是在某个时间被别人——或者他自己修改了程序。但是可以肯定,这些程序对我们不利。”

两人摸黑走了几百米,黑暗里只听到彼此交错的呼吸声。头顶的响动渐去,大概已经是废墟一座了。叶修喘着气问他:“你这是要跑去哪儿啊?对了,你刚刚不说留了一块地吗,用来干嘛了?”

“放了架飞机。”

“……………………你赢。”叶修知道他男朋友厉害,自我起来浪得飞起,却没想到这人脑洞有那么大,在雪域里挖空了地下,放了一架飞机在里面。

“到了”

王杰希停下来,松开手。灯光大亮,一架小型战斗机安静地立在那里。

 

舱门砰的关上,四周重新陷入黑暗,只有操作台上的仪表盘冒着荧荧的电子光,映得王杰希那双本就不十分对称的眼睛几分森然。

“叶修。”

“嗯?”被呼叫的人正低头包扎手上的伤,回答得有些漫不经心。

“我猜你和我在想同一个问题……”

叶修手上的动作停了一下。密闭的驾驶舱空气稀薄,气氛凝重得像灌了水银。

“你想说什么?”

“——你是不是真的?”

两人几乎是同时脱口而出这个问题。自从出现异能者、他们进了军方特殊的组织,才见识到这些黑科技有多么可怕。什么都有可能是假的,西蒙是假的,那叶修呢,那王杰希呢?

仅有的一点光源打在彼此脸上,尽管双方都善于捕捉人的表情上各种细微变化,在这种时候这种能力却无用武之地。

不能,也不想,去怀疑对方。

王杰希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掰过叶修的脸,一个吻印了上去。叶修挪了挪位置,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贴上去给他来了个深吻。

熟悉的烟草味,熟悉的触电感,啮咬他的下唇的熟悉的力度,还有舌在他的齿间逡巡的顺序,都是一如既往的熟悉。

什么都有可能是假的,只有感觉不会骗人。

王杰希面无表情地掐着他脖子:“你要不是真的叶修我立刻把你扔出去。”

唇舌分开,叶修对着他男朋友光洁的锁骨吹了口气,表情戏谑:“还想怎么验明正身啊,杰希大神?”

王杰希翻了个白眼,“叫你少抽点烟,舌尖全是苦味。”

“可不,这下真的没得抽了。”叶修两手一摊,很是懊恼。房间的坍塌来得猝不及防,叶修没来得及拿上外套,留下兜里一包烟和出发前喻文州硬塞给他的一部手机。王杰希知道他的忧虑,“建筑一塌肖时钦那边立即就会收到消息,你的手机没人接他也该意识到出了问题,这个不用担心。”他停顿了一下,又说:“西蒙到底是不是他亲生的,他应该也会立即做出相应措施。”

叶修无声地笑起来,“大眼儿还学会幽默了。”

“跟你学的。”

“噢……”叶修拉长语调,七成暧昧三成揶揄,“那接吻的时候先伸舌头也是跟我学的?还有做——”

“闭嘴。”王杰希抽搐了两下嘴角,没再看他,转而盯着操作台,在上面按了几个按钮,飞机轰鸣起来,“坐稳了。”他拉起控制杆。

“……你想干嘛?”

“地下室出口被废墟堵了,正常通道肯定是出不去了,我想了想,”王杰希笑了笑,“最土的打法,有时候的确最有用。”

罡风骤起,机身轻微摇晃,仿佛要被风卷走。

“喂,老王,你不是认真的吧?”叶修抓住他手腕。

“我是。“王杰希表情严肃,”飞机上有火力装置,我唯一担心的是,这地基的材料太特殊了,飞机会撞坏。”

叶修一脸懵逼,你了半天憋不出下半句。他想起几年前第一次陪冯主席去北方军区,第一次听说一支叫微草的歼击航空兵部队,也第一次见到被称为“魔术师”的王杰希。年轻的魔术师眉眼青涩,万顷生机在眼中生长蔓延。看了他的演习,叶修当时就想,这个人果然是为翱翔九天而生的,碧空万里都该属于他。

“能死在一起也好。王杰希,死之前我要问你个问题!你爱不爱我——”叶修一脸视死如归地闭上眼。

“……你还要不要脸了。”

“不要了!要你不就够了!”

“……”

王杰希没有迟疑,战斗机轮子转动起来的同时,两枚火炮从身后两侧迸出,在前方黑黢黢的墙上轰出两个大洞,白色的雪、灰色的沙和材质特殊的建材变成碎片纷纷簌簌地往下掉。飞机开始滑翔,机身抬高,火力不停从身后来,为他们开路。

地基加上地面积雪总共有一层楼高,他操控着火力轰开阻隔,同时地面随之塌陷。漫天的灰尘涌来,轰鸣声和爆炸声铺天盖地,沙石积雪砰砰地砸在玻璃上。王杰希目不转睛地直视前方,没有片刻迟疑,轰——飞机以斜向上的角度撞了上去。

一阵摇晃和碎裂后,透过挡风玻璃上落满的尘沙,是一片白茫茫的雪地。已经黄昏了,金色的余晖落在雪地上,流金一样闪亮着。

“出来了。”一到地面他立即检查了一下各式仪器,松了口气。

叶修拍拍胸脯,“老人家心脏不太好,以后别再玩这招了,魔术师。”

王杰希斜觑他一眼,嘴角却忍不住弯起来,“少装模作样,你根本就不信我们出不来。”

“还能飞吗?”

“能飞一段儿。”

“那走吧。”

没有留恋,出于主人个人喜好而被漆成绿色的歼击机腾空而上,像青鸟入云,唳声响彻雪域。白色的废墟被抛在身后,人形电脑西蒙站在茫茫漠漠的雪中,嘴角凝固了一个微笑。

 

“舒克舒克舒克,开飞机的舒克,贝塔贝塔贝塔,开飞机的杰~西~卡~”

王杰希:“……”

王杰希是航空部队出来的,对平稳的空中驾驶自然轻车熟路,但出于对职业的负责,工作的时候心无旁骛。对叶修这种不着调的调侃虽然很想吐槽,奈何分不出心。

“算算,我这是第三次坐你开的飞机了。”叶修说。

第一次在北方军区,他被年轻的魔术师带到天上兜了一圈,落地时整个脸都是青的,神志不清了好一会儿,冯宪君一看他就笑得要背过气去,就连一向黑着个脸的韩文清都在一旁憋笑憋得脸部抽搐。

尽管他叶修不是个记仇的人,尽管后来也用实力狠狠吊打了小魔术师,这件事还是在他记忆里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时不时翻出来重温一下,翻着翻着,顺势把当事人翻到床上去,也把自己翻到对方心上去了。

他望着舷窗外翻涌的云海,玻璃上映出越来越温柔的嘴角弧度。

“叶修。”

王杰希突然叫了他一声。这人这么叫他,一般是有重要的事要发生,遑论好坏。

“飞不了了,内部设备损毁太严重,要迫降。”电子仪表盘上显示出警告,已经事先预想会发生的可能,王杰希并不慌张,立即按了几个按钮做出调整。

 

最后飞机停在极北之地与微草都城之间的沙漠中。

他们正巧赶上日落。巨大的日轮半身沉入地平线,半身还熊熊燃烧着一天的余烬。太阳硕大无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在山的背阴处。壮观又美好,让人生出想把这须臾片刻化作永恒的念想。

夜幕渐渐笼罩下来,沙子温度降得很快,北方的风生猛,剐得皮肤生疼。

星星一颗一颗亮起来。

王杰希坐在一块巨石上,仰着脑袋放空思维。叶修从舱内翻出应急的食物和水扔给他。

“夜观天象呢,帮我算算我命里能不能发大财。”叶修没有外套,风吹过来,冷得整个人都瑟缩起来。哆嗦着坐到王杰希边上啃压缩饼干。

大小眼瞪了他一眼,“不能,一辈子穷鬼命。”

“嗬,你这人……”

“冷就别出来,回去吧。”

“能和你多待一刻是一刻嘛。”叶修放低了嗓音,仰头看天,“大眼你说说,怎么会有咱们这么苦命的鸳鸯啊,整整一年没见,见了面差点被一个AI搞死,这不,现在还掉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我这心啊,比身还拔凉。”

王杰希看了他一眼笑出声,“看来你是安逸日子过太久了,这都能抱怨上。”

曾经他们一行人舔着刀尖上的血过活,在硝烟和炮弹间摸爬滚打,将自己变成战斗的利器,钝化到几乎没有的情感,不知道明天身边与自己并肩作战的那个人是否还在,只能珍惜现在,竭尽全力抓住他的手,多一秒,是一秒。

“是啊,安逸日子也到头了。”

王杰希握住叶修的手。他的掌心温暖,足以将对方的寒一点一点驱散。雪中相拥仍暖。

“大眼,杰希,杰希大神,抱一下?”叶修歪着头,腆着脸笑得贱兮兮。怀抱大开,风呼呼地往他单薄的T恤里灌。王杰希翻了翻白眼,贴上对方的胸膛。

那是一个带着药草的清香,温暖而安心的拥抱。

 

最后的荒原上,黎明就要来了。

 


评论(6)
热度(154)

© 桑泊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