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泊莫

勤勤恳恳造作,兢兢业业摸鱼

暖床事件 20(完结)

锁文了,太烦

事件二十,

林敬言一退,霸图队内的成员结构自然要重新安排,韩文清放弃世邀赛留在队里也不无道理。从训练营提上来一个小流氓,分给宋奇英的日训任务也逐渐增加,队伍像齿轮一样继续转动,时而涌起密云,时而阳光普照。

 

林敬言随张佳乐回到霸图宿舍,还是他们的两人间,房间有月余未住人,桌面积了点灰,张佳乐行李一放,叉着腰巡视一圈,心情愉快。“想当年我第一次来我霸的时候,也差不多是这个样子。时间过得可真快。”

 

“我还记得我刚来那会儿,阳台上放了一堆绿植,晒得蔫答答的,多半是死了,我还想上一任住这房子的人怎么那么不长心,也不知道带走,就给扔楼下去了。”

 

张佳乐沉默了数秒,咬牙切齿:“…………原来是你干的……老林你怎么这么不友善啊,有你这么当室友的吗?我还以为是这儿风大,给吹掉下去了呢,原来是你。”

 

“你种的啊?难怪要死。”

 

张佳乐:“……”

 

 

 

林敬言帮张佳乐把衣物挂回柜子,另一人整理床铺。收拾妥当,张佳乐拍拍身边的床板,朝恋人挑了挑眉,表情戏谑,“你那床我没收拾,要不要跟我一起睡?”

 

林敬言走过去躺下,偏过头觑他一眼,“你这把戏还真是百玩不厌。”

 

“因为我喜欢你嘛。”张佳乐滚过去,一只手攀上对方脖子,一只脚搭在他腿间,冷气开得足,四肢纠缠也不觉得多热。皮肤上挂着薄薄一层汗水,被房间内的冷气浸得发凉。

 

林敬言摸了一把张佳乐肚子上的软肉,若有所思,“好像胖了点。”

 

“靠,你不知道联盟给安排的集训营东西多难吃,周末出去吃顿好的已经是极限了,一周还只有一次机会啊,老叶这个不要脸的假公济私给那谁谁带吃的还不分我们。吃不好就算了,还!长!肉!”张佳乐脑袋钻进林敬言怀里拱来拱去,“我想吃过桥米线。”

 

林敬言好烦他啊,“闭嘴,你跟黄少天处得不错是吧。”

 

“还要吃汽锅鸡!”

 

林敬言掏出手机翻外卖电话,“煎饼卷大葱吃不吃?”

 

张佳乐置若罔闻:“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回N市做给我吃吧!”

 

“谁说我会做过桥米线了……”

 

“方锐啊,他说在呼啸你经常煮米线给他吃!”

 

“嗬哟,你跟他也处得不错。那个啊,我想想……”林敬言装模作样,“超市一包六块钱,口味还挺多的。”

 

“你真的不会?”

 

“真的。”

 

张佳乐拍了他一下,“那回去学吧,等我下次拿冠军回去,我一定要吃米线汽锅鸡鸡丝凉面还有板鸭!”

 

“好好好,但先说好,我不吃辣啊。”林敬言着重强调。

 

“你得学会吃。”张佳乐换个姿势继续趴着,撩起眼皮问林敬言,“你不问我什么时候回去?”

 

林敬言吐了口气,“这是你的事,你自己决定。因为喜欢,再努力的付出也不算辛苦,而是享受,都打到这个份上了,你看得比我透。”

 

林敬言对冠军的执念没有张佳乐那么深,但信仰是一样的,打到最后一刻,动不了了才收手。也是他们共同魅力的所在。知交如彼此,一起笑着接受鲜花掌声,一起心里哭着捱过痛过,自己的心境在对方那里同样引起共鸣。所有的幸与不幸都能和另一个人分担,这感觉多好。

 

“我还能打。”张佳乐握紧了拳头。

 

“我也觉得你行。”

 

 

 

曙光初露,海面一片灰蒙蒙,海平线的上空浮着一团平流雾,巨大的日轮穿透雾气,一点一点漫出光来。

 

林敬言被张佳乐拖着手,浑浑噩噩地跟着他走,打了一路呵欠,眉间积着一团阴翳,一点都没有老好人的温和气质。

 

张佳乐呢?

 

张佳乐神采飞扬,两根没扎好的头发在头顶迎风招展,迎着日出,送走晚霞,精神得不得了。

 

昨晚两人干了林敬言退役前张佳乐一直想干的事,折腾到两点。睡了俩小时张佳乐又把人撬起来说要去看海上日出,老林的内心是拒绝的,但还是任劳任怨地起床,由张佳乐牵引,迷迷瞪瞪地跟人到了海边。

 

八月清晨的海边还是很舒适的,海风清爽,潮湿的海的气息一阵一阵拂过脸。太阳从对岸的海面探出头,离人很近,像舞台上升起的巨幅海报,连日冕的边缘形状都细微可见。

 

日光大片大片铺洒在海面上,金光潾潾,海水的颜色温柔得一眼望不到尽头。

 

“我们坐船去对面那边看看。”张佳乐指着太阳升起来的方向,说。

 

“这么早哪里有船,再等等吧,天亮再说。”

 

“好嘞。”两人找了一块礁石坐下,聊早餐吃什么聊了一个小时。

 

 

 

太阳渐高,气温爬升,海边陆陆续续有人来。林敬言去租快艇了,张佳乐等他的时候很懂地摸出一副墨镜扣到脸上,那人在不远的沙滩上和老板商量,嘴边噙一抹恰到好处的笑,不打游戏了也是成功人士的做派,无论何时都温和得摸不到一点棱角。这就是他喜欢的人啊,张佳乐想,这一年,老林退役了,霸图再次折戟,他到国外拿了个冠军,又重新回到这片海边,心情依旧一如当初。

 

 

 

哗啦,哗啦。

 

一个浪打过来,前第一流氓神勇如当年,一个风骚的走位,上半身往后一撤躲过了,正在发呆的张佳乐可就没那么幸运,被兜头的海浪糊了一脸,灌了一口又咸又苦的海水。

 

“靠!猥琐!”张佳乐张牙舞爪,林敬言只是笑,眼纹丝丝缕缕镌在眉梢下。鬼迷心窍地,张佳乐舔舔唇皮,欺身上去,扶住对方的脑袋,在他眼皮上轻轻舔舐了一下。

 

这是他们翻山越岭的岁月的见证,每一条纹路都清晰可见,每一折沟回都深藏于心。

 

张佳乐突然站起来,摇晃了两下,林敬言吓死了,他们租的这条快艇是两人座,空间狭窄,稍微一动就要磕手绊脚,“张佳乐你干嘛,坐下,别摔下去,你忘了你是旱鸭子了!”

 

张佳乐没有理会他,转身朝向刚刚太阳升起的地方,大喊道:“面朝大海!”

 

林敬言被他这突然释放自我的举动逗笑了,“接着呢?”

 

“我靠,你瞧不起我啊?谁不知道下一句是春暖花开啊,我刚刚还在附近的房地产广告牌上看到呢。”

 

“行行行,你最有文化了。”

 

“老林你怎么能那么虚伪。”

 

林敬言:“……”

 

他们不再年轻,春暖花开的时节也已经过去,林敬言还记得十年前张佳乐像螺旋桨刮起一阵妖风一样出现在他人生中,张佳乐也记得,那时候海边的风,让他duang地一下喜欢上这个人,心情就和现在一样,风也和现在一样。

 

林敬言退役那天张佳乐在饭桌上和他勾肩搭背喝了一杯酒,他心情郁闷,杯壁撞到一起时突然想起朋友圈流传过的男人看了会沉默女人看了会流泪的一句话: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他一饮而尽,摇头晃脑地贴着林敬言的耳朵,差点没忍住表白。身边的人都在哄笑,说佳乐前辈酒量真好。他斟酌了一下,觉得气氛不大对,就憋住没说。

 

他想不过还好,还好最后说了。把这一年如蔓草滋生的情愫,日夜辗转却不敢诉诸于口的矛盾统统说给他听,所有前进的上升的线都将弥合,汇聚于一点。明年他打荣耀十年,人生八苦尝了一半,也算绝无仅有的一个存在。梦破碎的声音只会在黎明初初醒来时响起,而他一睁眼,就能看见林敬言。

 

“接下来你打算去哪?我可不陪你了,要回去准备下赛季。”

 

“去K市,拜师学艺,给你做过桥米线和汽锅鸡。”林敬言说。

 

 

 

 

 

END

 

最后说两句。

 

最近大家都在做年终总结,羞愧捂脸,入坑一年半,七七八八写了点东西,没写过长篇,《暖床》是我第一个写完的连载,四万字,也许在一些人眼里就是个短篇,不过对于我这种低产拖延狗已经是个挑战了。一开始只是个关于张佳乐给老林讲暖床小男孩的故事的脑洞,高三条件艰苦,在一个冬天的晚自习里写在草稿纸上,当时想也没多想,就发上来了,还打了章节序列号。什么都没有,大纲没有,人设没有,时间和条件也没有,理所当然坑了。过了一学期又捡起来重新写,开始构思大纲,丰富角色,加了一些自己萌的奇奇怪怪的私设,有时候会被自己设的几个点萌到半死【捂脸 这大概是看完原著,又常年得不到投喂的我在这个圈子还能开开心心地玩下去的一大安慰吧。

 

这个故事我从夏天写到冬天,文里的时间线刚好倒过来,裹着毯子写开着冷气吃西瓜的林乐,穿着短裤写冬日里抱团取暖的林乐,有病啊hhhhh也是蛮神奇,我入坑的第一篇全职文就是林乐,第一篇完结文也是林乐,当初冷得要死,现在也依然。写的时候其实还蛮痛苦,我仿佛自带一种把文字精简成summary的技能,字数好不要紧,至少还能算言简意赅,但我是那种精简了又描述不好一大段感情的人,每次删删减减,一个小时过去啦,左下角的字数还是一千多,狗带。最开心的是有妹子喜欢我的林乐,每次更新都能看到她们,都记住啦。还有认识lilo,入坑以来都没能遇见像她这么知心的女孩子,对林乐的解读和我太契合了,虽然你爬墙爬得有点远,还是很喜欢你啦ww还和喜欢的阿柴、今夕太太、格状晶体太太互fo了,我宣你们啊~~~写文,真是件愉快的事啊。

 

说回暖床,这文到后面写得磕磕绊绊,一是因为上大学住宿舍了,我没和别人一起住过,每次码字都非常不自然,在床上敲字也有室友问我在干嘛【都是真爱,二是大纲混在旧书里被我妈卖了……金鱼脑表示完全想不起之前写了啥【。写两个老男人谈恋爱是真苦,尤其是这种有故事【。的男人。我想写一个不像年轻人一样热烈,很少把爱宣之于口却比谁都爱得真诚牢靠的mode。和lilo聊过,“林乐的感情是建立在遗憾之上的”,没有遗憾这对cp也不会那么好看,这是我个人的想法。他们的遗憾又是各自身上带的,不是互相作用产生的。我让他们在一起,为的就是让这些他们生命中自带的遗憾不那么遗憾。

 

这文一开始是张佳乐version,林退役后逐渐变成林敬言ver,我自己的解读是放下这些后老林会比张佳乐更热情,更渴望他。他们的人生不乏遗憾,却依旧闪光,看上去像一见钟情,其实都深刻思考过自己想要什么,什么更重要。傻白甜之余,更想写他们互相扶持慰藉,相携前行。人生如潮水涨落,爱如细水长流。

 

写完啦,回头想到什么会直接在lo上修改。感谢阅读,评论写下你们的想法就更好了,我肯定很多地方写得不好,说我ooc我也认的!

评论(46)
热度(142)

© 桑泊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