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泊莫

勤勤恳恳造作,兢兢业业摸鱼

You jump,I run

姑娘点的体育特长生  

高中生谈恋爱,狗血,顺便记我平生第一次跨栏hhhhhh


-


热成狗。

黄少天从露脐紧身上衣配超短裙的莺莺燕燕的包围圈中逃脱出来,回到休息区。此时他勇夺男子100米短跑冠军掀起的狂热还未褪去,回到看台又是一簇欢呼。

他摆摆手挥散围在他身边的人,坐到后排的阴凉处喝水,趁着没人,吐着舌头呼哧呼哧地喘了几口气,两手作扇在耳边拨了两下风解暑。

有人在看他。

身为径赛运动员,反应和执行之间的空隙只能以瞬息计算,而身为R高短跑小王子,黄少天有豹子一样的敏锐知觉和反应速度,条件反射一样,他飞快地拧过头。

看台左边是周泽楷他们班的领地,那人正搭在第三级台阶上撩妹,哦不,压腿热身。腿长,且笔直,看着黄少天的眼睛明亮清冽,安安静静的样子,像在这热风浊浪翻滚不休的田径场上独辟了一汪清泉。

周泽楷是隔壁班的运动员领队,跨栏特长生,和自己一样,三年运动会,拿了三次第一名。

察觉到对方的视线,周泽楷弯起眼睛抿唇对他笑了一下,温柔内敛,眼底春光昳丽。

这个人除了比刘翔帅,比刘翔眼睛大皮肤白,成绩似乎好像稍微好一点点,还有哪点比得上刘翔了!还他妈是个无口!黄少天咬着牙,甩甩头,把脑袋里那个光风霁月自带柔光效果的美少年周泽楷甩出去,决定运动会结束就回去买一打刘翔的海报,贴满整个宿舍的墙!

看毛看。黄少天挤眉弄眼,一字一顿无声地挑衅回去。

“咦,黄少,又看周泽楷呢?”郑轩哥哥,黄少天的好朋友,同班跳远特长生,最喜欢做的事是睡觉、跳高和揭黄少的短。

“滚滚滚,谁看周泽楷了!这小子在窥测我方军情,我得把他吓回去啊吓到他腿软直接跪跑道哦。”

“得了吧少黑人家,你跑都跑完了,人家看你一个流了一身汗跟刚生产完的一样的干嘛。”

黄少天要打他:“你看积分榜没?都超过咱们了,等下他比完跨栏再拿个第一名比分就拉不回来了,这能忍?还有你啊你啊,”他手指戳着郑轩的肩膀喋喋不休,“跳远怎么样?张佳乐都毕业了再不拿第一就没收你班籍!”

“马马虎虎吧。”郑轩扬了扬眉。

“这还差不多。唉热死了,我去后台休息了。——跨栏开始叫我啊。”

郑轩比了个OK,黄少天撇撇嘴,在对方意味深长的笑意中钻进露天操场后面的体育馆。

头顶中央空调吹出的冷风让他头皮骤地绷了起来。刚跑完决赛,额头全是汗。他觉得自己像块烧红的烙铁,一下子被丢到冷水里,嘶嘶冒烟。

看台后面的通道很长,两旁是学校分配给各班的运动员休息室。一班的包荣兴刚扔了铅球第一,一群人正笑闹着,声浪差点把天花板掀下来。对面是二班,黄少天班的死对头,入学的第一年以一分之差输给他们,拿了团体总分第二名,带队的王杰希正在训话,队员们大气不敢出,气氛凝重得如灌水银。

一边像鲜花着锦,一边像阴森森的冰窟。黄少天深深吐出一口气,坐到台阶上,这都什么啊。

想起周泽楷的脸,脑仁深处突然叫嚣起来,短跑时肾上腺素激增带来的感官刺激犹在沸腾,脑神经像根紧绷的弦,敏感得不行。

——也许只是为周泽楷这个人敏感。


黄少天心中的男高中生之间的情谊应该是白马金羁侠少年,是打完球后大汗淋漓,是身体与身体互相碰撞,是勾肩搭背一同逆着光往家的方向走,将硕大金黄燃烧着一日的余烬的太阳甩在身后。

就像他和郑轩。

可他和周泽楷以上一项都不占。

爱情呢,就是找个合眼缘的可爱妹子一起上课,写功课,周末看一点风花雪月的青春电影,拥抱亲吻像冲破终点线时那样心脏狂跳,热血沸腾。

他和周泽楷还是一样都不占。

两个体特生,周泽楷跨栏,黄少天短跑。训练内容差别不大。黄少天看不惯周泽楷。靠脸祸害人间,因为长得好看,教练都偏爱他。每次黄少天被踹屁股的时候周泽楷就抱着手在一旁看,憋笑憋得两肩发抖。“少天不听话,打一顿就好了。”完事,教练乐呵呵地拍拍周泽楷肩膀,拉他到一边练跨栏。

黄少天气死了,捶自己的大腿肌肉捶得砰砰响。混蛋,败类,看到暴力袖手旁观,简直不是人!

他回头看了一眼赛道上的周泽楷,夕照把那人镀成金边的黑色剪影。起跑、过栏、冲刺,腾空的姿势轻盈,肌肉下蕴蓄了澎湃的力量。

又过了两三遍110米,周泽楷甩甩汗水,拿了水朝黄少天走去。

夕阳燎红了半个操场,硕大的火轮缓缓滑进世界终焉。黄少天差不多已经忘了这份宛如急风骤雨的特殊感情从何而来,却至死难忘那天他仰着头,看到周泽楷眼眉低垂,背后是壮观的落日,一方光洁下颏,弧度温柔。


“……黄少?”

黄少天睁开眼,下意识用手背擦擦嘴角,懵懵的,脸颊发红。周泽楷看着他,墨黑眼珠亮如琉璃。额头滚落一滴汗珠。

“唔,你干嘛。”黄少天坐得全身发麻,伸直了腿想揉一揉再起来,万一在这个人面前站不稳可就丢脸丢大发了。

周泽楷突然握住他一截小腿,手心温度炙热,黄少天吓了一跳,惊诧地叫出来:“我靠周泽楷你干嘛?”

“你没去看比赛,我跨栏。”语气听起来有点闷。

“啊?你都比了啊?”黄少天一脸茫然,“好啊郑轩这个叛徒,我都——”

“郑轩?”

“不,没事,没什么。”黄少天躲开周泽楷追着他的目光,那眼神太烫了,烫得他在冷气充足的通道里都感到局促不安。“我太累了嘛,刚跑完一百决赛好不好,好想回家睡大床啊。”

“呃,来根士力架?”

“……”黄少天深感交流不能。

“说起来运动会结束后一定要好好读书,上大学再也不当体特啦。”

“嗯,最后一次了……”周泽楷低着头,轻声说。

“什么最后一次?”

“没事。比赛完,不许走。”他复抬起头,露出一丝浅笑,好看惹眼。“有话对你说。”

“什么话?快说快说快说!”

周泽楷坚定地摇头。

“………好啦好啦,神烦。”黄少天翻了个白眼,舔舔皴裂的唇皮,跟着对方出来。


残阳如血。

一天一地都罩在余晖之下。同班同学收了课本,三三两两结伴成群回家吃饭,而他们,生无可恋地收拾好书包,提上跑鞋,往操场走去。

借不到栏架的周泽楷就坐在草坪上看黄少天练起跑。摸鱼的时候被教练踹屁股夸张地哇哇叫,认真起来又有将全世界掌控在手的魔力。裸露的小腿线条流丽,力量贲张,明明矮了自己几公分,对上他锐利的眼神却觉得肩头发沉。

危险,迷人,耀眼。

下训后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龇牙咧嘴地抱怨累死了,露出一颗虎牙,笑纹漾漾。

周泽楷悄悄翘起了唇角,还很可爱。


——吐舌头扇风的模样也可爱。


临近黄昏,运动会最后一项,也是最点燃激情的狂欢,接力决赛。

黄少天撩起衣服擦了把汗,捏了捏自己两块晒得通红的腮帮子,转过身,目光如隼地盯着百米外的红色终点线。

周泽楷就在他左前7米,汗湿的鬓发贴着脸颊,唇抿成一条线。

于锋把接力棒拍到黄少天手掌时周泽楷也抓住了孙翔递过来的,目光如电,在转头的刹那交遇撞击,全身的血液都被带动起来往头顶涌。

快一点,再快一点。

黄少天感觉不到一丝风,明明在狂奔,小腿肚还在火热地跳动着,却仿佛时间凝滞。周泽楷说的对,最后一次了。他们快毕业了,他和周泽楷在无数个黄昏下挥汗如雨,难以言说的悸动比夕阳的颜色还秾丽。面对他时胸膛里呼之欲出的白鸟扑棱着翅膀,比心跳还快。看着他,喜欢着他的心情比拿了冠军还要愉快。

冲破终点线那一瞬息,黄少天只来得及喘一口气,抬眼就看到周泽楷站在自己左边露出笑容,不同于往日的内敛羞涩,仿佛得到了全世界最珍贵的宝藏,那么放肆,那么慷慨,那么快乐。

这就是他喜欢的人。


“我赢了。”

黄少天白了他一眼,语气凉飕飕的:“我现在不开心,不想听你说话,拜拜。”

新晋冠军信以为真,皱了皱眉挡在他面前,“不可以。”

“听我说。”周泽楷垂下眼帘,放低了声音,“黄少天,我很喜欢你。”

想和你在一起,一起训练,一起流汗,如果你嫌累,就一起上大学,一起生活,一起背对着落日回家。

好不好?

哪怕人生规定少年们从此各自远扬,周泽楷也不想放开黄少天的手。



评论(11)
热度(113)

© 桑泊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