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泊莫

勤勤恳恳造作,兢兢业业摸鱼

发烧

短打。温开水,一点糖。

 

 

每到柳枝抽条白絮飞舞的时候,整个南京城就陷入混混沌沌的病态。唐昊平躺着,小腹上聊胜于无地搭着一条丝绒被,呼吸的声音很响,很浑浊,难听,像一个被弃置的破旧风箱。

房间很暗,厚重的窗帘与墙壁贴得严丝合缝,掐死最后一线天光。

唐昊非常怕热,也怕光。春夏之交的太阳光尤为浓烈,让他每一次出门都忍不住皱眉头。

由于这样见光死的属性,唐昊在南京的房子每一间都选了最深最厚的布帘,能把自己和窗外的世界隔起来最好。他躲在密室一样的房间里打游戏,电脑屏幕反射出的蓝光映着人鬼气森森。孙翔老说他这样会得青光眼,太丑了没人要。孙翔又说你就是老躲在暗处不晒太阳,缺钙,才长这么矮的。

唐昊烦死了,掐着孙翔颈侧薄薄的细肉把他掼到一边,头也不回地比了个中指给他,眼睛直直盯着屏幕里BOSS放了大招,山崩地裂,天地变色。矮你麻痹,多出两厘米还不是照样让老子压。

 

意识是清醒的,可配置跟不上。身体很热,呼吸道像黏了很多毛絮一样,隐隐的灼烧,闷钝的疼痛,疲倦和乏力像昼夜不停的潮汐,一波一波朝身体袭去,而他连反抗都懒得。

唐昊翻了个身,全身黏糊糊的,难受得想打架,可明明连手都不愿抬一下。

他此刻正对着房间的窗台,窄窄的一方,中间一块矮桌,空出来的位置铺了软垫,看上去挺舒服的地方。当然对于唐昊这种超过一米八的身高,挤在那里可就不舒服了。

最初设计的用意也不是这样的,窗外的风景常年被天鹅绒罩着,他也没兴趣去看那些城市森林里的钢铁巨兽。

——可孙翔喜欢。一米八五的高个子,就算算不上魁梧的身材也挤得够呛。他偏偏喜欢那个位置,不知道什么毛病。平常的日子里,唐昊窝在电脑前打荣耀,孙翔就挤到窗台上玩掌机,穿着宽松的家居服,弓着背,手臂和脚踝有时候会缠上窗外偷跑进来的杂驳光斑。

唐昊伸出手,烧得脑门发木,仿佛孙翔依然坐在窗台前,伸手就能虚虚握住重影。

 

门口的响动持续了好一阵,一会儿是掏钥匙的声音,一会儿是塑料袋啪地掉到地上。笨手笨脚的。唐昊翻了个白眼,感觉眼珠滑过眼皮时一阵烧灼,于是他沉下脸,安安分分不再有多余的表情。这场突如其来的发烧让自己变得不像自己,他觉得自己像一颗原子核,内里正酝酿着聚变或裂变,强大的能量和热度从身体深处涌出。

这种痛苦并非源自外界的侵扰,而是本身就藏在他的灵与肉里。

孙翔过来摸他的额头,唐昊顺从地闭上眼睛。

他突然凑近,下巴抵在唐昊的眼皮上,有点凉,似乎回来时刚洗过脸。孙翔用的是小时候母亲给他测体温的方法,不管测得准不准,至少这是一个安抚的姿势,孙翔的童年里,他从母亲这个亲昵的姿势中得到许多安慰,不再因为生病而脆弱。

唐昊眼窝的热度一样高得惊人,到处都燃着火,眼眶烫得他想流泪。

“还是好烫啊,是不是药剂量不够……”孙翔咕哝了一句,不是说给唐昊听的,而是因为男朋友生病而手足无措时的自言自语。

他俯下身时脖子上的挂坠滑了出来,是一把小小的格洛克手枪,唐昊也有一条,哪一年他们还不是恋人时去主题公园玩买的。那时候的孙翔傻得冒泡,明明喜欢得要命,又顾忌着买了之后外界会把他和同队的那位枪王扯在一起,这样完美的搭档总是无风也起浪。怂恿着唐昊和他买一对,回去之后遇上旁人探究的眼光就大声嚷嚷:“我和唐昊一起买的。”还以为逃得了一个周泽楷,就不会惹上新的麻烦。

傻逼。

唐昊把他领子拉下来,按着后脑压上自己的唇。呼吸又湿又烫,孙翔还没反应过来就在火里逡巡了一周。他瞪大眼睛,忙不迭抽身,喘了喘气又手忙脚乱地上来剥他的上衣。

“你都出一身汗了,还是把衣服脱了吧。”

嗯。唐昊顺从地点点头,趁对方靠近之际把人捞过来继续撕咬,滚烫的鼻息喷在他颈侧,滚烫的舌尖扫过下颏,滚烫的眼神落在对方漂亮的手上。非要让他沾惹上火的温度一样。

孙翔被他缠得烦了,捂着脸退开两步,“唐日天你神经病啊,别传染我。”

他们任何一方都不善于捕风捉月,但是二十出头的年纪,说平淡如温开水的恋爱也不准确,缺乏浪漫的风月,但不缺热情、和对方爱下去的动力。

这样黏黏糊糊的唐昊孙翔烦死了,但是却很新鲜,放不开。

“我给你换条冰毛巾?”他问得很小心。

唐昊淡淡瞥了他一眼,点头,孙翔得了令,开心地屁颠屁颠地跑去换了。

“躺好,别动。”他拨开唐昊额前的乱发,力度温柔得不像孙翔。一场发烧把自己变得不像自己,也把孙翔变得不像孙翔,扯平了,挺好的。孙翔愣了三秒,像是意识到什么,哈哈大笑。

“哈哈哈唐昊,躺好!唐昊!哈哈哈哈!”

恭喜孙翔既“小事情”后又get了一个名字笑点。

唐昊真的想跳起来打他。

脑袋那种热得无法思考的麻痹感总算有所缓解,呼吸道也轻快了不少,从见到孙翔的那一秒开始,他的状况似乎在一点一点地好转。

——骗人的,唐队长怎么会相信这种神神叨叨的恋爱玄学,也只会归功于自己龙精虎猛病好得快。

看到这家伙犯二给气的,病更严重了不说。

 

孙翔跑出去接电话,或许是病中人各方面神经都比往常敏感,唐昊觉得整个房间充斥着刻意营造的安静,导致他能清清楚楚地听到孙翔的讲话内容。

“嗯嗯……就回去啦,马上,马上。

“好好好,我会补上的。

“知道啦,又不是小孩子。”

孙翔对外一直以高冷中二的形象示人,除了家人,还会说出“又不是小孩子”这种话也只有对轮回那几位劳碌命前辈了。唐昊闷闷地翻了个身,背对门口孙翔站的方向,耳朵有点嗡鸣。

“你这就走了么?”

孙翔靠着门,按了一会儿手机,关机音乐响起来。他拎起放在外面的塑料袋,说:“我走了,谁做饭给你吃呀。”

笑容璀璨。

 



嗓子真难受啊……想要评论,要抱抱【死

这文有个孙翔ver的姐妹篇叫感冒你知道吗【


评论(17)
热度(116)

© 桑泊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