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泊莫

勤勤恳恳造作,兢兢业业摸鱼

暖床事件 11-13

事件十一,

 

一年即将结束,常规赛打了一半,霸图几个打轮换的老将的训练表排得一天比一天满,季后赛开始他们可就不能像常规赛那么轻松了,得提前适应节奏。

全明星结束后冬休开始。

张佳乐心情不错,一早和人讲电话,先打给他妈,挂了之后又打给邹远,方言叽里呱啦,指手画脚,一会跺脚一会拍大腿,林敬言在收拾东西,特别想把他丢出去。

那厢和邹远讲完,张佳乐挪了个地,坐到椅子上,又摆弄手机打下一个。

没完没了……

林敬言把柜子里的衣服一件件扔到床上,随口问了一句:“你和谁讲电话呢。”

“唐昊。”张佳乐飞快地答,接着和电话那头的人说:“昊昊,老林问你好呢。”

谁问他好了!!瞎说什么玩意!林敬言翻了个白眼。不过还没等他出声,那厢唐昊跟炸了毛的野猫一样,怒吼出声:“谁要他问好了!”

张佳乐把手机拿开,掏了掏耳朵,极度嫌弃:“不好意思啊,年轻人肝火旺,他没有恶意的。”

林敬言擦擦汗,说我还不知道嘛,要是和他计较早被气死了。唐昊把他当成假想敌由来已久,自从他接手自己在呼啸的位置后两人一个霸图一个呼啸,能对上的机会也不多,但互动却不少。林敬言往某人看一眼,可不是,多亏了张佳乐从中作梗。

“还没收拾好啊?就你事儿多,爱折腾。看,我早收拾好了,”张佳乐长吁短叹,“搬过来搬过去干嘛呢,不都一样,反正明年还得用。”

林敬言说也是,不过过冬的衣服用不着这么多啦,N市的冬天可是很冷的。

谁知道明年的冬天还在不在这里过。

林敬言把最后一件外套塞进行李箱,和张佳乐一起走出霸图宿舍。

“拜拜!明年见!”

 

一到假期,职业选手的朋友圈开始鸡飞狗跳。张佳乐作为一个淳朴热情的K市boy,假期生活更是非同凡响。

在一阵今天寒潮明天冻雨后天沙尘暴的哀嚎之中,张佳乐今天po一张他家阳台上一大片金灿灿的阳光,明天po公园里蓊蓊郁郁的森林,还附带一张室外温度25°C的天气预报,仇恨拉得稳稳当当。

林敬言刷了刷朋友圈,映入眼帘的第一条就是他室友发的。

张佳乐一左一右搂着两条古牧的大脑袋,蹲在地上,露出一个头,笑得眼睛都看不见。

这两条狗是百花训练营的门卫养的,颇有些岁数,一条叫十四,另一条叫四十,长得几乎一模一样,连脸上的毛色都十分对称,也只有百花战队里几个老队员认得出谁是谁。

去年去B市客场打微草,在场馆外遇到来看比赛的孙哲平,张佳乐趁机和老友寒暄几句。聊到这两条狗,张佳乐即兴说了个绕口令,十四是十四,四十是四十,但是舌头一点都不溜,讲没两句,在帝都待了许久的孙哲平就痛苦地捂住耳朵。

这时候王杰希刚好开完记者会,领着微草一拨人走出来,路过时听到张佳乐说话,一个个顿时面如土色。其中一个戴耳机的小年轻差点扑过去抱垃圾桶。

“有那么夸张吗?”张佳乐眨眨眼,问林敬言。

蓝鲸人林敬言挠挠头,象征性安抚他两句:“还好啦,还好。”

张新杰跟在他们后面,默默记下:微草全员致命点,get。

 

放了假大家都没那么紧张,训练还是该训练,忙里偷闲就显得正常多了。张佳乐发出几分钟,底下的评论就刷开了,当然没有一条是针对他的。

苏沐橙:哇,好可爱的狗啊~

方锐:怎么昏进一个奸细,这是什么品种,还是红毛

黄少天:怎么昏进一个奸细,这是什么品种,还是红毛

张新杰:怎么混进一个奸细,这是什么品种,还是红毛。

孙哲平:养得还行嘛,都胖一圈了

 

张佳乐声泪俱下地控诉他们只注意到狗,一致嫌弃今天也依然玉树临风的乐哥,得到了由韩文清发起、大众声援的统一回复:人不如狗。

啊啊啊啊,张佳乐嚎叫着来找林敬言。

林敬言刚给他主页所有照片都点完赞,眼花缭乱,刚回到消息界面就收到张佳乐的百花式黄豆表情雨轰炸。

张佳乐:[大哭]

张佳乐:[生日快乐]

张佳乐:[么么哒]

张佳乐:[我喜欢你]

张佳乐:[下雪了]

林敬言满头黑线,动了动有点冻僵的手指,赶紧回复他。

“我看到了,别再发了。= =|||”

“老林,我受到了伤害,咱们好歹同队那么久了,老韩和张新杰怎么能这样呢!还好有你,你一定不会像他们那么冷酷无情。”

林敬言心里警铃大作,要糟。

张佳乐说:“老林你说,狗好看还是人好看?”

“…………………………”

什么出息啊非要跟狗比颜。

林敬言低着头,十指翻动。

“你最好看。”

春风十里,也不如你。

张佳乐那边突然没了动静,林敬言抬起头看了眼窗外,N市灰蒙蒙的天,长江畔又冷又湿,薄薄的雾气下,江水翻起铅灰色的细沫,年年日日不复停。


事件十二,

 

除夕。

一场酝酿已久的风雪呼啸着渡过长江奔袭而来。风雪夜入吴。

林敬言晨起有点感冒,鼻子痒痒的,一早上间断打喷嚏,眼眶烫得发红,一头乱发也没精神打理,耷着肩,恹恹蔫蔫的,倒真像个纵欲三天三夜的宅男。

林母忙着采购年夜饭的食材,早早出了门,林敬言纵然心里一百个懒得动弹也败下阵来,拖着病体收拾家里的物什。

还是个少年的林敬言曾经也不计后果、强攻硬打,反映在最初的唐三打干脆利落、义无反顾的打法上。岁月摧折人天性,年纪越来越大,身不由己的时候也越来越多,心里的顾虑可不止一颗七窍玲珑心能装得下。父母眼中他可靠,对自己的未来有规划,因而很少插手他个人的事。可并不代表他们不着急,林敬言知道自己已经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可无论在家还是业的哪方面,他都暂时无法给予明确的交代,只能在短暂的相聚里乖乖听话,好好尽孝。

晚间林父去市郊接老人来家里过年,一年就这么一次家庭聚会。林敬言的爷爷奶奶不住市中心,老人习惯了黑瓦白墙、桂棹兰桨的秦淮风光,对城市里的钢铁巨兽实在喜欢不来,搬得远远的,为了逐心之所向,半刻也不愿妥协。就算和子孙分隔两地,好歹身边有老伴,有人相陪同行,总不怕孤单。

林敬言很是佩服他爷爷这般坦然直率,一面痛恨自己的畏缩顾虑,不敢说,面对张佳乐的直球也不敢接,像打桌球一样,在桌缘磕过来碰过去,却总也进不了框。

 

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吃完饭,长辈聚在一起边看春晚边掰扯,林敬言在一旁吸溜着鼻涕,倦意像蚕丝,慢慢将他裹成透不过气来的茧。

“敬言怎么了?怎么穿这么少,着凉了不是?快,多穿一件去。”得到母亲恩赦时林敬言脑子里浑噩得只剩下他们聊的最后一句闲话:天灵盖拍多了会把人拍死。他还想,张佳乐老是自己拍自己脑门,可别把自己拍死。

——怎么又想起张佳乐了。

 

从衣柜深处翻出压箱底的厚绒风衣,林敬言木着脑袋套上,站在镜子前呆呆端详了一会儿,觉得有点土。衣服是亲戚送的,土红色,林敬言想起全明星那天的张佳乐,穿着一件这种颜色的外套,雨点打在伞面上,砰砰砰充斥着耳膜,像战斗时由他手中迸发的密集弹雨。

那天Q市骤然降温,风雨交加,颇有点凄苦的味道,而他却整个人都鲜妍明亮,嘴唇亮亮的,眼睛亮亮的,衣服也是令人开心的红色。

林敬言看了一眼窗外阴冷的天,翘了翘嘴角。

他那么怕冷,K市是个好地方,他一定很开心。

 

电脑还开着,林敬言站着想了一会儿,一屁股坐下来,刷卡,进游戏。

这个时间刚好刷出了除夕夜年兽,林敬言戳开公会,果然游电峰和几个公会负责人都在,目光搜寻了一圈,找到张新杰的小号,给他发消息。

“需要帮忙吗?”

张新杰似乎诧异于居家好男人林敬言会这个时候出现,停了一会才回复:“你方便的话,求之不得。我还有事,不能待太久,张佳乐一会过来。”

“……好。”

刚戳开蒋游的私聊窗口,林敬言眼皮一抖,一个来自陌生人的私信跳了出来。

吃爷爷手雷❀:老林?

天要我宅:……

吃爷爷手雷❀:真的是你啊!张新杰跟我说我还不信,你怎么起了这个名字,一股泡面盒底的味,你不说我还以为叶修傻逼了来帮咱们抢BOSS呢

吃爷爷手雷❀:哈哈不过你怎么认出我的,我这还没出手呢[酷/]

林敬言扶了一把额头,这低俗的品味不要太明显哦。

张佳乐喋喋不休:“大年夜你怎么上来了?不会也被逼婚吧?”

“你被逼婚了?”

吃爷爷手雷❀:对啊,我跟我三姑说现在要找女朋友聊天了,这才放我回来。

天要我宅:……所以你找了张新杰?

吃爷爷手雷❀:哎,哪能这么说,他先找我的。我第一个找的人可是你。

林敬言觉得自己汗都快滴到键盘上了,“那还真是谢谢你了。”

“哈哈。”张佳乐继续说,“你妈逼你了吗?”

林敬言想这人怎么无缘无故还骂脏话了呢。

“没有。”习惯性地把手伸到鼻梁推一推眼镜,才想起来放假后他就不戴了。他本来就没近视,戴眼镜不过为了凹造型,新环境配新的精神面貌嘛。现下回了老家,虽然立场不同了,但林敬言一点也没想把自己从这个从小出生长大辉煌衰颓的地方撕裂开,父母那边也麻烦,儿子本来好好的,去了霸图打游戏把眼睛打坏了,何苦拼成这样——解释起来多烦。

“哦,你真好。我家里人都逼我。靠,我要是告诉他们我室友比我还大,人父母都不着你们瞎急什么玩意儿啊。”

“你不要扯上我好吗!”

“老林,现在是我深陷困境,你就这么冷眼膀胱?还有没有一点队友爱了?”张佳乐严肃道。

“好好好,是我的错。那你怎么说?”

“我说……一切随缘吧。”张佳乐发了个酷酷的表情,一脸身经百战忽悠娱记的志得意满。

林敬言摩挲了两下指尖,有点触电的酥麻,他说:“对,随缘吧。”

事件十三,

http://www.jianshu.com/p/0f18b35f28ac

评论(12)
热度(131)

© 桑泊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