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泊莫

勤勤恳恳造作,兢兢业业摸鱼

失恋阵线联盟

之前那个,一击脱离

其实坑我都记得,慢慢填。


001.


楚云秀很厉害。

唐昊困扰了很久也没明白这个设定到底是怎么根植在他脑子里的。唐昊是个三观坚定的青年,赵禹哲在他枕边吹了两年的“豆花是咸的”都不能改变他坚定不移的甜党党员身份。楚云秀肯定是打不过自己的,至于为什么觉得她厉害——大概是因为赵禹哲的叫声总是太凄厉。

“队长!!啊啊啊——队长啊!还有没有王法了!还有没有了!!”赵禹哲又扒着他的转椅,指甲在皮质椅背上刮擦出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抓挠。唐昊捂住耳朵,心想亏得他今天心情好,不然赵禹哲早被他切成十八块扔清凉湖喂鹅了。

空旷的竞技场界面上,第一元素手执法杖,顶端宝石光芒流转,像英王权杖上至尊的库利南,绽放出灼烈逼眼的华彩。另一个元素法师趴在他脚下,一动不动,身上还冒着被雷电击穿的白烟。

唐昊侧过头看了眼赵禹哲变灰的电脑屏幕,翻了个大白眼。

赵禹哲对战楚云秀第十七场,完败。


今年的夏休期唐昊延迟了回家的日期,呼啸今年的出师未捷身先死让他危机感满满,坐立不安。团队新战术还在试验期,唐昊很负责地留下来练配合。可性情使然,在他眼里战术这种微妙又玄虚的东西远不如荷枪实弹的打一架对胃口,所以,呼啸队长美其名曰思考战术的夏休,其实全拿来和人PK了。

赵禹哲陪他留了下来,不训练的时候举着法杖到楚云秀跟前搦战,活脱脱个西游记里喊着“大王叫我来巡山”的老鼠精。某台一周一集电视剧的尿性让楚云秀闲得慌,没事做,竟然一次又一次答应PK,满足赵禹哲求虐的渴求,如此体贴后辈,真真是联盟一大楷模。

风城烟雨:还打吗?不打我看电视去了。

赵禹哲泪眼汪汪地看了屏幕一眼,又转过来看他队长。后者被他盯得发毛,回瞪过去:“你不是吧?!”

“我是的……”赵禹哲很幽怨。

就一下下,唐昊当是时就动了一下下恻隐之心,在“SB滚”和替队友报仇中选择了后者。屁股往右挪,啪唧一下,开始了他和楚云秀第一次1on1的对决。

精神抖擞的韶光换像一枝流矢,迈着视死如归的脚步飞快地向风城烟雨冲过来。电脑那头的楚云秀嘴角抽搐了两下,十指翻动,几个大招轰轰轰分毫不差地落在韶光换身上,拳脚可以挡下的物理攻击在法师面前毫无作用。韶光换不迂回不走位,继续前冲,但求近身。风城烟雨高擎法杖,催动天地之力,数道雷带着万钧之势横空劈下……

雷霆夹闪电在韶光换身上炸开。

噗的一声,前一秒还冲得跟个近战猛士的皮脆法师,终于在离对方还有三四个身位格的地方扑街躺平了。

楚云秀发了一个“……”。

小赵下巴都快掉了。

韶光换倒下后游戏界面慢慢变成仰视视角。

这是唐昊第一次以仰视的角度看风城烟雨,隐在法师长袍里苍白的脸,周身紫气缭缭,像烟雨队服的颜色。透过这张脸可以看到他的主人精致的尖下巴,比赛结束双方队员握手时扬起一个恰到好处的弧度,无论输赢,都不卑不亢。

唐昊觉得,这时候电脑前的楚云秀一定得意得要命。

风城烟雨:才输几场就自暴自弃了?是个元素就别猪鼻子插葱了,冲得跟个流氓似的,你以为你们队长啊。再不认真点下次不跟你打了啊。

唐昊难得地噎了一下,虽然并不怎么在意这场闹着玩的比赛的结果,反正背黑锅的又不是他。但为了证明呼啸真的没有她想象的那么有眼无珠,最佳新人并没有辣么———————渣,他决定,和楚云秀打个招呼。

“楚队,我唐昊。”

对面那头停顿了两秒,电流嘶嘶作响,唐昊听到女人肆无忌惮地笑起来,低柔的嗓音混着电流,像灵雀啁啾。

“唐队打得一手好元素啊。”楚云秀的声线还在抖,估计憋笑憋得够辛苦。

唐昊翻了个白眼,好吧,他承认接过赵禹哲的键盘鼠标那一刻他是真的把这场当作唐三打与风城烟雨的对决,会答应赵禹哲傻逼一样的请求也多半是出于那点儿跃跃欲试的兴奋,他还没跟这个女人一对一地打过呢。

赵禹哲抢过耳麦,气急败坏地吼了一声:“队长快上唐三打!打爆她!”

“懒得理你。”

“懒得理你。”

一男一女的声音在电流里碰撞,哔剥一声,火星四溅。唐昊尴尬地咳了咳,跟楚云秀打个招呼就退了竞技场,换回自己的电脑。

右下角的企鹅图标突然闪起来。

风城烟雨:唐队,什么时候用唐三打来一场?

唐三打:再说吧。


002.


再见到楚云秀正是长三角最热的那会儿,旱魃匍匐在江南富庶之地,饕餮着长江畔仅有的一点凉气和水汽。

天气不好就烦躁的唐昊耐着脾气收拾了衣服,准备回老家避暑。这时一个电话过来,来自他家老妈的,明悉了前因后果,二十四孝好儿子愤愤地摔下行李,订了张去S市的车票。


唐昊有个堂妹,在S市念书,美好的暑假才刚开始却赶上闺蜜抢了男朋友这等三流言情剧戏码,这会儿正万念俱灰举目无亲地窝在异乡哭呢。正好唐昊所在的城市离S市不远,家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叫他去一趟陪堂妹聊聊天逛逛街,纾解纾解失恋的伤怀,展望展望美好的未来,千万不能对异性恋失去希望啊。

堂妹告诉他,明天是某部泡菜国纯爱电影在中国的首映礼,就在S市。据说演员腕儿特别大,千金难求一票。唐昊讨厌看电影,尤其是三流肚脐眼文学这类的,真不巧,今天刚好碰上了。对于安慰女孩子的技能点他基本没点,但是他想对方叫做什么,忍一忍乖乖照做了总不会有什么差池。

唐昊在呵欠中迷迷糊糊地想,电影赶紧放完打发了这个祖宗,还有时间找孙翔玩儿,不知道轮回放假了没。还有楚云秀,她家也在附近吧,这女人似乎也爱看这种腻腻歪歪的电影,要是她替自己来就好了……

半寐半醒地熬过两个小时,唐昊觉得自己的耐心又提升了一个level。

头顶灯光骤亮,伴着钢琴solo,黑白银屏滚动着出演人员,观众纷纷起身,三三两两散了场。眼前乌泱泱的人影攒动,嘈杂中混着女孩子此起彼伏的啜泣声。堂妹触景伤情,已经捏着纸巾抽抽嗒嗒好一会儿了。唐昊瞥了一眼被女生指甲抓出几道红痕的手臂,有些心累地给自己顺了顺毛。

一出电影院,没了冷气的加持,热浪像野生动物近在咫尺的血盆大口,张牙舞爪扑面而来。从头到脚的皮肤都崩得紧紧。啊啊,热死了,唐•天热就不开心•昊的脸又黑了几分。

这种时候,稍稍拨到逆鳞都会发生剧烈的化学反应。

“唐队?”


003.


唐昊不信星座运势那些神神叨叨的玩意,如果非要有什么把“脑子里刚刚想念到的人恰好出现”联系起来的话,他只会说一个字——

“巧。”

那些美妙的相遇、眼前一亮的清丽风光、现实与所想契合的雀跃,都是巧合罢了。

高跟鞋不疾不徐地踏在方石路面上,大波浪卷发的女郎鼻梁上架着蛤蟆镜,藕荷色裙摆随着脚步荡出细碎花纹。楚云秀在他面前站定,鼻尖红红的,玫瑰色蔻丹指甲捏着一张湿了大半的纸巾。

“女朋友啊?”楚云秀用手指撑起墨镜,揩掉眼角的泪花,居高临下地扫了一眼整个人都挂在唐昊手臂上的女孩。

“我妹。”

想了想又补充:“刚失恋,陪她出来散散心。”

哭成个泪人的女孩抬头恶狠狠地抓了他一下,“你会不会聊天啊!又补刀!人家明明那么难受!”

“那你选的这场电影,就太不合适了。”楚云秀吸吸鼻子,似笑非笑。

“她非要看。”电影到底讲什么他真的是一点印象都没有,只记得男主角的脸实在太他妈忧郁了,有点像张佳乐。唐昊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心脏猛地震了一下,“你哭什么?你不是也失恋吧?”

“唔……算是吧。”楚云秀云淡风轻,“不过是挺早以前的事了。”

“啊?”

“我现在,不失恋了。”她涂了唇蜜,笑容明媚。

唐昊觉得耳根有点热,三方大眼瞪小眼对峙了好一阵。

两个女人,一个挂在他胳膊上抽噎,一个站在他面前擦眼泪。不明真相的路人一瞧,转头和同伴说:快看,前任现任撕逼大战诶!不过这个前任年纪有点大啊,姐弟恋果然靠不住啊……这男的还挺帅的,难怪花心……

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唐昊皱了皱眉,拔脚就走。

“走啊,你还想留下来被围观啊?”他转头对楚云秀说。

“去取下车,我开车过来的。”


004.


坐在楚云秀的玛莎拉蒂里,女孩渐渐平复了心情。楚云秀摘了墨镜,对着后照镜补妆。

“啊!”唐昊他妹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惊叫了一声,“你你你不是那个……楚云秀!”

“我是啊。”她转过头来。

“楚姐姐我喜欢你啊!女神!”

唐昊插嘴:“你不是不玩荣耀嘛。”

“是不玩啊,这和我喜欢她有什么关系。”堂妹白了他一眼,从后排扑上来,“楚姐姐你上次代言的那款内衣我还买了一件,我觉得啊……”

唐昊崩溃地抱住脑袋。

车内气氛很热络,就像一万个黄少天遇上一万个新八叽。


“唐队,”楚云秀拍了唐昊一下,“你妹想跟我回苏州,她成年了没啊?你准吗?”

“成年了。那楚队,麻烦你了。我在这儿下就行。”熊孩子滚蛋了就可以去和孙翔PKPK啦。

“昊哥一起啊!”女孩子像进入癫狂状态的豌豆射手,嘴巴blablabla吐个没停,“你小时候不是最喜欢听评弹,还说苏州美女声音好听啊,会怀孕那种。我看楚姐姐的声音就够好听。”

楚云秀没忍住,笑了一声。

我日,唐昊狂翻白眼,十分钟前抱着他胳膊哭成傻逼的人是谁啊?他就不该……

“你不说话会死吗?”

“行了行了,反正你也顺路,带你去苏州玩玩。”楚女王大手一挥,跑车打了个弯,风驰电掣地拐上高速。


005.


抵达烟雨的地盘正暮色四合,橘色夕阳漫过青石板,漫过高琢的飞檐,漫过观前街的红灯笼,如一卷蜡黄的故纸缓缓铺开。

带着墨镜的高个帅哥倚着街口慈眉善目的石狮子,扬着下巴看金乌一点一点的沉入远山背后,背影萧索。

陪女人逛街永远是世间每个男人的噩梦,陪两个女人逛街,那就是双倍的噩梦了。

两人勾肩搭背地从路边小楼走出来,自家妹妹笑靥如花,嘴巴一张一合说个不停。

这么开心,那就是没事了。唐昊长松一口气,给他妈去了一条短信。遇见楚云秀之前,他还苦恼着怎么搞定堂妹,这人可算帮了大忙。

“该吃饭了吧?我附近看了一下,那家看起来不错。”

“走吧。”楚云秀点点头。

“下回不管N市还是K市,都算我的。”唐昊摆出很酷的脸。

“呵,行。”


楚云秀实实在在地尽了地主之谊,唐昊也不扭捏,兄妹二人吃完饭,又逛了一圈苏城河景,唐昊掏出手机找酒店下榻,明天一早各自回家。

“不必这么麻烦,我家还有空房间,恬恬想跟我一块儿睡,你也凑合一晚吧。”

“不用麻烦……”

“到底谁更麻烦啊?”

“昊哥你是第一次睡女孩子家吗?”女孩从他们中间挤进来,眼珠子圆溜溜,“我记得你小时候——”

“闭嘴!”唐昊几乎要吼出来,“我小时候的事你怎么都知道,我自己都不知道!别瞎说了成么。”

楚云秀在一旁掩着唇笑得花枝乱颤,肩头抖得夸张。她喷了香水,靠近肩窝可以闻出是尼罗河花园。眼线画得精致,眼影用了珠光橘,弯起眼睛笑时逶迤出一路葳蕤繁花。


006.


唐三打

急!楚云秀邀请我上她家睡觉!怎么办!

花繁似锦

你行你就上

唐三打

我怎么不行?!

……靠,邹远,我是在认真跟你商量!

花繁似锦

= =

你高兴你就上

唐三打

凸= =凸


进行了一路百花齐放思想斗争的好青年唐昊,最终还是没订成酒店。

夏夜月白风清。从高层俯瞰,苏城静静地憩在一泊温水里。花柳缠绵地,人间富贵乡。

唐昊悄咪咪地掩上门。

落地窗的白纱被风撩动,窗外月光筛树影,地板映出窗格的影子,恰好框住女人纤细的身体。楚云秀靠在窗上抽烟,素白指甲夹着细长的爱喜,刚洗出来的头发抓成一束,随意地盘在裸露的肩上,水珠子洇湿真丝睡裙。

她眨眨眼,睫羽在安静的空气里发出震动的声音。“哭了好一阵儿,现在该是睡下了。”

“她就是缺个人倾诉。”

“希望能帮到她吧。”

“谢了。”

“来一根?”女人挑眉。

“不抽。”

楚云秀还举着烟盒,尖下巴微微仰着,没有放下的意思。唐昊想了一下,还是接过,捻在两指间。

高大的身影遮去了大半片月光,一只手挥开他,“啧,你挡着我晒月亮了。”

学着楚云秀席地而坐,唐昊把头凑过去和人借火。大柚子的香水味淡了很多,尼古丁的味道同样让人迷醉。一炷火星在眼前晃啊晃。地上的两条影子靠在一起,像交换了一个急促的吻。

“你若真的想谢我……”楚云秀重新拾起刚刚的话柄,“也安慰安慰失恋的我吧。”

“哈?”

没理会唐昊的惊讶,楚云秀说:“我也没非要找个对象,家里面也不急。就是一个人的时候突然觉得累,我怎么没人能依靠呢?我整天拉扯着一帮队员我累死累活的,怎么就没人能依靠呢?这么一想还是有个男朋友好啊。”

她固执地说下去:“为了找男朋友而谈恋爱,感觉像耍流氓。”想到身边的人在游戏里的职业,楚云秀笑了一下,“就说刚分的这个吧,脾气好,就是有点古板,反对我的职业,真是没法谈朋友。分了就分了呗,可是我怕,怕死了。对于分手我竟然什么感觉都没有,是不是快变成性冷淡了。”

唐昊盯着那段白皙光洁的后颈,示意她继续。

“干什么继续呀,你还年轻,收到女孩子情书都会脸红,不用懂这些。”

一句无别意的陈述,唐昊硬是听出了揶揄的味道。唐少的G点总是在很奇怪的地方。

“我妹又和你胡说八道了。”

心里狠狠记下KY堂妹一笔仇,唐昊咬着牙,欺身上前。

“如果我非要懂呢?”


眼前的人瞳仁湛亮,与她两两相对,年轻帅气的脸,斜飞入鬓的眉,像个走上擂台的挑战者,剑指台上叱咤风云的守擂者。无所畏惧,只求扳回一城。

楚云秀歪着头静静想了一下,压低嗓音:“年轻人,这就是你不对了。”

唐昊不为所动,固执地盯着她。

守擂者凑上前,翻身压住挑战者的肩,一条腿半跪着,膝盖抵在他双腿间。

睡裙宽松,春光乍泄,延展开大片桃红柳绿春色满园。楚云秀双唇微启,尼罗河花园清新的甜味缠绕上来。

这女人怎么老用这款香水。

这是温软的触觉欺上时唐昊脑子里唯一的想法。

楚云秀感慨世事无常,她可以泡遍全联盟,却也连想都没想过有一天那人会是这位新生代大神,年轻的呼啸队长。

唐昊呢,唐昊没什么想法了。


007.


碍于情面,一开始还亲得比较纯情,嘴唇贴着嘴唇,双手擎着对方的肩,规规矩矩,没有下一步动作。只是空气越来越热,空间越来越狭小。

这时候,楚云秀又向前贴近了一分,嘴唇微掀,牙齿咬啮的酥麻感炸开了唐昊的神经末梢,耳朵发热,身体被她带起羞耻的燥热。

妈的,楚云秀。


“再说一遍,你想试试看?”女人低柔的声音在耳畔化开。

唐昊皱了皱眉,没有答话。

楚云秀窸窸窣窣地笑了,离开他的嘴唇,停了一会儿,沿着下颚一路落下滚烫的吻。

“喂!”唐昊仰着头,避开她的吻,“隔壁有人。”

“她睡了。”

“她没睡!”

“我说她睡了!”

“我不信。”把坐在自个儿大腿上的烟雨队长推开了一点,唐昊站起来的瞬间大脑缺氧,脚步虚浮地晃了两下。楚云秀扶了一下,挑了挑眉,语气淡淡:“好。”


一时间双方都有点不知所措,走也不是,继续也不是,好不尴尬。干柴烈火突然被冷水兜头浇熄,留下湿淋淋的沤烂的木头。

静悄悄的。

身后霓虹烂漫成花海。


楚云秀哼着不成调的曲,鼻音轻软。

唐昊试图缓解尴尬的局面,出言打破安静:“你唱什么?”

“回家以后。”

“哦,挺不错。”他扒拉几下头发,讷讷开口:“那个,你以后别欺负赵禹哲了。”

“啧,唐队这口气,我怎么听着这么像老王呢,早早就操心起队员了?”

唐昊翻了个白眼,“反正你少欺负他就是了。”

楚云秀心道这哪是我欺负他啊,明明是那小子缠得人烦。年轻人怎么都这么任性。

“行。我把你们当小孩疼爱呢。”楚云秀拍拍唐昊的肩,还故意露出一个很慈爱的笑恶心他。

年轻的呼啸队长突然顿住,眼睛像要喷出火,瞪了她好一会儿,快步回了房,还砰地甩上门。

楚云秀愣愣地扒拉了两下半湿的长发,既无辜又无力。我又怎么这人了?这小唐队长果然不好相处啊。

她划开锁屏,发朋友圈:什么臭脾气。[发疯][发疯]


008.


这个点正是职业选手们最活跃的时候,朋友圈以三秒一条的速度不断刷新着,有互相打情骂俏的,有深夜po美食报社的,有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广撒网大丰收的。其乐融融,欢腾一片。

楚云秀这一条画风脱离组织的动态一出,立刻引来一阵哗然。

黄少天抢了评论首杀:楚云秀你是不是感情遇到挫折啦?我早说了整天看那些言情电视剧不好不好,你看你看,世界上哪里有童话一样的爱情?洗洗睡吧。不过讲真你要是不开心说出来咱们四期兄弟给你撑腰!

苏沐橙在底下温言安抚好友:秀秀怎么啦?❤️

也有几个借“花”献佛的,叶修:@王杰希 什么臭脾气

李轩:楚队夸你呢^ ^@吴羽策

吴羽策:@李轩 关我什么事!

王杰希:@叶修 去死

邹远:[惊恐]@唐昊 你别告诉我是……

楚云秀长舒一口气,舒展四肢,躺在一地清嘉中,溶溶月光缠绕上雪白手臂,手指一动刷新,一堆有的没的。她又想起同一个屋檐下的年轻男人,和她只隔了一扇门到飘窗的距离,却不知道什么原因,仿佛两人之间隔着山水万重。


009.


正如楚云秀所料,第二天唐昊等他妹一起床就拖着人离开了。他妹正纳闷着,就被人急吼吼带回了S市。回到S市连忙狂敲楚云秀,问发生了什么。楚云秀斟酌了一下,把昨晚的事和她说了,当然,略去了两人差点擦枪走火的那段。

堂妹若有所思地摸摸下巴:“嗯……楚姐姐,假如你喜欢一个人,你乐意让他把你当小孩看吗?”

“等等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我昊哥他啊就是比较奇怪,拉不下面子,什么事他都能和男人的尊严拉上关系,所以很容易生气。没事没事,闹几天就好了。”

你妹妹真的好懂你啊唐昊。楚云秀无语地遮住眼睛。


唐昊没有开车来,于是遗憾地发现竟然不能像电视剧里男女主人公吵完架后,男主风衣一甩飙车离去,留下潇洒的汽车尾气。

不能待了!昨晚被撩得仓皇无措的小唐队长脑子里只剩“让我一个人静一静”的念头,连N市都不回,直接买了机票回老家。


飞入两万英尺的云层之上时他俯瞰着江南连成片的漠漠水田,越过山川湖海,直到看不见整片的平原。

苏州,楚云秀,应该是过了。

唐昊松了口气,戴上眼罩。

南京、苏州、上海,他们各自安居的地方与相遇的城市刚好连成一条直线。苏州是他停靠的水榭船坞,楚云秀亦是。可唐昊习惯了一路前冲,不知疲倦,不知驻足。


010.


在飞机上舒舒服服睡了一觉的唐昊精神大好,走出机场虽然没有人接,脚步却是比往常轻快的,还哼起了歌。

回家以后。

这首歌他只在楚云秀的嘴里听过一遍,五音不全的他却奇迹般记住了旋律。那天晚上的风、月光、云、柚子香水味、细长的香烟、失落的楚云秀,所有细节都深深刻在他脑中,和每个唐三打的技能一样,烂熟于心。

楚云秀唱着这首歌的时候,他以为她会哭。可是她没有。

唐昊习惯了一路前行,不停留,不纠缠。而楚云秀也是,她和他是一样的,坚强、隐忍、不放弃,他们行走在同一条路上,无须等待对方——这样的等待唐昊不想,楚云秀也不乐意。

但他们总会相遇。


回家以后。

唐昊回家了,楚云秀呢,她还是一个人吗?


唐妈妈今天买了鱼,做了红烧。看到千里之外的儿子突然出现在家门口,愣了好一阵,直到唐昊说味儿香,饿死了才放他进门。

“你不是说战队有事要忙,不回家了么。”

“想回就回了啊。”


吃完饭唐昊上QQ,找到风城烟雨的头像。

唐三打:楚队,来一场吧。

风城烟雨:好啊。

输的人请吃饭。



评论(10)
热度(151)

© 桑泊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