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泊莫

勤勤恳恳造作,兢兢业业摸鱼

暖床事件 7

  

事件七,

 

夏天海水降温快,脚下的沙子余温尚存,漫过脚背的海水却冰凉凉,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体验让张佳乐一个不常来海边的内陆人爽得忘乎所以,拍照发朋友圈配文字给自己强行灌鸡汤。

张佳乐:有什么烦恼说给大海听~

配图是黑黢黢的海面。

他就是这样,永远不泄气,抗寒能力战五渣,抗压能力却是一等一的强。有什么坎闷声不吭地憋一会儿,等想通了还得往前走,张佳乐还是原来那个张佳乐。和他的名字一样,精神头十足,再累、再苦、再沮丧看到他也要心里长出希望。林敬言那通安慰与其是说给他听,不如说是说给自己的,张佳乐可没别人想的那么弱。

张佳乐一点没有前辈的自觉,爱跟年轻人混作一处,吆五喝六,年轻一代有不少是他熟人。

很快底下一堆闲得发慌的人跳出来。 

黄少天:山里人没见过海啊[抠鼻] 

方锐:大大,有啥烦恼说说我们听听啊[勾引][勾引]

苏沐橙、肖时钦觉得很赞

张佳乐 回复 黄少天:靠,能一样吗?这个海和别的海能一样吗! 

张佳乐用余光瞥了一眼身后默默踩着他留下的脚印的林敬言,悄悄勾起嘴角,点了发送。

当然不一样了。我有林敬言啊。

 

黄少天也是穷极无聊,这俩本就熟,本来还担心张佳乐顶着舆论压力打了一赛季却在最后关头折戟这打击太大,在千里之外纠结了半天要不要打电话过来慰问,这会儿看这回复他的口气,应该没多大事儿。

黄少天 回复 张佳乐:还没我大G市的海漂亮呢

呵。张佳乐邪魅一笑,一把揽过林敬言,勾着他脖子把人也框进镜头。咔擦一声,点了发送,还艾特黄少天。

张佳乐:[图]这就是不一样!@黄少天

黄少天 :哦……原来是人陪啊,了不起啊?我也有!

这时候林敬言手机抖了起来,收到来自各方的慰问——

韩文清:没回去?

秦牧云:前辈玩得开心哈~[链接]本地人倾情推荐的旅游路线!^_^

喻文州:前辈辛苦

孙哲平:辛苦你了

方锐:老林你怎么跟张佳乐混一起了,哎,辛苦你了

张新杰:辛苦[蜡烛]

我跟他混在一起不是一年前的事了吗,你才知道?林敬言擦了擦额头并不存在的汗,刚想关掉屏幕时,收到一条新的艾特。 

黄少天:光看个海算什么,我G市美食配啤酒吹着海风吃吃喝喝才是王道[图]@张佳乐@林敬言

 林敬言想这关我啥事啊,然后例行当个路人一笑置之,点个赞。 

“我靠,这黄少天真是用心险恶,不说我都不觉得饿!”张佳乐摸摸肚皮,大呼小叫。

“去吃点?”沙滩上有很多烧烤摊。

“行啊!找个人少的!”张佳乐头发一甩就跑。

“把墨镜摘下来啊乐哥,大晚上戴啥墨镜。”要啥墨镜,要啥自行车。

烤扇贝、烤大虾、铁板鱿鱼,清一色的海鲜。

张佳乐来霸图这一年吃惯了海鲜,但保留了吃辣的习惯,对泼了一大片辣油的海鲜面是真爱,浮着油花的辣子一淋,吃得大开大合,每次都能让小宋看得直吞口水。为了不上火,每回吃完辣他都喝上一大杯蜂蜜水,百花牌的。

“老林,你人真好。”

吃完抹干净嘴躺在沙滩椅上喝饮料的张佳乐看到林敬言付完钱回来,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

何?!林敬言汗都快流下来,“就请你撸个串,不用这么客气……”

由于张佳乐男神的知名度实在高,还看到有小朋友抱着他代言的碳酸饮料喝,林敬言担心他被认出来,惹出不必要的麻烦。所以点菜付钱这一系列和人接头的工作都由写作较为低调读作路人脸的林敬言同志来完成,张佳乐同志只负责貌美如花和吃喝拉撒。

“我不是说这个,真的,你对我特别好,老是被你照顾。”张佳乐挠挠头,边说边抬眼偷瞄对方的脸色。

那什么,不是有句话叫喜欢就是放肆嘛。虽然这个认知来得太仓促,仿佛命运之鸟的一次落足,但却那么理所当然,将近十年的相知和这一年来的相处,对方与生俱来的温柔和同类相吸的本能像流水,将每一颗砾石都打磨成温润的鹅卵石。

张佳乐想,如果林敬言也是个弯的,自己喜欢上他是迟早的事。

——而现在不过是海边的气氛太好,而再次亚军的自己太缺爱而已。

种种的种种,巧合或必然,交织成一张网,以请君入瓮的姿态等着他入彀。

“你比我小嘛,照拂你应该的。”林敬言在他旁边坐下,啤酒瓶撞在一起。

他没有说的是,面对他就像面对另一个自己。他觉得他们是一样的人,不过张佳乐是天才,比自己更有希望。他想要他好好的,拿个冠军,不留半点遗憾。

 当然最好自己也能拿一个。

“得了吧,咱们三个都快被媒体供成吉祥三宝了,我那天看一个帖子,还有人说我和你,还有韩队是福禄寿三星哈哈。我还小,你别逗了。”

林敬言想还好不是黄赌毒三星,他们霸图的画风一向周正,再炉火纯青的猥琐流都给拧成正道。

“……你,你总不能要我照顾张新杰吧。”

想到查房大队长,张佳乐特别夸张地抖了一下肩膀。“那小宋呢,小秦小白呢,不也是一样?”

瀚海之滨,星汉灿烂,天地广袤,万点星光悬浮在头顶,延伸至海天相接处。

林敬言仰头看星星,海风吹动额发,声音沉沉的:“大概,嗯,有一些不一样吧。”

传说海里有海妖塞壬,会唱歌,声音温柔,擅长蛊惑人心。

 张佳乐盯着他看了一会,舔了舔唇皮,嗓子绷得紧紧:“什,什么不一样?” 

林敬言低头像是在思考,张佳乐紧张地攥紧拳头,目不转睛。

过了十秒,林敬言转过头来面对他,说:“你心理年龄还不如小宋呢。”

“……滚!”

张佳乐觉得这朋友不能谈了。

于是塞了串鱿鱼到他嘴里,“吃肉,憋说话。”

“哈哈。”林敬言伸出舌头把嘴角沾的酱汁舔了,呷一口啤酒。真苦。

 

人间烟火正浓,天边孤月也染上尘嚣。

 真是一个奇妙的夜晚,张佳乐想。 
  

评论(15)
热度(136)

© 桑泊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