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泊莫

勤勤恳恳造作,兢兢业业摸鱼

暖床事件 3

 

事件三,

 

也许是刚睡醒,与周公云游的魂魄还未归肉身,也许是天气太冷,被冻得神志不清思维迟滞,林敬言说出这个秘密时,自己比张佳乐还要震惊。

“啊,我是说,不、张佳乐,你听我说——”

张佳乐抬起一只手格挡:“我懂,我懂,不说了我去尿尿,憋死了。”

张佳乐一阵风跑进厕所锁上门,留林敬言一个在原地里干瞪眼。

算了,知道了又能怎样,目前两人的执念一心扑在冠军上,哪有心思理会这些鸳鸯蝴蝶风花雪月。张佳乐又不傻,道理总该懂的。林敬言自我安慰道。

几年后的某个清晨,他看着八爪鱼一样挂在自己身上,嘴里还囫囵说着梦话的张佳乐,想起当年很傻很天真的自己,陷入了深深的悔恨。

第二赛季张佳乐出道,青青嫩嫩跟棵水葱似的,他皮相好,半长不短的头发披在脑后像个台湾美少年,加上双花组合的噱头,女粉丝跟菜地里的韭菜一样,一茬一茬地疯长。

第二赛季林敬言出道,青青嫩嫩跟棵韭菜似的。

别误会,不是说林敬言是张佳乐粉丝团里那厢韭菜。

但林敬言对张佳乐感情特殊,这是真的。

彼时繁花血景横空出世,势如破竹横扫千军,颇有要挑战嘉世、皇风等老牌王者的气势。

林敬言第一次见到张佳乐本人是在第二赛季百花客场对战呼啸。

两支刚注册的新队,主力都是刚出道的根正苗红前途不可限量的青年,这两队一碰上,在赛事大过天、还没有那么多奇奇怪怪的花边八卦的联盟之初,各大电竞媒体都擦亮了眼睛看谁摔得更惨些。

可惜当时的繁花血景已经初见雏形,逐渐打出了名气,而林敬言尚未遇到那个和他打遍天下猥琐流的方锐,名气自然不如百花两人。所以在那场比赛,虽说是客场,但当时的粉丝团未成规模,粉丝力量还不足撑起整个主场的脸面,反倒让百花喧宾夺主了去。

林敬言二十出头,少年气性十足,看到自家主场要被别人家的粉丝掀翻了,心里的烦闷全表现在脸上,散发出的低气压足足使室温低了两度。

在过道里遇见百花的正副队长,林敬言的眼神扫过酷酷的孙哲平,然后看到狂剑士背后的张佳乐。那个打法很酷的弹药。他的眼睛倏地亮起来,像楼道里的声控感应灯,不过这个灯是颜控的。

跟着他的老队员心里咯噔一下,以为队长这是找到仇人,要撸袖子上了。

——不不,只是被惊艳到了。

林敬言很早就知道自己的性取向,他的人生轨迹普普通通,没有什么多特别的高山低谷,唯独在两件事上与别人不同,一是荣耀,二是对性别的考量。

他的性格和他的脾气一样,平和,随心,没有刻意的压制,没有尖锐的反抗,不强求也不抵抗,既然选择了不同的一条路,那就纵歌前行。

张佳乐猫在孙哲平后面悄悄打了个嗝,鸭血粉丝味的。林敬言的注意力全在他身上,即使对方百般遮掩,不想让对手看笑话,林敬言还是注意到了。他没忍住,噗地一声,乐了。

孙哲平皱着眉头,酷酷地走上前去,和他点头问好,一张帅脸写满了“专治不服”,张佳乐亦步亦趋地跟着,脸上写着“不服就是我”。

林敬言别过头目送他们走进客场作战的休息室,张佳乐披散的发尾在白净的后颈上跳跃。

他很纳闷,在网游里和他聊天的张佳乐不像会怕他队长的人呀。赛后他才知道,张佳乐偷偷跑去街道对面吃鸭血粉丝,没带钱,是孙哲平付了钱把人领回来的……

呼啸最终没进八强,百花一路高歌,继续征战。

“哈哈哈。”林敬言抱着碗鸭血粉丝,边吸溜着粉条边看比赛直播,“那个张佳乐打得挺好看的。”

“队长你幼不幼稚?打游戏又不看脸,打得好看有用?”队友说。

“长得也很好看啊。”林敬言深以为然。

“……”

比赛结束,百花被淘汰,新闻发布会上镜头一直在双花身上晃悠。林敬言看着那张青春又漂亮的脸,抓紧了队友的手臂。

“你看!怎么会有人那么好看,好看,好看。”

“我靠,你冷静一点,要犯花痴自己回房间犯去。”

队友开玩笑:“这个张佳乐倒是真的打得挺好,林队你要是真喜欢就跟经理说啊,把人买到咱们队里。你看他多喜欢N市的鸭血粉丝汤啊,上回百花来,我带他们小孙队长去店里找他,看他瘦瘦的一个人坐在那儿吃了三大海碗。吓死我了。”

有道是古代少爷看上了哪家漂亮丫鬟,就把人买回家——说得倒轻巧,这哪里是谁家的小丫鬟,分明是比他们呼啸派头还大的百花主力啊。

林敬言跟着他的话头胡侃:“这哪成,他可是百花的王牌之一。哎,听说蓝雨的魏琛前辈要退役了,要不把他买来?”

“你醒醒,那老家伙的猥琐流唐三打这么正直的打法怎么招架得来,不是添乱嘛。”

“那必须不能,我会拨乱反正,用正义之光感化那猥琐老贼。”二十岁的林敬言端正了上身,如是说。

那时候的他尚不知道,若干年后,他会遇见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之一——方锐。

蓝鲸人很萌啊...

评论(13)
热度(189)

© 桑泊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