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泊莫

勤勤恳恳造作,兢兢业业摸鱼

暖床事件 2

事件二,

林敬言在决定要不要和张佳乐盖棉被纯睡觉之前的心理活动十分复杂。

作为一个还不打算出柜的基佬,隔天醒来发现自己和一个看上去也没有很正常的人睡在同一张床上,这种象征男生之间深厚友谊的场景在他眼中根本不是同一回事。

然而,事实证明老林真是爱操心,这种事怎么可能发生在张佳乐身上呢。

第二天并没有出现林敬言脑内构想的两人胼手胝足四肢纠缠的画面。张佳乐睡相惨不忍睹,已经滚到床的另一端去了。霸图战队豪爽,有钱,房间大,床自然也大,亲测两人之间可以塞下三床被子。

和平时睡在自己床上并没有什么不同。

林敬言有点被自己竟然感到失落的情绪雷到,手脚并用地从被子里出来,就被清早的料峭寒意打了个正着,一边打着激灵一边狂奔进厕所洗漱。

出来的时候张佳乐已经探出个脑袋在床上眨巴着眼睛等他了。

张佳乐不是爱睡懒觉的人,顶尖大神这点自制力还是有的。可不代表他不会赖床。尤其是在这种呵气成霜、供暖罢工的冬天清晨,起床比挑掉一个满血君莫笑还难。

看着头发群魔乱舞,两只眼睛湿漉漉的张佳乐,林敬言心里响起深沉的棒读:啊,新的一天,从操心开始。

“老林。”张佳乐的嗓带点儿缺水的沙,和他平时清脆健气的声音不一样,意外好听。“我告额你哦,我做了一个梦。”

“又讲故事啊?”

张佳乐呆呆的,仿佛没听到室友的揶揄,下巴搁在床沿想了一会儿,“我梦见张新杰打我。”

“……多大仇啊?不可能吧,是不是你想打他?”林敬言从镜子里斜眼觑他,“嗯,梦境里的确有这种能力,把施暴者的自己想象成受害者。”

“不是……”刚睡醒的张佳乐脑子还不甚清明,有点迟钝,皱着眉回忆着,露出的脸很年轻,像十七八岁。“是我初中的训导主任,不过他长了一张很张新杰的脸……”

“还是一样,你就是想打张新杰吧。”

“你别打岔!让我回忆一下他为什么打我……”张佳乐苦着脸努力回想,突然一个醍醐灌顶,一拍脑袋蹦起来,“我知道了,这个张新杰他说我早恋,而且对象竟然是——”张佳乐突然一个大喘气,话音戛然而止,略着急地看着林敬言。

林敬言看着他惊恐的表情沉默了一下,“……乐哥,你一定很寂寞吧。”

乐哥心虚地鸵鸟埋。

霸图的老将们很忙。

韩文清要打比赛拿冠军,要制定一天的训练计划,要配合张新杰设计下一轮的战术。张佳乐要打比赛拿冠军,要和叶修互喷垃圾话,要起床。林敬言要打比赛拿冠军,要锻炼身体延缓状态下滑,要起床,要叫室友起床……

聊完他的梦,张佳乐又眯着眼睡过去。

乱蓬蓬的头发像个草垛。林敬言走过去带起一阵风,那几根柔软但不服帖的头毛就随风摇摆,像一芯被风吹得东倒西歪的烛火。林敬言回头去看,那人还是泥塑一样躺在那儿,神情发木,睡死过去了。林敬言后退一步,又带起一阵风,张佳乐的头发军团齐刷刷地倒向另一边。

噗,他要笑死了。这人的头发怎么那么好玩儿。

走过去。走过来。

走过来。走过去。

张佳乐终于忍无可忍,从被窝里倏地探出一只手扒住他的睡裤。睁开眼睛怒目而视:“你神经病!大早上穿个老头儿睡裤在我面前晃什么晃!老林啊,平时看你斯斯文文一个人我都不知道你那么有病。”

张佳乐讲着讲着就自个儿笑出来,红口白牙。因为有个热源躺在身边,昨晚睡得安心又舒适,精神头也比平时好得多,眼睛泛着明亮的水光,笑起来年轻又好看。

林敬言很无辜:“原来你醒着啊,赶紧起来换衣服。晚了就吃不到肉馅的包子了。”

“……”

回应他的是微微的鼾声。

林敬言翻了个白眼,“我不管你了啊。要是迟到张副可就真来打你了。”

张佳乐动动眼皮,鼻尖轻轻一翕表示轻蔑。你他妈敢威胁我,区区一个奶!老子一颗手雷的事。

他其实没有真睡,就是眯一小会。等了一会儿,窸窸窣窣衣物摩擦的声音响起,接着哗地一声,一件外套裹挟着清冷的露气罩到他头上。

这是……老林的队服吧?真生气了?

……起就起,再晚真吃不到肉馅的包子了。

张佳乐做完一系列心理建设,准备迎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哗啦掀开外套。

一段精瘦腰身在面前晃荡,因为常年不见光而显得尤为白皙。男人的皮肤不像妹子那样细腻,但皮囊下的肌肉有别样的力量和韧度。腰窝陷了一块,看上去纤韧又性感。

往下,一截旧的黑色内裤边缘起了球。

卧槽!张佳乐鼻头一热,眼明手快地把外套重新罩到头上,看上去像他从来没掀开过。

张佳乐闭着眼捶捶自己的心脏。紧张什么?!区区一个林敬言,老子一颗手雷……好吧,一颗手雷可能解决不了。男人看男人的身体有什么,哪次那人说腰疼不是自己帮忙擦的药油。他喜欢上林敬言的时间不短了,一切都好好的,可从昨天开始就变了。

像突然开闸的洪水,被推倒的第一张骨牌,金字塔底的一块砖,之前所构建的安定平和的堡垒瞬间要在一场名为林敬言的有心或无意的攻势下颓然倾塌。

脑中的绮念像花树,噼里啪啦竞相开放,像一场花的盛宴。

张佳乐觉得看到暗恋对象一段腰就想流鼻血的自己太不正常了,太不张佳乐了,一点都不符合他来山东东山再起创造雄图霸业的整体目标。

对,就是这样。

咬咬牙,果决地,张佳乐掀开了外套。

“……”

林敬言保持着弯腰的姿势,抬头望向发出动静的地方。潮范十足的睡裤正耷在膝盖弯上,大腿在寒冷空气中激出一层鸡皮疙瘩——给尴尬的。

两人对视了十秒,林敬言反应过来,唰地拉上裤子。

“哈哈,你怎么不多睡一会儿。”林敬言干笑。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张佳乐恼羞成怒,摔下队服,跳下床,“你当这是遮羞布啊,大家都是男人,直得跟王大眼的星星射线一样,遮遮掩掩就太作了啊?”

林敬言赤着脚走向他,地板很凉,由心脏迸发的热度如一条火蛇,至上而下蹿入地底,瞬息间仿佛世界变成了火海,空气在清冷如霜的早晨引燃。

脚底有灼烧感。

“那如果,是星星折线呢?”

王杰希:你们想对我的王不留行做什么!!

评论(34)
热度(293)

© 桑泊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