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泊莫

勤勤恳恳造作,兢兢业业摸鱼

最土的告白

王杰希觉得叶修特别土。

打法土,穿衣风格土,点烟的姿势土,找人蹭饭蹭衣蹭地儿住的惯用借口土……总之叶修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土得冒泡。直到草根战队队长退役后摇身一变成了西装革履衣冠楚楚的京城阔少,帝都酷哥儿王队长还是这么坚定不移地认为。

土。


但是这个不友好的认知并没有妨碍叶修几次三番地到王杰希家蹭饭蹭网,也没有妨碍王杰希无奈之下默许他进出自家家门的欢喜结局。


“你又……”王杰希透过猫眼看到那人着一身裁剪精致的手工西装,两指间拎着一根燃到一半的烟,袅绕烟雾间眉眼疏淡,软骨头一样倚着墙等他开门。眉间夹着工作归家的疲惫,回北京才个把月已经把下巴瘦得尖削,不过看起来倒是顺眼极了。

门开了,叶修没有着急进门。吞云吐雾地吸了几口烟,把烟头揿灭在楼道口的垃圾桶里,才施施然地脱了西服外套,卷起打底的真丝衬衫的袖口,观光一样踏进王杰希的家门。


多少次了。王杰希依然要被这个场景雷个半死。他心里恨啊,怎么偏偏现在是夏休期,不用工作,俱乐部那边又非常好心地表示希望他利用假期多歇息好下赛季继续征战,不让他操心太多微草内部的事。赋闲在家无事可干,偶尔等叶修下班蹭到他家时给他开门,也并没有什么错。

哪里都错了好吗!!

“大眼不要一副嫌弃脸,哥每次都有好好听你的话在外面抽完再进去的。”叶修瞥了他一眼,驾轻就熟地一扔外套,走进主人书房。

“结果并没有区别,你身上带的烟味还是满屋子都是。”

“所以说还不如我直接在屋里抽呢,大家都高兴。”

“叶修你给我出去。”王杰希面无表情。

“好好好开玩笑,放松一点,”叶修一边打着哈哈一边开机,王杰希已经习惯他一进来就摸电脑,抱着手臂在背后冷冷觑他。“怎么样,是不是我来了以后你屋的老鼠都不见了啊?”

我屋里本来就没有老鼠。王杰希翻了个白眼:“是呢,都被您熏跑了。”


叶修跑去洗漱间洗把脸,王杰希站在原地,陷入了沉思。

让他真正察觉大事不妙的契机是在某一天清晨,王杰希睡眼惺忪地抓了块毛巾洗脸,洗到一半觉得不对,这毛巾怎么有股味道,很像某人身上淡淡的烟草味。大脑当机数秒,意识超强的魔术师幽幽反应过来,看了眼毛巾架上并排着的两块一模一样的毛巾,突然愣住,顿生“不知今夕是何年”的惆怅感。

叶修是怎么,莫名其妙嵌入他生活的?

春风化雨,润物无声。

像埋藏于深雪中无人知晓的种子,雪融后兀自生根、发芽,长成参天葳蕤的大树,遮蔽他的肩头,他的身影。

要完。


宅男的日常一方面惊险又肆意,荣耀里快意恩仇所得到的快感不比现实里少。另一个角度讲,宅男的生活又枯燥又单调。简单休息了一下,两人并排坐着,上机,读卡,进游戏。

和叶修打过很多次,从十九岁到二十六岁,从小魔术师到微草队长、冠军之师。那些经历妙不可言,多年后回味也一定让他酣畅大笑。虽然王杰希始终觉得叶修的打法俗不可耐,但无疑这个打法他非常受用。如今这人退役了,再也没有机会在赛场上较量高下,却变成了并肩坐在一屋里,噼里啪啦,指尖如火焰灼烧,挥洒着精力和时间,以换取荣耀女神垂青一吻。


王杰希说不出心里那种异样的感觉,也许是斗神的荣光在他心中太过根深蒂固,也许是想到以后再无机会见到这种土土的打法,他很开心,也很珍惜此刻的时光。


魔道学者与战斗法师PK到白热化时,王杰希会忘记他旁边坐着的这个人已经换了身份,也换了行头,不再是那个穿T恤短裤,歪着身子叼着烟,怎么舒服怎么来的叶修,而是叶氏的接班人。

战到酣处的魔术师眼睛发亮,原本浅淡的眉目也因为太过释放真我而活泛鲜亮起来,像十七八岁,眸里倒映着细碎星光。转过头看一眼叶修,却看到一个白衬衣、西装裤,坐得端端正正,一丝不苟整整齐齐的商业精英,而且这个男人长得和叶修一模一样。

王杰希眼皮跳了一下,从后脑开始,头皮微微发麻。灵台是清明的,情感是理智的,然而,内心是崩溃的。

他愣神仅一秒,对于别人来讲这一眨眼功夫或许无伤大雅。但他的对手是叶修,利用一毫秒都能兴风作浪的男人。

输给最土的打法。

战斗法师战矛一挺,将魔道学者搠倒在地,已成定局。巨大的荣耀二字缓缓升起,明亮的辉光如月光倾泻而下。


叶修键盘一推,把整个人的重量摔到椅背上,又回到懒懒散散的死宅样子。“大眼儿你行不行啊,被哥帅到了还是怎样,你那一秒钟的愣神我可是抓住了。”

“不行,”王杰希默默起身,“你换件衣服再跟我说话。”

王杰希二话不说冲进自己的房间里翻箱倒柜,跟在后头慢悠悠地晃进主人房间的叶修非常震惊地看到对外认真严谨的微草队长衣柜乱成一堆垃圾山。

“等等等等,大眼你别忙,输了就输了,又不是没输过,换件衣服又能怎样?”

王杰希深吸一口气,皱着眉,很苦恼的样子。

叶修不动声色地看着,突然眉头一跳。糟了,大眼有点可爱。

“……你想象一下,叶秋,额……你弟弟在你身旁打荣耀……”

“我的傻弟弟只会蜘蛛纸牌。”

“你还不明白吗。”王杰希叹了口气,站起来,直视他,颇有种壮士扼腕破罐破摔的决绝:“叶修,你现在的样子给我造成很大的视觉冲击,我会很困扰,会有那么几个电光火石的瞬间觉得这个人不是你,意识会波动,战术思路上也会发生混乱,因此输掉。”

叶修盯着他看了半天,乐不可支:“哈哈哈哈大眼你怎么这么好玩,你直接说外界环境会给你造成困扰,类似于垃圾话,不过我这样更直接冲击力更强而已。”

“……我不会被外界环境影响。”

“不行这可不能让少天知道,要是让他再抓住把柄像第六赛季——”

“叶修,”王杰希把一件衣服兜头扔到他脸上,“闭嘴。”


“其他的太大,你穿不下。”

“……你这是嘲讽还是啥啊?就那么三公分你至于嘛你,何况你比哥瘦多了。都是狡辩。”

叶修把Polo衫拿下来,翻上翻下看了一会儿,突然抬头严肃地看着他:“王杰希,看来你是要将给微草挖人这项事业进行到底啊,可是你也只能哄哄小唐那种小孩儿,哥已经退役了,去了微草也只能给你们煮煮泡面拖拖地什么的。”叶修手里拿的分明是微草的夏季队服。

听到泡面两字,王杰希摸摸肚子,眨眨眼,低声说了两个字:“饿了。”

“……”

魔术师大大的脑回路真是过山车一样啊……

说饿就饿,说吃就吃。王杰希起身去厨房,细碎的鬓发扫过耳廓,扫过有点发红的脸。叶修坐在床边发愣。


两人当了那么多年的队长,都知道,自家战队的队服是不轻易给别人穿的,除非那个人,和荣耀同等重要。


王杰希端着泡面出来时叶修已经换好衣服,却赖在他房里看陈列柜上的小物件。职业选手都有收藏自己喜欢的游戏周边的习惯,叶修这种居无定所万事靠淘宝的除外。两个冠军戒指被串在挂绳里,分别挂在两款不同的王不留行的脖子上。一个有点年岁了,按叶修的记忆像是第五赛季王不留行的装备,那另一个就是第七赛季了。两个小人如守护神,伫立左右,簇拥着中间的一张最佳新人奖状。纸页已经泛黄,但保存得很好。

柜子的空间很大,叶修想,足够再放几个一叶之秋和君莫笑,和那四枚戒指了。


香味窜入鼻尖,叶修转过头,王杰希正靠着门框捧着一个碗哼哧哼哧地大快朵颐。居然没给自己煮一碗。叶修瞪了他一眼表达不满。

“我没有啊?”

“自己煮去。”

“王大眼你的待客之道呢?”

“……”王杰希望着穿着自己的队服,扬长而去,目的地直指厨房的客人,埋头啜了一口汤。

十分钟后叶修出来,王杰希仍然站在门口若有所思,叶修只好走过去。“你的香辣牛肉味是最后一包吧,咱俩换换啊,我吃不惯海鲜口味。”

大小眼飞快地瞥了他一眼,迅速喝完最后一口汤。

叶修沉默了一下,“王杰希你不厚道啊。”

那人嘴角带着笑,碗往陈列柜上一搁,欺身上前勾着主人的脖子亲了上去。王杰希的皮肤白,嘴唇辣得发红,薄薄的两片,令人食指大动。红尘白雪封存在陈列柜上,定格在相片里,印在眼睛里、记忆里,从第三赛季开始,都和面前这个人有关。

叶修的唇皮干干的,王杰希想都没想,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将两瓣薄唇润湿。他犯了致命的错误,忘了这是一个门户大开的动作,等于将命门暴露在敌人面前。抵在他身前的人岂会放过这不止一秒的空当。舌头长驱直入,在那方寸之地一点一点地卷走主人原本的味道,换成淡淡的烟草味。


“我真的很喜欢香辣牛肉啊。”叶修的声音带着笑。

土。

连接吻的方式都那么土。

可是还是输了啊。王杰希叹了口气。


Fin


到底哪里告白了啊???????

来不及就权当老王生贺好了

评论(14)
热度(319)

© 桑泊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