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泊莫

勤勤恳恳造作,兢兢业业摸鱼

给一个傻逼写的,真是,沐沐差一天就是双鱼了


 

他一定没想过我们现在的日子。他一直把自己当成神,我们退役后的生活要像神仙眷侣,飞上千尺绝壁折一枝长青的松,穿渡无尽沧海采一斛鲛人的泪。再不济也得是神雕侠侣那样,养一头傻鸟,飞越七大洲四大洋,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尘俗不染仙身。连正经谈个恋爱都不能叫谈恋爱,要叫双修。我一边看着新版《神雕侠侣》,一边力劝他去精神科看看。估计是小时候武侠小说看多了,手执冰雨厮杀了十年还不够,现在闲了下来又做起一箫一剑走江湖的美梦,我说他中二病,你看我就没想过扛着吞日到处跑,那还不累死我。他大言不惭:老子堂堂剑圣就不能有点理想追求吗?你那手炮我帮你扛着,不让你累。咱们快意江湖惩奸除恶,打倒叶不羞!看我三段斩加速冲!他一下子扑到我身上,像条巨型犬,龇牙咧嘴:怎样,被哥帅到没?我把他的手拍开,丢了个白眼给他,我劝你看个电视剧冷静一下。

 

他一定想不到我们像这个城市最普通的男女一样生活着。窝在G市卫星地图里挨挨挤挤的渺小一隅。屋子辟了狗沙发和一个橱窗,专门安置联盟最红女角色沐雨橙风和最红男角色之一夜雨声烦的各版本手办。吃饭睡觉遛狗,偶尔上线辅助一下叶修推副本,有时候和少天的妈妈到茶楼听粤剧。

——我小时候做梦都想着这种生活方式,我和哥哥说,能和他一起这么生活着,真是人生一大幸事,再好不过了。后来他不在了,我和叶秋东奔西走渐渐忙到甚至腾不开时间胡思乱想,我很久没再想过我理想化的生活。

直到我十八岁遇见少天。真的,遇见他,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隔两三条街就是他青春的起点和终结的地方。我们晚饭经常捧着碗蹲在阳台那儿吃,边吃边看蓝雨冰蓝色的队徽在夕阳下流光溢彩。

 

今早喻文州来了趟家里,来取夜雨声烦最初版的加点数据,那东西少天退役时一并带了回来,因为那版夜雨的属性加点是他十七八岁时候用的,有冲劲,热血,还有一些现在没有了的东西。角色能反映一个人的性格,他二十七八的时候才想着回忆过去。文州说刚从训练营里挑出来的小孩性格稳重,夜雨声烦的属性加点要好好改一改。

 

我说谢天谢地,是个稳重的小孩啊,那就好,那就好,愿世界和平。

他苦笑,“这孩子别的倒是挺稳重的,就是那嘴……还不是特别稳重……”

快晕过去了。“辛苦你了啊喻队,送走一个大话痨,又迎来一个小话精。”

他勾起嘴笑了一声:“那还得多谢你啊苏妹子,收了大话痨。”

“……”组织,可以申请退货么?

 

少天经常去蓝雨串门,门卫大叔和他熟,知道他退役了但还把他当蓝雨的家人,进进出出都不拦着。直到有一天喻文州实在受不了,下了命令,以后看到那个穿着大裤衩牵着狗的黄毛谁都不准让他进来。少天很伤心,连续三天三夜给文州郑轩那些还在蓝雨的老朋友打电话,国粤英三语齐飞,张口就是指责负心汉的经典台词:

 

“为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队长为什么你要那么对我!!”

“放我进去!鸭梨你为什么要躲着我!我那么爱你……”

“枉我为蓝雨出生入死拿了两个冠军,一百块都不给我,好坏的。”

 

文州给我打电话,说少天每次去蓝雨,那群孩子激动得要命,不能静下来心来训练,有的缠着他pk,有的追着我们养的柯基满屋子跑,太影响蓝雨的未来了,叫我把少天看牢点。这个害人精哦。

“那证明少天的魅力丝毫不逊当年呀。”这是我第一次被外人打电话投诉自家男朋友和狗,不知道为什么,还挺开心的。

 

郑轩是最常来我们家的。他是四期还奋战在第一线的仅存硕果之一。少天老说别看鸭梨懒洋洋的好像一点干劲都没有,其实他是个很持♂久的男人。我翻了个白眼:黄少天,你这是在自嘲自己不够持久么。

他扑上来将我摁倒在沙发,手哧溜地伸进衣服,我浑身一凛,清晰地感受到腰上他手心划过的掌纹的纹路。

 

“我持不持久你不知道吗?”

“大白天的别闹了!”

 

待在家里的情怀 像是看别人表白

 

退役后一段时间我闲得发慌,和云秀一起报了美食培训班,学会做一些简单的小甜点。那天烤了一盘曲奇,我装了一袋叫他遛狗时顺便给蓝雨的队员带去,他在路上边喂自己边喂狗吃完了大半,到了训练室只剩一块,被小卢抢走了。

 

郑轩知道这个消息后几乎是狂奔到家里来,好像平时懒散的样子都是装的,不出意外又遭到少天一连串垃圾话嘲讽。大家都知道他控甜食,蓝雨食堂为了保护小朋友的牙口,甜食很少,他又懒得上街买,我们这儿离训练营又近,蹭饭简直不能更方便。

郑轩掏了掏耳朵,耳朵已经习惯这样的待遇了。“反正咱俩都那么熟了是吧黄少。”

“呸呸呸要脸吗!祝你早日高血糖糖尿病肥胖症赶紧退下来好吗整天在蓝雨占位置,你知道吗小卢昨天才跟我说你策应不好好打你看我们家沐橙——唔……”

吵死人的又来了。

 

我凑上去堵住话痨的嘴,用一块饼干。浓郁的奶香在嘴里化开,唔……最后一块橙子味的诶。

一双手攀上我脖子,少天主动加深了这个吻,我挣了几下,无果。我停下来喘气,回头一看郑轩已经不见了。“他怕触景伤情呗,还算有自知之明,”少天对着窗外巨大的落日一阵感慨:“残阳如血啊……单身狗,呵呵!”

 

脸好像有点热啊……饼干吃多了果然会上火。

 

厨房在炖的燕窝咕噜咕噜,录音机里红线女咿呀咿呀唱着歌——少天他妈借我的。“女人真是可怕啊,为了讨未来婆婆欢心什么都干的出来。”少天当时这么说,被他妈揪着耳朵追打了两条街,当晚好像是睡在郑轩家还是文州家了,反正我没让他进来。

 

有个男人在厨房乱忙一通,撞翻锅碗瓢盆,叮叮咚咚的,我懒得再看他,笨死了。

 

联盟女选手交流群又多了几块新鲜肉,小戴和柳非在争论荣耀最帅的角色是生灵灭还是王不留行。

我随手打了一句:我觉得是夜雨声烦。[偷笑/]

“沐橙姐别闹了!”

“烧!”

“烧!”

“哟,这才几年啊,不支持叶修了?改换话痨啦?”这是云秀。

“不可以?”

“哎……恋爱中的女人我不懂。”

 

联盟女神逐年换,不像当年,一枝独秀,现在回想起来还挺尴尬。刚出道不久时联盟给接了个富有创意的广告,剧本讲的是我和秀秀演两个去山上露营的女学生,路遇一头饥饿的豹子,被豹子追赶了一路,其中一人抛下一句“为什么追我?”,豹子突然化成一个帅哥,说“我要急o糖浆。”看了剧本秀秀喜欢得不得了,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演女学生,非要演那头豹子,导演很苦恼,于是找了个托辞:“你不够野性。”云秀当年性格还很烈,别人说她哪儿不足她偏就卯上哪儿。她非要和导演理论:我哪里不够野性了你说谁比我野性!

导演左右为难,旁边那个演豹子的男主换好服装却突然冲出来,不带分毫犹豫地撩起衣服下摆露出纤白细瘦的腰身。嘴里嚷着:“跟我比?你来跟我比吗!”

云秀那个不服输的性子,那会儿却立刻缴械投降了,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啧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当时想的是,那什么,这个人怎么那么,呃……

 

噢,我忘了说,当时那支广告的男主角就是蓝雨的副队黄少天。

我也没想过,那么……呃……的人后来变成我心上一棵青松,万古不死。

 

“你一个人傻笑什么呢?”一阵儿热气迎面兜来,一盅燕窝被端至面前,白汽曛得眼前人一张笑脸模模糊糊。他还保持着当职业选手时的习惯,手保养得最好——还跟我抢用家里最后半管屈臣氏手霜——此时戴着厚厚的防烫手套,手在我面前摇啊摇,像游乐园里那些孩子喜欢的大人偶。

热气曛得我眼睛湿湿的。他根本没什么变化,嘴巴还是一样啰嗦烦人,笑容还是一样好看,像蜃景烟楼一样好。

 

……我敢肯定,我十年职业生涯里拍过那么多广告,这条的NG次数是最多的。我努力抿紧唇线做出仓惶无措的表情:“为什么追我?”只见duang地一下,穷追不舍的大虫突然变成阳光帅气的大男孩,耳钉闪闪发光,一边笑着露出一口白牙一边伸出漂亮的右手,“我要急o糖浆!”

我笑得肚子痛,少天也不例外,我们互相嫌弃着对方浮夸的演技和魔性的台词,但最后拍完还是一起吃了顿宵夜。

 

“少天……”我尝了一口他妈妈早上送过来的燕窝,入口丝滑,冰糖的甜在舌尖化开。“为什么追我?”

 

……第十赛季结束时他在冠军通道出口处向我表了白,我想起我们第一次拍的广告。

我问他:“为什么追我?”

“因为我爱上你了。”

他是那么说的。

 

我喂了他一勺子燕窝,他咕嘟咕嘟地吞下,然后看着我,

“因为我爱你。”

他这么说。

 

这座城市 这故事 部分男女 都如此

 

这世界的男女是否都像我们一样,都如此简单、纯粹,都如此,相爱。

 

评论(16)
热度(61)

© 桑泊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