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泊莫

勤勤恳恳造作,兢兢业业摸鱼

[百日叶王活动][DAY 70] 我对象的弟妹不可能那么可爱!

*胡闹 

*弟妹双胞胎小学生设定  雷肾

*我已经很久没接触过幼女了【吞口水 不知道现在的小学生什么样子

 

 

叶修自暴自弃地趴在桌上,一手撑着茶几,另一只手挡住脸,感到了煎熬。

“小眼儿,咱画画归画画,头能不能不要一直动来动去?安分点,哥哥真的很受伤。”

 

半个小时可以发生很多事,耶和华创造了太阳月亮星星,摩西分了海,亚当夏娃相爱再分开。在这半个小时里,小女孩的画作接近完工,红红的太阳绿绿的青蛙相看两不厌,自然和谐世界美好。厨房那边王杰希也擀好了面皮,而他叶修,半个小时里只干了一件事——蹲在小女孩身边看她画画。

其实这也没什么,这点耐心都没有还打什么游戏推什么副本。但,当这个小女孩画个画儿还摇头晃脑,顶着两个冲天炮一样的羊角辫有意无意地往你脸上扫,还招招毙命直取心灵的窗户时,叶修就特别想抽根烟冷静一下。

小女孩抬起头,一双清清明明堂堂正正不偏不倚的点漆目投射来两道冷光,伶牙俐齿字正腔圆:“是你自己要站这儿的。还有,谁是小眼?”

叶修摊手,目光朝厨房里忙碌的主人一递。女孩凉薄的瞥了一眼他,将油画棒一支一支地码好放进盒子。说那是哥哥嫌弃你在厨房碍手碍脚。

叶修一拍大腿,“这你都知道了,你怎么比我还了解王杰希呢!”

“因为哥哥是我哥哥啊。”

“哥哥还是我男朋友呢。”

小女孩倨傲地扬了扬下巴,“哥哥是恋人以上的存在。”*

“呔!”叶修摆出一个猛虎落地式“来战”的姿势,“情敌——”步子还没迈稳,那边清清冷冷的男声适时传来制止了他的胡闹:“叶修,过来,包饺子。”

“……”叶修张嘴想说什么,又转念一想这个话题再进行下去,王大眼的擀面杖可能会在三秒内到达撕逼现场。连忙转移了话题:“妹妹,你别的作业写好了吗?”

“数学还没写……呃,我不是你妹妹——”

“那敢情好,哥教你,哥小学数学学得还可以。”叶修回头朝餐桌方向喊一声:“大眼你们先包哈,我教妹妹写作业。”

“……谁是你妹妹了!”小女孩相当在意。

王杰希隔着一个客厅徐徐睇来一记轻蔑的眼神:就你,你高中毕业了吗?“现在小学生的数学题不比以前……”

……大眼你说归说,凭什么摆出一副好像自己PhD/MD双学位、个人学历证书铺开可绕地球两圈的优越脸?学历这种事,大家都是高中辍学,有什么好比的。

“教小学生我还是有信心的啦。”

 

小女孩支着脑袋趴在沙发上,捏着铅笔头敲脑门,两只脚丫子不安分地抖来抖去,这姿势要是王杰希看见了,铁定冷着脸叫人矫正过来。叶修倒没在意,因为他坐得比谁都歪。

百无聊赖地在一旁翻翻她的课本,小姑娘的大名被写在扉页,一看那银钩铁画的笔迹就知道出自王杰希,名字旁边被人涂了一个爱e意满满的大小眼。叶修一看就乐呵了,悄悄瞅了女孩一眼,两只羊角辫像高傲的小仙鹤,趾高气扬地翘着头颅,雪玉可爱的皮囊下是完全异于她大哥的活泼跳脱。

“离离……原上草,原上草?一岁一枯……”

“别背啦!难听死了!”小女孩脸皱成一个圆鼓鼓的包子,捂着耳朵踢他。

哎呀,这么不友好,那可怎么办。

 

相比小女孩的动若疯兔,王杰希的弟弟那真是静若处子。

 

小男孩坐在哥哥身边安安静静地摊着饺子皮儿,鼻尖不小心沾上一点面粉,眼珠子亮如曜日,长睫毛扑闪扑闪地,在眼窝处映了两道暗熹的弧。

像个玉娃娃。

叶修心神一荡,屁股被小女孩的散人快打打得疼死了,叶修站起来揉揉屁股,走到饭厅去。

小男孩穿白衬衫吊带裤,脸蛋像无瑕的净瓷瓶儿,俨然一个气质高贵的小王子。叶修拉了张椅子在旁坐下,背都挺得比平时直了。明明一手白面渣子和肉馅,挖一勺子捏个角,包饺子这种接地气的活儿怎么就能被这俩兄弟演绎成在米其林三星用餐的格调呢。想到王杰希小时候也这样一脸贵族气质,又高冷又可爱,叶修忍不住又多瞧了几眼。

“嘛呢,看什么看,没见过人包饺子?”王杰希用筷子打一下他手,“赶紧洗手来帮忙。”

 

王杰希这人有毛病,总是自觉不自觉地在小辈面前摆出一副老成严厉的架子,让人容易产生归属感,却亲近不得。就像你能轻易爱上男神,却无法把他变男朋友。小男孩不说话,王杰希试图活络气氛,也只是漫不经心地问一些学校的事、家庭作业、考试成绩,小男孩抿着唇点头摇头,或者简短说两句。餐桌上闷得叶修恨不得回小女孩那里躺平任蹂躏。

“这小孩真是你亲弟?我怎么看像周泽楷的。”叶修看了一眼还在沙发上晃荡着两条细白小腿的女孩再看看闷声搞艺术的男孩,凑到王杰希耳边悄悄说。

小孩子耳朵尖,这点距离的咬耳朵听得清清楚楚。耳朵红红的,抬起鹿一样水润润的眼睛看叶修,既无辜又诚恳。小鹿飞出眼眶破门而入闯进心里,四面隳突,叶修心头咔哒一下,懊丧地看向王杰希。被那双眼睛每看一眼都是心脏跳动的极大落差。

琉璃眼珠倒映着俩大人一来一回,剑拔弩张无声诡异的眼神交锋。

被王杰希瞪了好几眼,叶修投降,“咳,小眼儿啊……”

有人啪一声撂下了筷子。

“好好好,”叶修蹲下凑近一些,听到自己的声音恶寒了一下,“那个啊……”

“干嘛啦。”男孩正和一个兔子形状的饺子较劲,心不在焉,无暇顾他,薄唇一启,声音轻轻细细的。

叶修双手一拍,回头,你看你看,还说不是周泽楷的……

“别理他。”王杰希出言安慰。叶修打着哈哈没话找话,扬了扬下巴指向客厅的女孩:“你们俩谁是姐姐谁是弟弟啊?”

王杰希:“……”

男孩也被噎到,嗫嚅了半晌才慢吞吞地开口:“……我是弟弟。”

“哦,我家里也有一个和你一样的弟弟,我最喜欢你们这些弟弟了。”

“……你弟弟?”

“嗯,下次带他来陪你玩要不要?”

男孩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你弟弟喜欢你吗?”

“他?他啊……应该挺喜欢的。”叶修面不改色。

男孩眨眨眼,腼腆地低下头,薄红逼到耳根。发顶中心一个旋儿,可爱喜人。

“……我也喜欢。”

叶修浑身一凛,一个笑容吟唱到中途,竟轻轻松松地被小孩子的一记直球打断,凝结在脸上。

“亲弟啊!你才是我亲弟!”

王杰希憋笑憋了半天,一个没忍住噗出声。自然顺手地抬起手背去擦眼睛,叶修眼疾手快,赶紧效劳,却忘了自己也是一手的面粉。

“小白脸。”叶修索性在他鼻尖也抹上一笔。

……小白脸无语地看看他,低下头靠在人肩头蹭了蹭脸,像一头撒娇的京巴。

 

四个人和和乐乐地吃完饺子,天都黑了。王杰希打包一袋生水饺,准备带回家给父母。

小女孩一如既往拿鼻孔对着叶修,但回家路上还是乖乖地把手放到人手心让他牵着。行道树树影绰约,一大一小在路牙子上蹦蹦跳跳。

王杰希和弟弟慢悠悠地走在后头,月华清辉流泻在盈盈一水间,河面浮起雾气,寒露凝结成霜。

“路灯在闪哇!”

“嗯,在闪。”

王杰希停下脚步,后退一步,掏出手机把三个行走的背影拍下来。

咔嚓。

霎时,叶修如心电感应一般扭过头,那张过了风华绝代的年纪,但至少风韵犹存的脸就这样带着笑容入镜。

“我觉着后面有闪光灯,还以为杰希大神魅力那么大,都这么低调还有狗仔偷拍。”叶修笑嘻嘻的,“你说,要是真被人看见了,会不会以为这两个是咱们的啊?”

王杰希翻了个白眼。

“带我上头条,哥也想红。”

“你还不够红么?”王杰希意有所指。

“别嫉妒,我的就是你的。”

“……我拒绝。”

叶修已经深陷发散性思维殿堂迷宫,“不过难说,你弟妹都没有大小眼。”

“……你无不无聊。”

“如果不是天生……”

王杰希痛苦地闭上眼说你清醒一点……

“大眼啊,我一直有个疑问,你都这么大了还有一双小学生弟妹,你爸妈——”

“叶修,”王杰希突然出声打断,眉眼清嘉,一张脸在不断呼出的雾气里模糊成印象画。“你相不相信命运?”

“你又神神叨叨了,想说什么?”

“如果没有他们,你可能不会遇见我。”

“什么意思?”

“我父母给我的教育只停留在十五岁,”

“嗯?”叶修侧了侧头思考了一下,“哦~所以你十五岁时咱爸妈中年喜得龙凤胎,全部的爱都倾注于俩小孩儿身上,你觉得缺爱才去打的荣耀,打着打着不仅没变成网瘾少年还被微草挖掘出来变成了小魔术师?”

王杰希点点头:“差不离吧。”

“………那还真是精彩。”

 

“看来还得感谢你们,”叶修左手牵着小男孩,右手牵着女孩,小孩子的手心暖和软嫩,像揣着一只小兔子。叶修放柔了声音,认真地说:“谢谢你们,把杰希带给我。”

小男孩很用力地点了一下头,他的胞姐却不以为然,扭过头哼哼。

“小眼儿呀,”叶修蹲下,与她平视,“我第一次去见岳父岳母,好紧张的,怎么办?”

“你是想我替你说好话吗?”

“对咯。”

“那你请我吃麦当劳!”

“好啊。”

“教我写数学作业,”

“没问题。”

“还要背离离原上草给我听,”

“好。”

“那好吧。”小女孩说。

“我先谢谢你啊。”

 

刷卡进了小区,俩小孩回到熟悉的地方就如野马脱了缰,撒丫子跑开,飞快地进了居民楼,在电梯门即将合闭的缝隙里朝叶修和王杰希做鬼脸。

两个大人无奈,只好等下一趟。

 

“大眼啊,”叶修喊他,“我信。”

“什么?”

“我相信命运,但我只信它能把你带到我身边。不管这两个小家伙有没有出现,我都会遇见你,然后爱上你,”

“没有别的支线剧情。”

 

有人年少时离经叛道,离家出走,却邪立于朗朗天穹之下,争得三冠荣光加身。十年拍马而过,他何时屈服过命运。而今却严肃地对他说,他信。因为命运把他带到自己身边。

 

五分钟后他们站在王杰希父母的家门口。

“爸,妈,饭还没吃吧?下点饺子吧,叶修亲手包的。”

 

 

end

 

一个小剧场

 

有一天晚上叶修和王杰希做例行的睡前运动后。

“大眼儿,哥有首诗要送给你。”

“什么东西……”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爱情呢,就像那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很多时候你觉得好艰难啊,不想过了,要撒手了,野火却烧不尽它,春风一渡,风吹又生。

 

恋爱如原上草,岁岁枯荣,在冷战低谷中悲观绝望,被爱欲抛上高潮时又想,世界只有你一个值得爱的人,其他算什么狗屁。

庆幸遇到的是你。

 

“……叶修,我妹的语文课本是不是你偷走的?”



最后一段是很早写下的,生搬硬套嘻嘻。

*出自《哥哥扭蛋》的台词


评论(2)
热度(159)

© 桑泊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