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泊莫

勤勤恳恳造作,兢兢业业摸鱼

新年快乐

*行将腐烂 写点段子自娱自乐

*百花中心 私设多 主要是邹远 张佳乐 唐昊 孙哲平 还有一些有的没的友情出演【此处应有掌声

*粮食 


 

1.

 

张佳乐没杀过鱼。

 

彼时水产品市场的鱼贩小摊前排起了长龙,张佳乐提着买的两条滑不溜秋的黄鳝叫老板顺手杀干净,鱼老板看了看背后的队伍长龙,又看了看眼前健气又精神的小伙子,笑得慈眉善目:“没见过猪跑,还没吃过猪肉吗^ ^”

 

张佳乐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遂作罢,把鱼放在装了水的袋子里,水花一路噼里啪啦的溅到邹远家。

 

邹远打开门,看见被水戏得湿哒哒的客人,大惊失色:“你从Q市游回来的吗?”

 

“……”

 

张佳乐把鱼放在水池子里,看它们游来游去。

 

张佳乐举起刀,靠近了一点。

 

鱼:^ ^

 

“这鱼笑得好恶心啊,我不杀。”

 

邹远疑惑:“鱼怎么会笑?”

 

“你看,它就是在笑。”

 

鱼:^ ^

 

邹远连忙后退,“哦,我也不杀。”

 

“那等唐昊来吧,让他杀。”

 

 

2.

 

邹远架好火锅,把碗筷拿出来一副一副地摆好。张佳乐看了一会儿鱼,觉得无聊。他决定露一手。

 

“小远,你家有毛笔和纸吗?”

 

“有,怎么前辈,你要写春联?可是我家已经贴了。”邹远生性沉稳,年纪轻轻生活却跟老年人一样,平时除了打游戏还爱写写字,文房四宝家中当然是常备的。

 

“不是,我突然想起来,冬休前那一场呼啸不是被我霸打爆了嘛。我担心昊昊来又想起这茬,他一提,心情又不好,多破坏气氛。”

 

“可是,你一写更提醒他了啊。”

 

“哼,”张佳乐趴在地上撅着屁股边写边说:“咱百花是令行禁止的,他想起来又怎样?憋着!”

 

邹远无法理解他的脑回路。

 

“怎样,还不错吧!”张佳乐大笔一挥,把写好的毛笔字亮给邹远看。

 

邹大师盯穿了红纸也没看出写的是啥,于是他战战兢兢地猜测,相信幸运女神这时候回家过节也不忘照拂他。“十、十年霸图?”

 

“我写那个干吗,放假呢最重要的是开心,提老韩还让不让人好好过年了。”

 

“那……我是冠军?”

 

不太像……

 

“莫!谈!赛!事!”张佳乐掷地有声。

 

“有没有觉得前辈屌屌哒?”屌屌的前辈举着红纸咧嘴露出郭德纲的招牌表情,竖起拇指,“赞。”

 

“……”

 

邹远擦了擦额头冒出的虚汗,决定拒绝邀他去德云社共赏好剧的刘小别和袁柏清。

 

“好炫,”可惜没看懂。

 

 

3.

 

张佳乐今天穿了红衣服,邹远摆好食材出来,看到一坨红彤彤的东西举着一张红彤彤的纸在他家穿来穿去,还自我感觉良好的发出赞叹声,真的好烦。

 

“远啊,你说这个要贴哪啊?客厅行不行?哦不行,万一他先看到我,一进来就掐怎么办。”

 

“要不贴防盗门上?哦不不不你贴了福到。要不贴福到下面吧?我看行。”

 

“前辈你开心就好……不过你还是快点吧,唐昊刚刚给我发短信,说已经到楼下了。”

 

张佳乐慌张起来,整个人都扒上了门板,“哦哦诶诶诶没有固体胶了,那我放地上了,放地上比较好。他换鞋就能看到。”

 

邹远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张佳乐甫一从地上爬起来,电梯门就开了。

 

戴着蛤蟆镜的唐昊一脸凶神恶煞,一边抖两下踢掉鞋子一边走进来,还生闷气似的跺了跺,全程目不斜视。唐昊后面跟着个人,两人像被设定了同一个程序的机器人,也一边踢鞋子一边进门,整个过程没有看张佳乐一眼。

 

邹远深沉注视着,看吧,其实我想说唐昊他换鞋,就是那么不拘小节。

 

张佳乐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杰作“莫谈赛事”上白花花的鞋印,忍住了把鞋子拍来人脸上的冲动,咬牙切齿道:“昊昊,大孙,你们好吗!”

 

唐昊摘下墨镜,居高临下的睇他,“我自从知道自己被一个变态从机场到这里跟踪了一路就没好过!”

 

“说嘛呢,谁变态了?谁跟踪你了?只是刚好同路而已。”孙哲平把带回来的行李箱往地上重重一搁。

 

“然后你们就假装谁也不认识谁一路走到了我这儿?”

 

邹远举着铲子跑来槽了一句,又跑回去炒菜。

 

“你们也没跟我说孙哲平也要来啊。”唐昊气结。

 

“我不能来啊?”孙哲平撸了一把唐昊的头毛,“臭小子,还有没有一点百花爱了。”

 

“来了就别闲着,昊昊快,来帮忙杀条鱼。”张佳乐拖唐昊进厨房,“这个鳝鱼太狡猾了,我和小远两个人都不擅长这个,好不容易抓牢了,哧溜一下,又掉下去了。”

 

唐昊冷冷觑着被张佳乐捞在手里,摇头摆尾,叫着本宫抵死不从的黄鳝,手起刀落,一个手刀劈下,鱼晕过去了。

 

张佳乐抹了一把脸:“真猛士,自流氓。”

 

 

4.

 

到饭点时百花战队的那些人也陆陆续续到齐,于锋回老家过节了,来的都是K市本地人。

 

曾信然一直很崇拜唐昊。唐昊离开百花时亲手把跟随自己出(zuo)生(ban)入(deng)死两年多的德里罗交到他手上,曾信然激动得不能自已。他和当年的唐昊一样,其他人都注视着弹药与狂剑时他却默默地为自己的梦想奋斗,被说偏执也好,不聪明也罢,他想做到唐昊那时能做到的。经于锋接管后的百花仍然以弹药专家和狂剑士为轴心,好在没了“生是弹药/狂剑人,死是弹药/狂剑鬼”的政策高压。小家伙努力打,希望有一天让德里罗的光芒重现。

 

“德里罗sooooo COOL!!”

 

“cool个蛋,还是百花缭乱romantic。”

 

“张佳乐你好浮夸。”孙哲平点评。

 

不过曾信然一直有个疑问,为什么德里罗的画风和别家的不一样?

 

“抱养的。”张佳乐说。

 

“私生子。”这是孙哲平。

 

唐昊:“………………”

 

“你们两个少扯淡了,德里罗是我训练营自己练起来的,当时的百花流氓号跟稀缺物资似的,仅有的几张还都是花字辈,娘了吧唧的。真不明白,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怎么还有你们这么偏心的人。”

 

拿了娘了吧唧的卡的前百花队长、前前百花队长、前前前百花队长喀嘣喀嘣的摁起了指关节。

 

“我猜吧,是Don delillo的德里罗,”曾小朋友迷妹捧脸。

 

唐昊露出“you say what”的表情。

 

“Don delillo,是吧前辈?”

 

“……”唐昊一脸吃屎的点点头。

 

全程围观的花字辈三人组:“呵,interesting。”

 

“努力吧。”唐昊前辈拍拍德里罗的现任主人。

 

“嗯!以下克上!”

 

“你想克谁啊!”唐昊一巴掌。

 

5.

 

唐昊上了趟厕所回来,大家已经在火锅前落座。邹远家的桌子小,七块椅子刚好围成个圈。唐昊走过去,发现邹远在圈外面搁了一块小板凳等他。

 

唐昊用脚尖抵着凳子腿,“什么意思啊?”言下之意我这种一米八的大长腿竟然要坐板凳,逗我呢吧。

 

唐昊踢开凳子,不坐了。

 

老子蹲着都比你们高。于是他蹲了下来。

 

收获张佳乐“快看!有傻逼!”的白眼x1。

 

全场最高的人慈爱地傲视餐桌,冷不防笑起来。

 

“你笑什么!”唐昊,遇上孙哲平时,在某种意义上,和他另一个同期的小伙伴是极其相似的。比如,都在孙哲平这吃过亏。

 

“哈哈哈乐乐你还记得我以前在队里闲着没事干做木工吗,我做了张板凳,长得跟这个差不多,哈哈哈哈。”

 

张佳乐喝了口饮料:“哦,你说那张啊,你走后昊昊一直坐上面当候补来着。凉凉的,浸骨髓。”

 

“张佳乐你什么意思!”

 

“还别说,那块凳子质量真不错,昊昊撒泼发脾气踢了几百次都坏不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孙哲平哈哈大笑,“怎么样昊昊,哥的手活儿还行吧?”

 

唐昊受不了了!Get了狂暴技能的流氓冲上去把耍流氓的狂剑摁在地毯上狂揍。孙哲平已笑得不能自理,滚在地上任踩,看到昔日搭档被狂揍,张佳乐撸起袖子加入战局。邹远比较客气,他只是趁乱在唐昊的果汁杯子里戳了一坨芥末。

 

百花新老三代队长举杯庆祝,共襄盛举。妈的,你再说一遍谁娘了吧唧!

 

 

6.

 

“羊肉放我这边!唐昊不爱吃!”

 

“不吃给我!你怎么长的,这么挑食,还长这么大一个。”张佳乐顺手捞走唐昊碗里一个丸子。

 

 

“张佳乐你是种猪吗!!= =+++”

 

“我跟你讲,幸亏这是在百花,大家都惯着你。我看你在呼啸还这么挑食,谁管你!”

 

“我是队长我的命令他们敢不听?”

 

“啧,变态。”

 

“暴君。”

 

 

这顿饭越到后面气氛越不对劲,尤其是随着十二点临近。张佳乐不停地看手表,张伟和莫楚辰互相打眼色,席间好几次冷场。

 

状况一直持续到张伟捞走最后一个麻辣小龙虾,火锅里的,邹远炒的几样小菜,还有另外叫的外卖,全部吃光。一群人看似惬意地腆着肚皮坐在椅上消食,实则眼珠子滴溜溜的转来转去,各怀鬼胎。

 

东道主邹远清了清嗓子,发话:“要不,那个,大家吃饱了,就散吧?东西我来收拾,我来收拾。”

 

“好!”曾信然第一个从椅子上弹起来,“我走啦副队,走啦前辈们。”

 

张伟莫楚辰几个也收拾着准备离开,张佳乐混在大部队里,佯装淡定,偷偷摸摸的挪到门口。

 

唐昊孙哲平冷笑一声,两个高个子嗖地堵到门前,拦住光速换鞋妄图光速偷溜的几个人。“来来来今晚谁也别想走!对面的朋友们请让我看到你们的手!”

 

大家心知肚明。

 

十二点一到,荣耀新春特别活动就开始。每逢佳节荣耀网游里的奖励总是特别丰厚,野图BOSS多,各大公会早早就部署好先声夺人抢个头彩,自家战队怎么会不去掺一脚?百花老早就布置好了打年兽,能在十二点活动开启时到的尽量到齐。霸图那边也做好指示,张新杰是指望不上了,张佳乐能不急着回去吗?

 

唐昊不着急是因为他家里和邹远家只隔了半个街区,回家那是分分钟的事。离十二点还有半个小时,能拖尽量拖。

 

孙哲平的理由就简单多了,有钱,房多,邹远楼上那套就是他的。

 

“我X!走走走,别挡路。”张佳乐打不过这两尊门神。

 

邹远也急,他这边可是有三个队员受困呢,唐昊和孙哲平两个王八蛋肯定钳制着不让自己碰电脑。于队那边估计等急了。

 

邹远掏出手机想通知于锋做战略调整,唐昊眼尖,冲过去抱住他,还大喊“不能让他把消息传出去!战术迷惑敌人!”

 

嗯,孙哲平深以为然。一把抽掉张佳乐的手机。张佳乐正打字打一半,被孙哲平这出其不意的一巴掌抽得措手不及,手一抖,摁了发送。坐在电脑前等张佳乐上线的霸图队长收到的短信是这个样子的:救命!我想回家!韩队妈——

 

韩文清表示被shock到了,得收个钱包压压惊。

 

于锋操纵着角色耍了个剑花,除了他以外的百花全体队员都没有上线。是不是哪里做得不好?于锋寂寞地想。

 

于队,今夜百花人的心与你同在。

 

 

7.

 

“我说,咱们老这样僵持着也不是办法,”孙哲平转着张佳乐胡里花哨的手机,“发生这种事大家都不想的,来玩游戏怎么样?”

 

张佳乐失魂落魄。

 

在收到队长最新一条的指令时,他的灵魂已经飞出天外。此时正半死不活地挠着金属门。

 

韩文清说:你……还是去醒醒酒吧,公会抢BOSS就别来了。

 

不不不不,韩队我,没醉!嗝,没醉!

 

张佳乐六神无主。

 

听到孙哲平的呼唤,他转过头来面无表情的答话:“哦,玩什么?‘大家都来谈谈你经历过最痛苦的事是什么’?”

 

“你身上有股营销号的味道。”唐昊嫌弃脸。

 

“真心话大冒险吧。”

 

“你好俗,你不愧叫张伟。”

 

“咳咳,我觉得,”最近落户到皇城根的孙大官人端起官腔,“大家难得聚在一起。不管曾经的,还是现在的,老人、新人,咱都是百花的一份子,这点永远不会变。”

 

“所以我说啊,有什么话现在不说就晚了,‘用你最诚挚的热情,描述一下你心目中的百花吧’!”

 

“手机发送到10xxxxxx还有机会获得大奖是吧?孙哲平我真是看错你了,土,俗!”

 

会记住这种东西的人有什么资格说啊。

 

 

8.

 

离十二点还有十分钟。

 

唐昊率先拉开弹簧锁,像黄鳝一样哧溜一下,灵巧地钻出去,得意的笑声回荡在楼道:“放弃挣扎吧,榜单第一是呼啸的!”

 

接着一群人鱼贯而出,“莫谈赛事”的红纸依旧没有人注意。白花花的脚印杂乱无章地落在上面。他们飞奔在荣耀的路上,有自己开车来的,有打车来的,也有徒步走路的。

 

唐昊迈着大步奔跑在行人稀落的街上,N市寒冬腊月的风刺骨且呼啸,而K市的二月春风里,已经能闻到花香,像情人的秀发。

 

卧槽,来不及了。

 

城市的某一处传来整齐划一的倒数声,五,四,三,二,一。

 

“新年快乐!”


桥下小舟悠悠地泊在水上,远郊原野上花开的声音漫溯过城市,清晰地到达每个人的耳朵里。

 

火光长鸣,驱策而出,盛大的烟花绽放在墨色天幕。像一百种花齐齐盛放。

 

零点零五分,荣耀,全体上线。

 

“哈哈哈唐崽子!你咋个呆迷日眼呢,上线比哥还晚。”BY一个不愿透露姓名因为大家也记不住的魔道学者

 

“韩队你听我解释啊——韩队——”

 

“于队!我们来晚了!于队?你在吗?”

 

于队上天台吹吹风冷静一下。

 

9.

 

百花这个名字,缘起于他和张佳乐一次寻常的聊天,孙哲平在双花最绚烂的时候离开,却到现在都还觉得,两种花算个什么,一百种花才是真绝色。所以啊,他想对百花所有人说,你们全部都要努力,别让两朵花孤独地绽放。

 

唐昊讨厌死百花了。第一年,这个队伍给了他最糟糕的年少记忆,同期的伙伴有的刚出道就拿了冠军,有的早早就名声大噪,而他,却只能默默无闻地坐在板凳上看着队伍在冲击冠军的最后一刻折戟,他迷茫无措。第二年,百花风雨飘摇,他在这个时候学会了担当。如今与他的名字紧紧靠在一起的早已不是百花,他依然感谢它,感谢它载满他青涩的年少,感谢它教会自己成长与坚强。

 

媒体这样评价他,百花的幸运值都给了他。邹远想他们没说错,能遇见百花,遇见你们,真是再幸运不过的事了。

 

他亲手将百花推上辉煌极致的巅峰,也看着它跌入深渊千夫所指。在张佳乐的心里有棵树,缀满繁花,每一朵都是他的欢喜与悲伤。无关其他,只有纯粹的,最初的梦想。

 

10.

 

待来年,东风渐绿,再百花!

 


评论(36)
热度(288)

© 桑泊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