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泊莫

勤勤恳恳造作,兢兢业业摸鱼

雨水我问你

哈哈哈哈笑得在床上打滚!!这就是我和蛋探讨三流地摊文学还要给她听闽南语歌的后果!我没有错,因为闽南语情歌真的很治愈。本桑气了那么多天,听听歌内心就平静了!
我不知道说什么了,太爱蛋了!虽然蛋又双叒NTR我!还是很开心滴!

蛋:

 @桑泊莫  给您的丕桑


这是一个言情吧应该








原来桑在洗脚城打工,勤勤恳恳做到领班之后她觉得这样不行,这样不ok,一个像我这样好看又温柔的女孩,怎么能一辈子都做洗脚妹呢!所以桑决定追逐自己的梦想。她毅然辞掉洗脚城的工作,奔赴夜总会,倔强地举着爱的号码牌,想做一名驻唱歌手。可是万事开头难,桑一开始也遇到了求业上的障碍,就是,人家夜总会要求歌手要会喊麦和饶舌,桑只会唱闽南情歌啊!但是桑是不会放弃的,她决定先从舞女做起,终有一天她会让世人明白,闽南话是有多好听。


于是桑开始了辛苦的打拼。做夜总会舞女是很辛酸的,搞得好能被大老板赏识,再通过一系列宅斗走上人生巅峰,躺在游轮甲板上喝西米露,搞得不好只能坐在化妆间喝西米露。啊,其实两种结局好像都差不多,不管了。桑每天都很努力地跳舞,脸上扑三斤粉,嘴巴涂得红红,穿着缀亮片的衣服,站在舞台C位,聚光灯中央,我就是最闪亮的女王。可是这种生活真的很不遂人意,桑每到凌晨收工都非常疲惫,又没有姐妹可以谈心,只好自己喝着珍珠奶茶自己伤心。


这样的生活什么时候是个头呢。桑扭头看着立在台上发光的话筒想。什么时候我才能在台上唱一首闽南情歌呢。呜呜呜。


可是,好看的女孩运气总不会差的,何况桑还很会跳劲舞,很会唱歌。很快她的机会就来了。


那是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时候尚早。经理跑到后台来跟女孩们讲,你们一会儿不要上台了,直接跟我走,有包间老总要挑人!快点!经理一边说一边拍手催她们快点。桑吓懵了,但很快就反应过来:我小桑桑翻身做主的机会这就来了!她赶紧把裙摆扯扯好,踩上最高的细跟高跟鞋,哒哒哒就跟着经理飞奔出去。到了包间门口,桑理理头发,小碎步第一个走进去。皮沙发上只坐了一位老总。经理跟女孩们介绍,这位是曹总,曹总要看看你们的才艺表演,你们一定要陪曹总吃好喝好玩好……


行了。第一个留下,其他的每个人发一千,散了吧。曹总打断经理的话,摆摆手让旁人都退下。


桑激动得呼吸困难。这叫什么!这就是时来运转,做虾米虾米都顺!在夜总会跳舞都交好运!


隔音的包间里突然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曹总抬眼看看桑,问她,你有没有什么才艺好展示的啊。除了跳舞。


桑又是一怔,狂喜冲昏了她的脑壳。她随即用力点头:有!当然有!我为曹总献歌一曲吧!


曹总皱皱眉,抱臂说ok,你唱吧。话筒在桌上,你用不用开伴唱啊。


不用!我清唱比较好听!桑眼泪都要出来了。她拿起了话筒。


一首婉转、哀怨、凄清、甜美的闽南情歌回荡在包间里。黑暗中彩色光点乱晃,桑抓着话筒,仰脸闭眼唱得投入动情。又搁是落雨的晚暝/雨水泼抹熄满腹酸苦味……曹总听得呼吸急促,听不到五句,哗地站起来切了灯光。桑无助地站在明亮的大灯下,心脏痛苦地缩紧了。一片光亮中,她清晰地看见了曹总英俊无比的脸庞,深邃眼睛,英挺鼻梁,薄情嘴唇,连gay佬都要为他爆灯。桑的泪水在眼眶中欲流未流,言语想吐未吐。


天啊。桑想。连这么帅绝人寰的男人都无法理解闽南情歌的好吗???


你……到底是谁。是不是江东派来的奸细!你说!


曹总怒道,夺过话筒,一把将桑摁在墙上。两人的呼吸如此贴近。


你在拱虾米啊!我不系!不系!桑非常惊恐,还未从闽南语中回过味来。她不知道到底是虾米触动了这个男人的逆鳞。


不然你怎么会讲话一股,湾湾腔!啊你还会唱闽南情歌!曹总非常生气了,两手抓着她肩膀乱晃。你如果不是江东奸细,你怎么会知道我的闽南语词手副业!


我……桑被晃出了满脸眼泪。我原来只是一个喜欢唱闽南情歌的洗脚小妹,为了实现我的音乐梦想,我才到夜总会里来打工……呜呜呜我生活本来就很苦了,还要被你怀疑是什么奸细……我太苦了吧!苦死了!哇!


啊……曹总稍稍冷静下来。他难以置信地看着桑的眼睛。你,你真的跟江东那片儿没关系?


当然没有!我他丨妈又不是江苏人!你是不是觉得所有南方人都是江苏人啊!桑终于忍不住,打掉曹总的手,自己捂着脸呜呜哭了起来。


哇那真是对不起对不起我地理不好……曹总很内疚。他温柔地拂开桑的额发。你不要哭了好不好,你是个好女孩,我很喜欢。


呜呜……你刚才讲你副业是什么?桑放下手,抽噎地问他。


我……我副业是……闽南语词手……曹总底气不足地回答。因为,闽南语歌词都很怨妇,我就很喜欢写啊……


桑其实早就不气了。被一个这么帅帅、又很有钱的男人吼也是好开心的一件事啊。于是她说,看在你也喜欢闽南情歌的份上,我,我勉为其难原谅你吧。但是,但是我还有一个要求!


曹总更加温柔了。你说吧宝。我一定做到。


你跟我合唱一首,闽南情歌。要真情实感地跟我一起唱哦!


这个很简单!你不知道,我写词的时候都是代入个人情感去写的!曹总兴奋地搓搓手,转身拿起了两支话筒。……嗯?等等。


怎么了。桑看着他的背影。


你不是说,你有一个音乐梦想吗?曹总又回过身,眼神亮晶晶地看着她。我想,我可以帮你完成。


 


一个月后,闽南情歌天后小桑桑正式出道,并举办首场个人演唱会。台下,曹总坐在一个隐蔽的角落,默默为她鼓掌。


下面,我想……邀请一位特别嘉宾,请他和我合唱一曲。是他让我的每首歌都那么充满真情实感。桑在一曲末尾突然说道。她看着曹总的方位,微微一笑。你还欠我一次合唱,曹老二。


曹总的心跳得好快。这就是,这就是,闽南情歌的魔力吗!我好像真的爱上这个女孩子了!他跑上台,气喘吁吁地拿过话筒。


你准备好了吗?桑轻声问他。


我准备好了。我一直……一直在想,如果能和你一起唱一次,该有多好……曹总认真地看着她。伴奏没有响起。因为她说,她清唱最好听。


柔和的灯光洒在两人身上。他们深呼吸。


……啊~雨水我问你/我的感情算什么/无采爱你已经爱这多年


啊~雨水我问你/谁人为爱赌生死/你敢讲我就陪你去……


一曲终了。他们紧紧拥抱。曹总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桑讶异地看着他,他们分开,他就这样掏出手机,迟疑一阵,接了起来。


歪……司马啊……你不是跟蛋妹处了吗,怎么还来找我。……什么?你……好的,我还爱你。爱你宝贝,亲亲你。再见。


曹总说完挂断,他抱歉地看了桑一眼,接着就匆匆跑下舞台。桑绝望地站在灯下。她举着话筒,无力地问他:司马到底跟你拱了虾米啊!


曹总回身,大声地跟她讲:他跟蛋妹撕丨逼分手啦!哈哈哈!老子找他复合去!


桑看着他无情离去的背影,终于忍不住,在舞台上哇哇大哭起来。


 




又一个月,闽南情歌天后小桑桑出了新专。专名:《那个他究竟拱了虾米让你这样绝情》


曹总收藏了这张专辑。他轻轻地抚摸着专辑封面上桑凄美的小脸。然后他就把专辑一扔,嘻嘻嘻地找司马上丨床盖被聊天去了。



评论
热度(18)
  1. 桑泊莫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笑得在床上打滚!!这就是我和蛋探讨三流地摊文学还要给她听闽南语歌的后果!我没有错,因为闽南语...

© 桑泊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