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泊莫

勤勤恳恳造作,兢兢业业摸鱼

未来 14

更新攒人品。 


 

十四

 

曹丕第一次见司马懿时,父子两人站在那灰蒙蒙的冬天里,漂亮得跟幅画似的。他就算从商多年也难改爱附庸风雅的文人毛病,此时脑子里已经兀自品咂起这一幕风光,腹中打出几百字草稿:大幅的灰色调暗示主人公的儿子过校门而不入的矛盾心理,濛濛雾气则嘲讽了L城的空气质量。

编,接着编。司马双手抱臂,冷调眼眉和初次见面那天如出一辙。自带制冷机似的,旁人往他身边一站,没来由一阵透心凉。

曹丕不动声色地挪远了一些,左手抓着阿昭的气球,右手握着阿师的水瓶子,模样儿有点傻。

离新年还有几天,大街小巷都在最后一波新年促销的狂欢中,相比于大卖场放在门口声嘶力竭的音箱,商城里的高级商铺并没有矜持多少,门店上贴着红色、金色之类喜气洋洋的装饰物和广告牌,各色灯箱照亮空气里的温暖与不安。

商城一楼有堆满了泡泡球的小游乐场,阿昭欢呼一声跑过去,蹬飞鞋子,纵身一跃,瞬间便和池里的小朋友战成一团。阿师紧随其后,他对这类孩童的游戏并不感兴趣,只不过自觉承担起了看顾弟弟的责任。曹叡扫了一圈四周,找曹丕拿了钱去给大家买喝的。司马懒洋洋地靠着方形柱子,曹丕站在另一面,这个角度刚好可以将三个孩子都纳入视野里。司马问他为什么喜欢自己。

“好,我承认,就是看你长得好看,一见钟情了。”

“哪方面的情?一夜情?”司马挑高一边眉毛乜他,两人的站位刚好留给他一个侧脸。曹丕心跳猛地漏了一拍,倒不为别的,单纯觉得司马素净面庞上斜飞的眉毛犹如一枝红杏出墙来,性感得没边儿。

“咳,你怎么能这么想。多不健康。”

“是你名声太大。”

“没想到你还爱看八卦新闻,这些《颍川》是绝对不会写的。”

“没办法,生活太无趣,总要找些乐子。我看你的新闻就挺乐的。”

曹丕自觉理亏,且不说那些小报记者为了博眼球怎么无所不用其极地编排他,就是事实也足够他心虚一阵。

“那些……都不太认真,你乐归乐,也别较真,对我一个人认真就好了。”

“那你呢?”司马看他。

曹丕沉默半晌,才接道:“一开始的确,你差点要成为那些与我相关的花边新闻主角之一,但是……后来和你、和阿师相处,我察觉自己对你怀有一种对别人没有的情绪,是憧憬。你可能不信,我也觉得挺丢脸的。”他笑了一声,“我经常想,如果我和曹叡能参与进你和阿师的生活里,像一家人一样,多好。”

“司马,你一定不知道自己无意中改变了一个人对未来的种种看法和想象。我想,有些东西是可以变不一样,而且,不是你一起就不行。老天不会平白赏给人类一个彻悟,对你对我,都是如此。”

说完很久司马都没有再接话,曹叡买回喝的,曹丕接过来,递给他一杯咖啡,是热的。

 

阿昭玩累了下场,捧着曹叡给他买的冰淇淋吭哧吭哧地啃。曹叡子承父业,也是个在外装逼如风对内一秒变怂的戏精,他第一次见阿昭,司马师从来没跟他提过这个弟弟,所以他不知道是不是和司马师这小子一样难搞。今天他爸请他们一家吃饭,为了试探他,曹叡决定为难他一下,给他吃冰淇淋。

“哥哥,好冰啊。”阿昭吐着舌头走到阿师面前,哈了一口白气给他看。

阿师面不改色地吞下一口同款冰淇淋,说:“你去找曹叔叔,告诉他这是曹叡买给你的。”

阿昭从善如流,三秒后曹丕虎着脸把曹叡揪回来揍了一顿:“这么冷的天你让阿昭吃冰淇淋?你是不是活腻了,啊?拿去扔了,还不滚去买杯热的回来。”

曹叡被训得一脸懵,手足无措间看了一眼阿师,后者嘴里呼出阵阵白雾,遮住脸上得逞的笑。

他们坐电梯上四楼美食区,路过一家被拆得七零八落的门店,废墟里还能看出红红火火的招牌,前身大约是家火锅店。司马想起他第一次请曹丕吃饭时的情景,像确认什么似的回头看他一眼。

曹丕点点头。“真巧啊。”

“你搞的?”

“哈,我搞他干嘛。”曹丕被气笑,“你以为我是电视剧里那种说着‘天冷了让X氏破产吧’的智障总裁吗,这家店毛病一堆,夸大其词虚假广告,能撑三个月不错了。”放慢速度,和司马走在孩子们后面,飞快地捏了捏他的手,在他耳边低声说:“好歹是我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不能留个纪念,可惜了。”

司马全身僵了一下,机械地追上前面三人,抱起阿昭。

“爸爸你耳朵好红啊,我给你冰一下。”阿昭抱住司马脑袋,嘴巴贴着耳朵哈气。

 

吃完饭已经近八点,行道树上亮起为新年预热的彩灯。连日晴朗,入夜气温更低了。干燥的风卷着灰尘和行人的头发,沿街的店铺不知疲倦地放着敲锣打鼓的歌,年节气息弥漫在城市里。

曹丕开车在市内转悠,司马发现这不是去他家的路,便问他:“这么晚了你还想去哪?”

“回家。”曹丕没回头,嘴角抿着浅浅笑意。

不多时,车开到小区停车场里,上楼,开门。

曹丕把灯都打开,屋内亮堂堂的。这是一套精装房,很大,布置得温馨舒适,司马现在住的地方和这一比,简直蓬荜得不能更蓬荜。明明没有一处像,司马却有一股没来由的熟悉感,像这一切均出自自己的意志,该有的都有,不需要的便此处留白。

三个男孩像打开了新世界大门,惊呼一声跑到各个房间里东钻西窜。

司马此时已无需他人解释来坐实心中疑窦,一种炙热而紧张的情感漫上来,像被温暖的手攥住心脏。

“这是什么。”是个肯定句。

“给你的礼物。”曹丕像打量自己的作品一样环视着房子。

“不是玫瑰、钻戒、法餐?”司马歪头揶揄道。

“你喜欢?”

“不。”

曹丕低头牵起他的手,把钥匙放进他手中。“你现在住的房子离学校太远,阿师上学不方便。再说等开学了,阿昭也要上幼儿园的。我知道你可能不乐意接受,先收着,什么时候愿意搬进来,就什么时候搬。”

“……阿师他……太过聪明敏锐,你做得够多了,他会——”

“那就来试试是他先察觉还是我们自首来得快。”话音一落,曹丕掰过司马的下巴,一手扶住他的脸,在对方来不及反应时,一个吻印了上去。

数秒后唇分开,司马眨眨眼,有感应似的扭过头,阿师站在房间门口看着他们。

司马微微张嘴,心中有一道堤线正发出令人牙酸的残喘。

司马不是没想过被两个儿子发现。他有布局,有条理,能够游刃有余地将桩桩件件发生在自己和家人身上的难事开膛破肚,一把抓住症结的毒瘤,再选出最大效度的解决方案。他预计会花很长时间去和阿师阿昭解释,让他们接受。而此时前一秒他口中聪明而敏感的儿子正面撞破自己和一个男人的亲密画面,这种状况下他以为自己会如遭雷亟,但事实上,他只感到惊讶的放松。

目光紧锁阿师。

阿师朝他们点点头,嘴角向上翘了一下。

一片温暖降临肩头,司马侧了侧头,曹丕在身边,郑重而坚定地按住了他的肩膀。

“他聪明且敏锐,但他爱你、尊重你、相信你。比起其他或许他不能理解的东西,他更希望你快乐。”

司马叹了口气,停了一会儿,说:“我也有礼物给你。”

他把曹丕的手扒拉下来,从风衣口袋掏出钥匙放进他掌心,语气轻松:“一套换一套,虽然档次差得有点多,你都这么有钱了,就当接济穷苦大龄单身父亲了。”

曹丕也笑:“哪能啊,你不单身了。”


评论(18)
热度(100)

© 桑泊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