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泊莫

勤勤恳恳造作,兢兢业业摸鱼

未来 13

学莫闻小天使搞了个未来全文tag,丕司马/未来,有助于我翻归档


十三

 

冬天阳光趋近淡金色,像透过琉璃看杯子里的香槟酒。躺在阳光里,整个人就像浸在醺然的酒里,触目所及都柔和且温存起来。

司马趴在沙发上,双腿修长,窄腰略略塌陷,勾勒出一段危危欲坠的玲珑索桥。旁边的座椅里,男人双腿盘起,深陷在软绵绵的靠枕堆里。敲键盘的响声此起彼伏,两人的目光都没有从电脑上移开。

今天周末,司马孚依约带阿师阿昭去市里的科技馆看展,司马偷得浮生半日闲,把电脑搬到客厅里,边晒太阳边整理前阵子因伤落下的工作。家里安静,正好专心办公。

却没想到曹丕会来。

司马从屏幕后掠他一眼,头发没上发胶,温顺而蓬松地搭在前额上,也没穿正装,代之以白色粗针织套头毛衣和深色长裤,大概是出了家门就直奔他这儿来的。一个温文无害的普通青年。曹丕不常以这种模样出现在他面前,视觉上有些微妙的冲击。

但心里落差却不曾有。

司马想了几天,虽然费劲,但好歹终于揪出了这团复杂关系的线头。曹丕在他面前毫无保留,不管是对自己的过去,还是对他的喜欢。他跟他讲自己十八岁追女朋友的时候。刚上大学,瞩目和流言让他像着锦鲜花、烹油烈火,行动总是先于思考,有百分百的热情和谁也招架不住的风流手段,恨不得全世界都站起来为他鼓掌吹口哨。

他说喜欢他,却没让他看到那种愣头青式的热情,也许是时间教会了他长大,也许是之于他的喜欢,和别人的总归有一些不同。

曹丕在他面前总是温和谦恭,甚至有点儿自卑。在外面是商界精英、衣冠禽兽,下了车走进他的小公寓里又变成妍媸俗世里的失落青年。他们聊起孩子的话题时,曹丕总对他带有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依赖。明明曹叡是他一人的儿子,却不知哪来的固执,认为非得他们两个一起可以给孩子们更好的未来。

回头细想才发现,长久以来,曹丕一直让自己作为一个生命完全体走进他生活里,陪他熬夜赶稿,分享一桶十块钱的泡面,聊养儿心得,同他讲对前妻和儿子的失职——这人明明嘴上说着要向他证明自己值得他喜欢,却毫不掩饰劣迹斑斑的过往,不知道是太过自信还是太过赤诚。

司马识人的眼光很少出错,他心里明白不可能是前者。对方的每一次靠近、试探和越界,无不小心翼翼。虽然为了面子装得游刃有余,但司马作为被动接受的一方仍能感觉到,他如临深渊。这和公众印象里的曹二少太不像了,是他决意抛开身外熙攘、此前种种,捧出一颗真心献祭给他的觉悟。

他不再像个毛头小子,站在岸边大声呼喊“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而是溯游而上,不顾道阻且长,也要去到水一方的人身边,陪他面对人生长河里的欢喜与悲伤。

到了这个年纪,经历了种种际遇,他对他仍坦率赤诚。这很难得。退一步讲,即使他们之间没有一方先动了旖旎心思,假如曹丕愿意,他们也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

司马想,他何德何能,能得此青眼。

 

思绪到这里,司马再也工作不下去了。他抬起头大大方方地打量曹丕,嘴角不自觉地往上翘。后者没有理会他,应该说没有注意到这道复杂视线,沉浸在堆积如山的文件里,眉头拧成一个结。

这反应到底让人意难平。他其实没明白曹丕干嘛来了。按理说他在年关将至这个日理万机的当口还这般大费周章地跑到自己家里来,很是展示了一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气节。但来就来了,还附带一沓文件夹和电脑,坐下后一句话不说,埋头盯报表,仅有的对话还是他这个不怎么好客的主人问他渴不渴、饿不饿,实在是叫他想心里偷偷膨胀一下都难。

从前曹丕每次来,司马生怕他唯恐家里不乱,会当着孩子的面整幺蛾子,回回要花十成气力武装戒备。这样安安分分共处一室着实反常,司马不是爱探求原因的人,能有个清净日子,他求之不得,心里却不免发痒,仿佛有小钩子轻轻抓挠。

“今天什么日子?”

“今天?今天是我加班的日子!”曹丕开心地回答。

“……”

疯了,疯得不轻。

“加班不去公司,还有空跑我这儿来。”

“宝贝儿,”曹总吐了一口气,双手终于舍得从键盘上挪开,下马看花,一副准备促膝长谈的表情。“你知道为什么加班的时候人们爱吃麦当劳吗?”

“为什么?”司马假装没听见他那句令人汗毛倒竖的“宝贝儿”,示意他请开始你的表演。

“这你就不懂了吧,麦当劳是快餐食品,讲求一个字,快准狠,所以才有充电站这个概念。在麦当劳里加班,吃完全身电都充满了吧?状态满分工作也有劲了不是?”

“嚯,敢情我是麦当劳。”司马冷笑。

曹丕摆摆手让他闭嘴:“那么再问你,为什么人们不喜欢一个人吃麦当劳?你看,一个人吃麦当劳是不是很惨?上趟厕所回来餐盘被收走了,我一口都没吃呢。这样一来,麦当劳再快准狠一个人也不想去对不对?宁愿电池耗光死在电脑前也懒得充了对不对?”

“重点不是麦当劳,也不是充电站。是你啊。”曹丕逼视着他,“有你在,就是两个人了,我加班才有劲啊。”

司马还陷在他上一句“人们不喜欢一个人吃麦当劳”的论断里,反应慢了半拍,幽切地问:“一个人去麦当劳盘子真的会被收走啊?”

曹丕扶额,“……你要气死我了。”

三秒后司马笑出声来,心脏哐哐跳得厉害。“我听到了。什么一个人两个人,你真矫情。”

 

“欸,歇会吧。你从一早来钉那儿就没挪过位置,你饿不饿,我给你下碗面吃?”司马从刚刚开始心情就变得十分好,抬起脸问曹丕。仰着脖子,头发随着他动作滑入颈窝。

曹丕撸起袖子,目光自上而下,弧度向上的嘴角,下巴尖,白生生的喉结,贴着皮肤的发梢,瘦削的肩头,腰部往下起伏的翘臀。一具纤瘦但柔韧的躯体……他垂眼沉吟半秒,“不用。你,换个姿势先。”

司马白他一眼,莫名其妙:“怎么了啊,趴着舒服。”

“就是你这样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些不好的事情。”曹丕垂下眼睛,没有看他。

司马当然知道这家伙意指的“不好的事情”是什么,却想不出个中关节,这和他趴着有什么关系?他趴在这里又不是一次两次了,再正常不过的姿势。他撑起上半身,有些迟疑地问:“比如?”

曹丕彻底从工作中抽身,起身走到司马的那条沙发边,微微俯身,慢慢屈起一条腿,膝盖抵在他的臀上。

“比如。”

曹丕的眼睛深得像漩涡,牢牢锁定住他的。

肯定句。

“轰——!”司马登时像被烧了尾巴的大猫,脊椎处一把火腾蹿三尺高,直抵脑仁深处。猛地弓起腰,缩成一团。

太阳穴突突跳动,脑门被震得发木,连曹丕身上的气息覆盖上来都没察觉。

司马在文学上造诣不高,很难精确形容此时脑海深处的场景。他搜肠刮肚,只能用一个拙劣的想象来表达——海啸将至,海平线之外的一个白点以惊人的速度向他奔袭而来。他看不清那是什么,只能听到风声、水声、交谈声、街道的喧哗声,是外面世界的声音。白点的光芒愈来愈盛,力量也越来越强,随时都可能将他裹挟进风暴里。四周景物被这股力量搅得七零八落,像要换个崭新面貌。他心里腾升出巨大的恐惧,想要后退,可后背贴上沙发柔软的实体时,理智重新回笼了。从前因为种种因素,他无暇将自己的心情抽丝剥茧,放到显微镜下细细剖析,但这几天他想通了,他不能,也不想再退后了。

海啸将过去构筑的旧世界洗劫一空,天晴雨霁时,他惊讶地发现,等待自己的不是废墟焦土和不知所措的家人,而是焕然一新的未来。

司马闭上眼,搂过曹丕的脖子,嘴唇贴了上去。

 

他们从沙发亲到地上,地板很硬,不期磕到蝴蝶骨,司马疼得皱了下眉头,曹丕连忙放开他,摸上肩头的旧伤,“怎么了,磕到了?不是好了吗?”

“没好全。能动就行了,四舍五入等于全好了,省得你老叽叽歪歪小题大做。”司马冷酷抢白。

“……坐下来我看看。”

“……”司马一抹嘴,嘴唇滚烫的触感依旧分明。心情复杂地扒拉下领口,开始有点后悔自己猪油蒙心,证明决心也犯不着原地就上啊。

曹丕一看,大片瘀青未消,方才磕到的地方又红了一块。曹丕啧了一声:“怎么不见好,越来越大片了。你不乱动会死啊。”

司马翻了个白眼:“你是不是没摔过,怎么这点常识都没有。扩散就表示瘀青化开了,药有效,好得快。”

曹丕翻出药油,上药手法娴熟。“我十岁的时候,摔过一跤。”

“那时候我爸生意刚做大,和市面上好几家竞争对手都有利益摩擦。那时我大哥和堂哥都刚从军校毕业,牛逼得不行,带着我到处玩。对方急红了眼,动不了我爸妈,就把坏主意打到我们身上。车刚上高速,对方那伙人就来堵我们。哈,都是亡命徒,拿钱办事,哪来的良心。当时我哥名声已经很大了,那些人知道他,所以刀啊枪啊都往他身上招呼。我哥连看都没看我一眼,就把我扔出去了。当时车开得飞快,我飞了十几米才摔到地上,又滚出去好远,浑身上下都是血,分不清哪儿伤了哪儿没伤。我站起来就跑,小腿应该是断了,不过也感知不出那么多。被死亡攫住的时候,钝感会作用到全身,只有求生意志会强化。”

司马咬住唇,手绕到身后紧紧握住曹丕的。曹丕笑笑,眉间浮上一点困惑,像陷在一段久远的回忆里。

“我边跑边想,这哥还是不是亲生的了,想都没想就把我甩下来,这次回去又得全身淤青了。他教我打架时常常弄得我一身青青紫紫,天天都数着这些瘀伤什么时候好。他可爱的弟弟要是缺胳膊少腿,我要他后悔一辈子。”

“后来我爸的人找到我,把我领回家。我意识浑噩了一星期,躺在医院里,才渐渐意识到,我已经没机会让曹昂后悔一辈子了。他的一辈子,在那天结束了。”

掌心下的手指微微颤栗,司马心头一热,转身抱住他。

曹丕声音闷闷的:“不用同情我,都十几年了,早过去了。”

司马沉默了半晌,才说:“这不是同情,是回应。”

曹丕呼吸一滞,眼睛骤然睁大。

“我和老爷子斗了十年,他撒手人寰,不管不顾,前妻也轻松一句话就让我们两人各得其所。他们都那么潇洒了,我再绑着自己,有点太无趣了。”

司马下巴抵着他的肩膀,一说话,呼吸都缠上耳廓。“你不是问我什么时候才肯承认喜欢你吗,我想好了,从今往后,不管你遇到什么,平安顺遂也好,伤心失落也好,我陪你。我当曹叡的家长,你当阿师阿昭的家长。你说的,这一生能成为彼此的家长,多不容易啊。”

 


评论(12)
热度(93)
  1. 桑泊莫 转载了此文字  到 Мечты
    我就小小滴爆炸一哈

© 桑泊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