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女孩桑

我上初二了

【策瑜|个人志本宣】《七日缄默》&《人间至甜》一宣

嗯……里面有我这半年除了骂街之外唯一的一个网路实绩,感兴趣的阔以康康

莫忘酌:

本宣开放转载授权,欢迎转载。



STAFF



作者:莫忘酌



《七日缄默》



外封外侧元素绘图:时间酒   @时间酒 


外封内侧人物绘图:掉掉   @0v0 


内封设计:嘉言   @挣扎在垂死边缘的嘉言 



整体设计:FSHIKI   ...

[丕司马]未来

收到好多私信问我未来去哪了,删文是我冲动了,不过懒得修改了,大家随便看看。。

好多评论都没了还挺可惜的,希望大家给我留言~

全文戳这里

不惑

雷!!!!!
雷!!!!!!!!!
雷!!!!!!!!!!!!!

司马坐在马桶盖上,表情苦大仇深,活像发现验孕棒出现两根红线的女主角。当然他不是,他没有,你们别瞎说啊。事实是他照镜子时揪下一根白头发,很白,足够让他意识到自己已经开始步入保温杯泡枸杞水的中年人行列。
他其实还好,表面上依然是gay生赢家的典范,没有讨厌的法令纹和小肚腩,年轻时招风惹雨的脸和躯体不减分毫颜色。色不衰爱不弛,他男朋友年轻英俊,专一深情,会写诗玩浪漫,赚钱耍流氓,是多少野鸡名媛做梦都想泡到的顶级金瓜啊。他们的性生活依旧和谐,他的腰腿还柔韧,精神头也不比以前差多少,一晚上顺着年轻男友的兴致翻来覆去搞几回合没问题,没到需要吃药才能...

[姜钟]五更鼓

每写一行,自抽八下。怎么能写得这样烂。感谢一下 @since last goodbye 最近安慰状态down到谷底的我。

一些自己脑补的小片段。

*

军中敲鼓二更。

旷野露水已经下过一轮。姜维帐中的灯火还亮着。

“士季平日闲暇时做些什么?”姜维的声音有点涩,像在喉咙底滚过千百遭,说出口时已经破碎。

“看书。”被问的人头也不抬,修长手指捻起书页一角,哗的翻过一张。“写字。心思平静的时候。”

“……咳,那现在为何不写,士季可是心绪不宁?”

钟会终于抬起眼皮虚虚瞟了他一眼,慢吞吞地说:“川中冬日湿冷,我又不像伯约这般长年征战,龙精虎猛的。常手冷,握不住笔。”

冷...

月光手札

唐昊/张佳乐


旧文补档。


我上学的时候,下课钟一敲,学霸们就捧着本练习拿着根笔马力全开直奔讲台在讲师身边围了个水泄不通,老师步履流连,学霸穷追猛打。我醒过来,看着外面天色渐晚金乌将沉,前头乌泱泱的十几个人头,嗡嗡嗡吵得要死。我试图从他们油光满面架着厚重眼镜的脸上寻出些于我有意义的东西,结果是徒劳。我通常以一种仰视的姿态看他们,像新人菜鸟向往神之领域。我是指动作上的仰视,因为我是坐着的。不过我从来不会厌恶他们,人各有志嘛。

我背了书包,从后门钻出。现在离吃晚饭的时间还早,到网吧打几盘竞技场绰绰有余。真正的神之领域,这群书呆子怎么会懂。

我第一次见到张佳乐他就是这样被一群人围着...

双A

笔友互攻。
 

-

曹二躺凉椅上吹空调,眯着眼像只餍足的兽。外头高温,屋内窗帘拉得严实,光线昏惑,适合白日宣淫。

边上手下有一搭没一搭的给他剥葡萄,曹二脊背凉得发痒,原地抽搐了两下,中风似的,不是空调吹多了,怕是有事要发生。“欸,你去把我爹以前挠痒痒那老头乐拿来。”

“二少,孙家来人了。”

挠痒的当口又进来一人,通报完后四下噤若寒蝉,摇藤椅的不摇了,剥葡萄的懒得剥了,都一个觑着一个,等着看主子笑话。

曹二他浑身一凛。二少一个大写的A,平生阅O无数,一言不合拔枪就上的事时有发生,反正这个世界,各取所需、不欠不负即为文明人相处准则。他把自己比作江湖上最风流的一滴露水,栖息过数不...

三重涛#1-6

权逊

为了给我中文系聚聚基友卖安利…………改了一点

01


陆议这一觉睡到了晌午。

窗外鸟雀呼晴,难得的浮生半日闲。沐浴罢,他拧着湿漉漉的发,只身披一件薄袍,拎了一卷书到院中坐着,晒太阳。尚在滴水的黑发在澹澹日光底下沥着。

族里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繁杂琐事,他夙兴夜寐,总算一应处理妥当,大宗的件儿自有那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从父从兄“帮衬”着,年幼的家主纵使有心也无力,只得由他们去。

他们一家离开庐江时带的人不多,听闻陆康死讯后更是多作猢狲散,仆人只留下一个从小照顾叔侄二人的姆妈。吴郡本地的陆家人专门辟了一隅小院落给陆议和叔父陆绩,算是对一族宗主的尊敬。陆绩一大早就接到...

奉杯茶

车上速成的脑洞,没什么逻辑,不考据。

三国人不喝茶

-

一日,司马昭请钟会去泡茶。

会客厅上,钟会坐在离司马昭两米远的客席上,低眉敛目。主榻上的人正襟危坐,端的是一副手握重兵杀伐决断皆在我的凌厉气势。两厢无言。钟会盯着几上那杯冒着袅袅热气的茶慢慢变凉,最终还是按捺不住开了口。

“大将军请会来,可不单是喝茶这么简单吧?”他挑起半边眉毛,目有精光,叫人一看就觉得这人新奇有趣。

“士季觉得,西边可有入得眼之人?”

“城西有个城隍庙,庙内住持是个怪脾气。年前家父大寿,会特意去城西找住持讨点洗砚的井水,只因父亲提过城隍庙外这口井的水洗过的砚墨色不同凡响,我便去了,没想到这住持死活不给,我在...

江宁

昨晚被雷文伤害太深,别的先不写,先写一个权逊自己爽一下

*陆议何时改名私设在两宫之争后。所以通篇以陆议称


=


院子里的雪落了半尺深,正值卯时,疏月残星犹悬。天寒地冻,仆从未及起来扫洒,雪地映着天光,白茫茫一片,人影依稀可见。有少年执剑而立,左脚往后退一步,脚尖用力一蹬,踏碎飞雪的同时长剑出鞘,剑尖高高拔起,发出清越的振鸣。伴着一声声呼喝,年轻人一招一招的舞起来,地上积雪被剑尖挑起,又于空中慢慢飘落,似回风流雪。

陆议从床榻上起身,捞过枕边的大氅披上。打开窗,室外的寒气激得他浑身一凛。透过稀薄的天光,依稀可见一个尚是少年身量的人影在院下仗剑起舞,一身白衣融在雪色里,只...

逢夏

王杰希个人粮食向。

我王生日快乐。


(一)


建党节过后没几天,王杰希就出生了。

这年正逢比较大点的周年,举国上下锣鼓喧天地庆祝了好一阵,首都首当其冲。出院那天,他爸开车从天安门前的长安街经过时,路两旁招展的国旗还没卸下,沿路都是红色。汽车飞驰而过,还是个婴儿的王杰希躺在他妈怀里,眼睛睁开一条缝儿,看见山河大好满江红,感觉胸前挂的围兜儿更鲜艳了。


王杰希小时候住胡同。坐落在城市卫星地图里未被开发的角落,挤挤挨挨,深不隆冬。正午阳光慷慨肆意,到了三四点,日影西斜,阳光被楼房挡住,整个胡同就陷入沉沉欲睡的黄昏。 

他住的房间正对对面人家的房子...

© 猪猪女孩桑 | Powered by LOFTER